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八十六章 接近
    周少瑾正愁没有办法和程池搭上话,程池就到寒碧山房来见郭老夫人,周少瑾心中一阵欣喜。

    她以后岂不是有机会在寒碧山房遇见池舅舅?

    周少瑾习惯‘性’地站了起来,准备回避。可她刚站起来,就觉得有些不妥。如果每次池舅舅来她都避开,又怎么能和池舅舅说上话呢?可若是不回避,又有些与礼不合。

    她一时间有些犹豫。

    郭老夫人却没有想这么多,她忙吩咐翡翠:“快请了四老爷进来!”

    翡翠笑着应“是”,出了宴息室。

    郭老夫人长吁了口气,这才发现周少瑾还站在自己的旁边。

    她原想让周少瑾回避的,可看着周少瑾有些不知所措的神‘色’,她又决定让周少瑾留下——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遇到长辈突然来访,自己又没有明确的示下,她不知道怎么好也是正常。至于说到男‘女’大防,两人既差着辈份,还差着年龄,又是亲戚,也不必那么的拘谨。

    “坐下来说话!”郭老夫人招呼周少瑾,笑道,“来的也不是别人,是你池舅舅。长房的四老爷。”

    周少瑾松了口气,笑了笑,温驯地坐了下来。

    要是郭老夫人让她回避……她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留下来。

    不一会,翡翠打帘,程池走了进来。

    他今天穿的是件月白‘色’细葛布道袍,青竹簪子,石青‘色’细布福鞋,手上挂着串紫檀木的一百零八子佛珠,身上“如是我闻”淡淡的雅香若隐若现地传过来,高华中带着些许的矜贵。气度雍容。

    周少瑾不由站了起来。

    程池就朝她笑了笑,上前给郭老夫人行了礼。

    郭老夫人没等他弯腰就上前携了程池,温声道:“这几天越发的炎热起来。你吃得可好?睡得可香?”

    程池也没有勉强,顺势就站了起来。笑道:“我那边绿树丛荫,又临近清溪湖,凉爽得很。倒是母亲,早晨晚上多去荷塘边走走,一来避暑,二来可以强身健体。”他说着,想了想,道。“要不,您去藻园住几天?那边湖光山‘色’,景致更好。”

    “不用。”郭老夫人呵呵地笑着,和程池一左一右地坐在了圆桌旁,“出一趟‘门’太麻烦。我在这里住习惯了,要什么旮旯拐角的东西顺手就都能找得到,到了那却只能将就,我还是住在寒碧山房的好。不过,倒像你说的,应该早晚去荷塘边上走走。”

    小丫鬟端了茶点上来。

    周少瑾机灵地帮着摆点心。

    程池又笑着看了她一眼。

    郭老夫人见了。这才想起来,笑道:“人老了,这记‘性’就越来越不好了。这是四房周家的二小姐。我请了过来给我抄经书。”

    周少瑾像不认识他似的,屈膝蹲身行了个福礼。

    程池笑着点了点头,道:“来的是客,我和母亲在这里说话,就不用你服‘侍’了。”

    啊!

    仿佛晴天霹雳。

    周少瑾张口结舌。

    她原以为她想和程池搭话的阻力来自于郭老夫人或是世俗的礼教,却没有想到程池会避开她。

    那她怎么能和程池说上话呢?

    周少瑾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程池看她呆呆傻傻的,像被抛弃小狗似的睁着黑黝黝、湿润润的大眼睛,嘴角不由地翘了起来。

    第一次他是为了给她解围,才掩耳盗铃般地让她冒充丫鬟给自己斟茶的。第二次是看着她像小老鼠般诚惶诚恐地到处‘乱’窜,这才开玩笑似的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的吩咐她给自己斟茶的……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当了真。见了自己认认真真当起小丫鬟来。

    他笑着,语气变得更温和:“下去吧!这里有丫鬟服‘侍’就行了。你快去抄经书吧!”

    周少瑾的脸顿时通红。

    竟然被人这样的撵……她哪还有脸继续呆在这里!

    周少瑾匆匆行了个礼。出了郭夫人的宴息室,眼睛却忍不住有些湿润。

    像程笳常常唠叨的那样:真是太丢脸了!

    翡翠一开始还没有注意,见她出来,忙过来低声问道:“老夫人和四老爷在干什么?需不需要我们进去加点茶水?或是有其他什么吩咐?”

    “没有。”周少瑾眨了眨眼睛,努力地让视线恢复了原有的清明,“老夫人和四老爷有话要说……我才出来的!”

    “那就好。”翡翠笑着,心里却不由狐疑。

    二小姐眼睛湿湿的,像要哭了似的,难道是被郭老夫人或是四老爷训斥了?

