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八十八章 来客
    笑过之后,周少瑾找了樊祺过来,悄悄地叮嘱他:“你没事的时候不妨和长房池四老爷那边的人多走动走动,打听打听小山丛桂院的消息。,,”

    向来对这种事跃跃欲试的樊祺居然露出几分迟疑,道:“二小姐,池四老爷那边,巴结奉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怕,我怕我挤不进去啊!”

    周少瑾有点傻眼。

    还有这种事?

    但她转念一想,程池管着家里的庶务,那些管事、婆子、小厮岂有不不拼命巴结的道理!

    她只好道:“这件事你先放在心上,等有了机会再说。”

    二小姐这是要干什么啊?

    樊祺点头,满心狐疑地退了下去。

    看样子,仅仅指望樊祺是不行的,还得想其他的办法。

    周少瑾支肘在圆桌旁坐了良久。

    第二天,周少瑾和姐姐都接到了良国公府的帖子,请她们中元节的时候去逛庙会,放花灯。

    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都非常的惊讶,沔大太太更是含笑望着周少瑾,神色间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道:“没想到少瑾跟着我出去了一趟,就和良国公府的大小姐交上了朋友。可见你以后要跟着我常出去转转。”

    周少瑾觉得与其坐在那里和那些小姑娘们说长道短的,还不如在家里做做针线,抄抄经书更让人舒服。

    可这话她不能跟大舅母说。

    大舅母都是为她好,为她着想。想让她在亲戚间有个名声,以后不管是说亲还是嫁人,都有好处。

    周初瑾闻言不住地点头。笑着问沔大太太:“那我们就给良国公府回个信?”

    “那是当然。”没等沔大太太说话,关老太太已笑道,“你们不仅要去,还要穿得漂漂亮亮地去,让别人都知道我们程家有两朵花。”

    老人家一时激动,忘记了周氏姐妹都姓“周”。

    可谁会去煞风景呢?

    老太太向来把她们姐妹当亲生孙女似的。

    沔大太太见气氛好,趁机哄关老太太开心,道:“人靠衣裳马靠鞍。这漂漂亮亮可不是拿嘴说说就成的。除了要做新衣裳。还得打新首饰。我也不为难您。只要您把那体己的银子拿点出来给两姐妹打对金簪子,其他的,都由我包了。您看怎样?”

    “敢情你们是打起了我体己银子的主意!”关老太太指了沔大太太,呵呵地笑道。“我知道你是个皮里秋阳。我也不刺你了。你只管带着她们姐妹俩去做衣裳打首饰,这费用我全包了!”

    周少瑾和周初瑾嘻嘻地笑,也跟着凑趣。没等沔大太太开口,就急急地上前给关老太太道谢。

    关老太太笑得合不扰嘴,干脆对沔大太太道:“我出五十两银子,除了给她们姐妹俩做衣裳打首饰,你还给诰哥儿、诣哥儿各做两件衣服,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了。”

    沔大太太就笑着携了周少瑾和周初瑾的肩膀,道:“我们诰哥儿和诣哥儿这次可是沾了你们两姐妹的光,我到时候让她们给你们姐妹道谢。”

    周初瑾笑道:“道谢就不用了。我们这也是顺水的人情。不如让两位表弟过些日子给我们画几幅九九消寒图,我们也好没事的时候在屋子里点几朵梅花。”

    众人哈哈大笑。

    沔大太太就叫了裁缝进来给她们做衣裳。

    周少瑾推了:“您都给姐姐做吧,我还有没有上身的新衣裳,到时候您帮我挑一件。若是没有适合的,再做也不迟。”

    周初瑾自然不答应,周少瑾费了半天的口舌才说服了姐姐。

    说好的裁缝迟了半刻钟才进府。

    她气喘吁吁地擦着额头的汗,不停地解释道:“原本早来了,谁知道遇到了三房的表少爷,几大车箱笼,把轿子都堵在了外面,我只好在那里等表少爷卸了箱笼……”

    “三房的表少爷?”沔大太太皱眉,“是谁啊?”

    她有点怀疑是洪家的人……

    谁知道裁缝却道:“听说是三房老安人娘家的人,在广东做生意发了大财,这次返家特意来探望老安人。”她说着,用手比划道,“听说三尺来高的赤色珊瑚就有一对……”

    糟糕!

    她怎么把李敬进府的这件事给忘了!

    周少瑾跳点就跳了起来。

    前世,天气炎热,李敬去给李老人请安的时候,程笳正喝着绿豆汤,陪着李老安人抹牌消磨时间,李敬对程笳一见中意,再见倾心。

    现在李敬来了,程笳却被禁足,他们怎见面啊?

