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八十二章 意外
    提到庄氏,袁氏和沔大太太顿时恍然大悟。

    老安人也想起来了。

    “我就说,这小姑娘怎么这么面善呢!”老人家嗔怪道,“你们还说我认错人了。我根本没有认错人。是庄家的小姑娘,我记得清楚着呢!那会儿庄老爷还想把庄家小姑娘嫁到我们家来呢!可惜十五郎、十六郎都订了亲,十七郎、十八郎的年纪都太小,后来还是十二郎做得媒……嫁给了谁家的呢?好像是和姬天子一个姓……”

    苗嬷嬷就在老安人耳边提醒她:“姓周!”

    “对,姓周,就是姓周的。”老安人道,“我当时还送了对平安瓶给庄家小姑娘做添箱……只可惜了我们家十九娘,和庄家小姑娘玩得那么好,庄家小姑娘顺顺利利地嫁了出去,她临嫁的时候却得痨病,最后却落得个孤家寡人,连个奉承香火的人都没有……”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苗嬷嬷忙道,“你总提这些做什么?老太爷又该伤心了!”

    “哎!”老安人叹气,道,“我不提了,我不提了。”

    “这才是。”苗嬷嬷笑着,拿了块莲子糕给老安人,“你也吃一块,是程四老爷的一片心意呢!知道您喜欢,特意托人从京城里带回来的。”

    “好,好,好。”老安人又欢喜起来。

    “对不住!”苗嬷嬷歉意地悄声道,“老安人年纪大了,总喜欢说从前的事。”

    “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袁氏忙道,“老安人这是赤子之心,我们替她老人家、替你们顾家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怪罪?”

    “我要起来了,”一直没有吭声的顾七‘奶’‘奶’突然道。“庄家老太爷,就是那个很喜欢做木工的老爷子……我刚嫁进来的时候,他老人家还曾送过我们家大郎一架他老人家亲手做的风筝。到如今还挂在我们家大郎的屋里,谁家的风筝也不及它放得高。放得远。我们家大郎像宝贝似的,谁也不让动一下。”她说着,流‘露’出他乡遇故知的‘激’动拉住了周少瑾的手,“原来你是庄家老太爷的外孙‘女’……这可都不是旁人!”

    外祖父有这样的爱好……周少瑾不知道。

    她想去看看外祖父做的风筝。

    但今天不是合适的机会。

    “谁说不是。”沔大太太也没有想到庄家和顾家是通家之好,笑道,“可见我们家少瑾也是和你们家有缘的人!”

    “正是,正是。”顾七‘奶’‘奶’笑盈盈地道。

    老安人问周少瑾:“你的闺名叫少瑾,那你姐姐是不叫元瑾。或是初瑾?”

    “老安人您可真厉害。”周少瑾哄着老人家,“我的姐姐就初瑾。”

    老安人得意地笑,对周初瑾道:“你走过来,我瞧瞧!”

    周初瑾走了过去。

    老安人仔细地端详了她一会,笑着对袁氏、顾七‘奶’‘奶’等人道:“这姑娘也长得俊俏,应该有十八岁了吧?说了婆家没有?我们家的二十一郎和她年纪相当……”

    这老太太!

    沔大太太道:“说了婆家,说了婆家。就是镇江的廖氏。廖氏的老安人去世了,过了孝期就要出阁了。”

    老安人点头,道:“原来说给了镇江的廖氏了,我们家好像有谁嫁到他们家去了……”

    苗嬷嬷就道:“是十五娘。”

    “对。是十五娘……”

    不过眨眼的功夫,老安人就给周初瑾找了个本家的妯娌。

    周少瑾觉得自己和姐姐都不虚此行。

    前世,四房和顾家没有动走。她无处打听生母的消息,姐姐也是一个人也不认识地嫁进了廖家。现在有了顾家的这位十五娘,姐姐还没有嫁进去就有了一个“同乡”,以后在廖家的日子肯定比前世要轻松。

    几个人在老安人屋子里坐了好一会,顾家的十七小姐过来了。

    她十五、六岁的年纪,中等个子,穿了件水绿‘色’的湖杭素面褙子,皮肤白净细腻,桃脸杏目。还带着几分婴儿‘肥’,虽不十分的漂亮。却和蔼可亲,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顾七‘奶’‘奶’就趁机带着她们告辞:“……‘花’厅那边的客人应该来得差不多了。等我们用过了午膳,再来陪您聊天!”