    她和周少瑾不像碧‘玉’走得那么近,装作没有看见,继续站在帘子外面竖了耳朵关切着屋里的动静。

    周少瑾去了佛堂。

    施香正在磨墨,小檀在点艾香。

    周少瑾抄了一页纸,心情才渐渐地平静下来。

    池舅舅刚才的举动极寻常,不过是自己从来不曾低头求过人,突然被拒绝,就有些受不了……如果是太平盛世,顺风顺水的时候,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从此再也不理池舅舅就是。可十年之后,程家会被灭族,自己重生的时候也曾立誓,一定要改变前世的命运。那就不能像从前似的,一点点委屈也受不得。想想姐姐,那么出众的人,刚嫁到廖家的时候也有些不顺利,可后来,姐夫慢慢地了解到姐姐是怎样的人,对姐姐就非常的敬重了,姐姐也被廖家的人承认,融入到了廖家。自己应该学姐姐才是,遇到事时不能一味的只想着自己的感受,还要想想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书上不也说,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自己就当是上天要考验自己,不然又怎么会让自己重生呢?

    这么一想,周少瑾的心情又好了起来。觉得未来未必像自己想的那样黯然无‘色’。

    她喊了小檀,悄声地吩咐她:“你帮我去看看池舅舅走了没有?他来找老夫人干些什么?”

    小檀愕然,磨磨蹭蹭的。一副不敢去打听的模样。

    周少瑾不由叹气。

    毕竟是寒碧山房的人,让她去做这些的确有些为难。但除了小檀。其他人去打听就更不合适了。

    她笑道:“我就是很好奇。也不一定要打听清楚了。你去随声问问好了。我原想着我最多在寒碧山房呆三、四个月就行了,但老夫人说,这经书是要供奉到普陀山的,还可能带了我一起去,我就想给自己抄一部《阿弥陀佛》经供奉给菩萨,想跟老夫人说说这件事,我知道上房那边的事,我也好寻个机会跟老夫人提。”

    周少瑾毕竟是打着给郭老夫人抄经书的幌子才进的寒碧山房。

    而且人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喜欢把周围的事打听清楚,也不一定就是要说三道四地论长短,更多的是让人觉得安心。

    小檀听懂了周少瑾的话,笑眯眯地应了,去了上房。

    施香奇道:“小姐,既是您自己要用的,您可以回去了再抄啊!等到秋天,天气转凉了,每天这样来来回回的,很冷的。”

    周少瑾笑道:“既是供奉给佛祖的书。表相也很重要——寒碧山房这边用的是红筋罗纹纸,我问过了,这纸是十年前的。现在的纸都找不到和这一模一样的纹路了。如果郭老夫人同意我用这纸抄一部经书岂不是更好?到时候我多还些纸给郭老夫人就是。”

    施香觉得周少瑾的话有些牵强,可她见周少瑾一副我意已决的样子,她只有把劝慰的话咽了下去。

    大约两炷香的功夫,小檀回来回话:“老夫人叫了四老爷过来,原是想问顾家冥婚的事,没想到小姐您都知道,所以老夫人和四老爷说了会家长,就和四老爷下起棋来。如今棋局都还没有散呢!老夫人留了四老爷用晚膳。”

    又下棋……

    周少瑾已不觉得奇怪。

    也许人家母子间相处,就是下棋。

    就像外祖母和沔大舅舅。每次都会说起家中的庶务…?-

    她笑着向小檀道了谢,安心地抄起经书来。

    施香和小檀就坐在佛堂的‘门’口就着外面的光线开始分线。

    晚上回去。周少瑾还要做会儿针线活。

    眼看着太阳落下山,西边烧起了片云彩。往日的这个时候她们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但今天,周少瑾还没有停笔。

    施香的眼睛已经有点吃力,只好轻手轻脚地先把线收拾好了。

    翡翠过来传来:“老夫人说,让二小姐用了晚膳再回去。”

    从前,周少瑾都会觉得不自在,回四房用晚膳。

    施香正要帮周少瑾婉言拒绝,谁知道周少瑾却笑着道了声“好啊”,问翡翠,“不知道这边的晚膳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讲究?”

    翡翠显然也没有想到周少瑾会答应,愣了愣才笑道:“也没有什么讲究,只是老夫人不吃‘肉’,四老爷不吃鱼罢了。”

    一个不吃‘肉’,一个不吃鱼……这不算是讲究?

    周少瑾“嘿”了一声,请翡翠派人回去跟四房说一声,免得那边等自己用晚膳。

    翡翠笑着出了佛堂。

    施香小声地道:“我们这样留在寒碧山房用晚膳,好吗?”

    从前,是周少瑾说不太好的。

    “常常留下来用晚膳就不好了。”周少瑾泰然自若地道,“偶尔一次不打紧。”又道,“总是拒绝老夫人也不好。”

    施香想想也有道理。

    帮周少瑾收拾好了笔墨,又服‘侍’洗手净脸,简单整了整头发衣饰,跟着去了上房。

    ※

    姊妹们,今天的更新。

    求粉红票……

    (*^_^*)嘻嘻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