    这就是她重生之后引起的变故——前世,她和程许没有交集,吴宝璋也没有和她起争执,她也没有算计潘清……现在,事情统统都变了。

    李敬,虽然出身商贾,地位卑贱,却是程笳的救命稻草。

    万一……程笳还有个李敬善待她。

    就算她自私好了。

    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程笳错过了李敬。

    何况这件事全是她引起的。

    周少瑾瞅着个机会吩咐施香:“三房的李家表少爷过来了,你去打听打听,看李家表少爷什么时候走?笳表姐是依旧被禁足还是暂时被叫去认了亲戚?”

    施香悄然退下。

    等到周少瑾量完了身量,选好了料子,送走了裁缝,施香也折了回来:“李家表少爷说过两天就走,笳小姐依旧被禁足,没有出来认亲戚。”说完,语气停顿了一会,又道,“听三房的人说,那李家表少爷虽然送了厚礼,可泸大太太依旧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李家表少爷既然能做那么大的生意。也是个有脾气的。原准备多留几天的,看到这个样子,直接住进了官街的平安客栈,说见过几个经商的朋友之后,就会启程回老家日照。”

    和前世一样。

    李敬因为姜氏的慢怠,甚至没有住在九如巷。

    他走的时候曾来程家辞行。

    在程笳出事之后,他只是个过客,见过程笳两次,谁都不记得他。等到程笳出事,他才冒出来。

    真是太糟糕了!

    周少瑾在屋里打着转。

    当务之急。得把程笳放出来。

    不然等李敬离开金陵城。程笳和李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周少瑾去了程笳那里。

    相比上次她来时那些妇仆们的尴尬,这次守候程笳的妇仆们显得镇定从容多了。

    端凳子的端凳子,沏茶的沏茶,通禀的通禀。井然有序。不过片刻的功夫。门口布置成了个临时会客之所。

    周少瑾心里明镜似的。

    这些妇仆若是没有得到姜氏的首肯。怎敢如此行事?

    姜氏虽然有意要拘一拘程笳的性子,可到底心疼女儿,怕她寂寞难熬。睁只眼闭只眼地让程笳胡闹。偏生程笳不领情,见到周少瑾的时候不是质问她这两天为什么没有来看她就是抱怨她母亲心狠,潘清已经走了这些日子,还不让她出门。

    周少瑾望着茶盅里沉沉浮浮的明前龙井,淡淡地笑了笑。

    她希望程笳的生活中永远只有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抱怨。

    好不容易等到程笳的话告一段落,周少瑾问她:“你七月半有什么打算吗?”

    “不知道。”程笳丧气地道,“我也跟我娘说过,能不能让我七月半的时候去庙会逛逛,然后再回来继续禁足……时间就从我禁足的日子里扣。娘没有答应。”她叹气道,“如果祖母这两天过来就好了,有祖母帮着说项,娘肯定会答应的。可惜上次祖母来看我的时候,我把这件事给忘了。”

    “那你想不想出去?”周少瑾问她。

    “想啊!”程笳更加沮丧了,道,“可我想有什么用啊,得我娘同意才行!偏偏我哥哥和我娘现在又沆瀣一气,我根本出不去啊!”

    周少瑾抿了嘴笑,把阿朱给她下帖子的事告诉了程笳:“……虽然不知道能不行,但我们可以试着向阿朱要张帖子!”

    程笳的脸都亮了起来,紧紧地抓住了周少瑾的胳膊:“能行吗?这样合适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周少瑾笑道,“只是万一没办成,你可不能怪我!”

    “怎么会?”程笳白了她一眼,“这事又不是你能决定的……”

    她能明白就好!

    周少瑾可不想绞尽脑汁却落了个埋怨。

    她赶去了沔大太太那里,道:“舅母,我们能不能带了笳表姐一起去良国公府做客?”

    沔大太太讶然,道:“她不是被禁了足吗?”

    “是啊!”周少瑾笑道,“中元节,留她一个人在如意轩,多可怜啊!如果您能同意,我就让人去问阿朱一声,看能不能补张帖子。”

    沔大太太很喜欢程笳的活泼开朗,又觉得这是周少瑾与人为善之举,点头派了婆子去良国公府送信。

    下午,送信的婆子拿了帖子回来,还道:“良国公府的大小姐说了,二小姐有多少姐妹都可以带去。”

    周少瑾没想到阿朱竟然亲自见了这婆子。

    沔大太太就告诉她们姐妹:“这花花轿子人人抬。既然阿朱小姐如此抬举你们,你们去见阿朱小姐,不妨带些小礼物过去。”

    姐妹俩齐齐应是。

    周初瑾去准备礼物,周少瑾再次去了程笳那里。

    程笳正眼巴巴地盼着,看到红色的帖子,抱着周少瑾就亲了一口,兴奋地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又大方的承诺,“你以后看中了我什么东西,尽管拿去好了。”

    周少瑾哈哈地笑。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哈哈

    求粉红票……呜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