    “不用了。”老安人道,“我知道你们吃了酒会去抹牌,我也要睡午觉了,你们不用过来了。四郎说等他有空了,会来看我的。”

    众人窘然。

    苗嬷嬷小声赔礼。

    袁氏客套了几句,众人一起出了正房往‘花’厅去。

    路上,袁氏和沔大太太由顾七‘奶’‘奶’陪着走在前面,顾家的十七小姐陪着周少瑾和周初瑾走在后面,悄声地和她们说着话:“两位是第一次来顾家吗?从前家里来了客人都是十五姐、十六姐帮着待客,这是我第一次帮着嫂嫂们招待客人,若是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你们多多包涵!”

    和从前一样,周初瑾代表她们姐妹说话:“我和妹妹都是第一次过来。贵府真是漂亮!听说十六小姐的婚期定在了九月十六?”

    这是昨天晚上沔大太太告诉她们的。

    顾家十七小姐点头,笑道:“十六姐的公公三年前金题提名考中了庶吉士,今年六月散馆,任了大理寺主薄。写了信回来让她婆婆带着他们去京城寓居,所以婚期才定得这么急。”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花’厅。

    有婆子笑着迎了上来:“七‘奶’‘奶’,金陵知府吴大人的夫人过来了。”

    周少瑾看见顾七‘奶’‘奶’的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随后笑着点了点头,不改初衷地陪着她们不紧不慢地往‘花’厅去。

    顾十七小姐低声对周初瑾道:“我们家的兄弟姐妹多,除了亲戚朋友、街坊邻居,一般不搭情随礼的……”

    言下之意,是没有给吴家下请帖。

    周初瑾笑道:“吴大人毕竟金陵的父母官,治下的名‘门’望族家里有喜事。他怎么能不来呢!”

    顾十七小姐没有吱声。

    大家一起进了‘花’厅。

    吴夫人正在和人说话,听到动静回头,立刻打住话题走了过来:“袁夫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沔大太太,我们还是上次二房老祖宗生辰的时候见过。您可还好?我姑母可还好?”

    她一副熟人的模样和她们搭着话,身边站着的依旧是她的亲生‘女’儿吴宝华。

    可周少瑾一抬头,却看见了站在‘花’厅中堂旁‘花’几前的吴宝璋。

    她梳着双螺髻,戴着珍珠发箍,穿着大红‘色’的焦布比甲,映着她皮肤欺霜赛雪般的白皙,端庄秀丽。

    吴宝璋怎么会出现在顾家十六小姐的订婚宴上?

    周少瑾很是惊讶,却忍着没表现出来。而是笑着挪开了目光,像没有看见吴宝璋似的。

    吴宝璋有些意外。

    她咬了咬‘唇’,最后还是没有过来。

    袁氏和吴夫人寒暄了片刻,就借口看见了熟人带着周少瑾等人往东边的小厅去。

    没想到吴夫人却一直跟着她们,直到进了小厅,袁氏看见了一位四旬的美‘妇’,向沔大太太引荐说这是官街梅府的刘太太时,吴夫人竟然不顾脸面地上前自我介绍了一番。

    刘太太看着就是个好脾气的,一直笑着没作声,等到开席的时候。却不动声‘色’地坐到了袁氏身边。吴夫人见桌上没有了空位,这才讪讪然地去了隔壁的桌子。

    周少瑾看见吴宝华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她心里咯噔一下。

    觉得吴家的人都不好惹,最好还是离远点。

    可等到用了午膳。顾家十六小姐的婆家人给她‘插’钗,袁氏等长辈被请到了顾家十六小姐的闺房,周少瑾等小姑娘则被留在院子里。

    她们这些小姑娘不可避免地挤到了一块。

    周少瑾嫁给林世晟的时候也是三书六礼,对定亲的仪式不像其他的小姑娘那么感兴趣,就站在院子的石榴树下等沔大太太。

    旁边有两个小姑娘在那里窃窃‘私’语:“你看见没有,那个就是吴家的大小姐。听说上次在程家闹了笑话的,怎么没几天又在外面行走?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另一人语带讥讽地道,“吴家又不是什么讲规矩的人家。你们可能不知道吧?吴家就她还长得有几分姿‘色’。吴大人放出话来了,要在金陵给她找个婆家。而且不问年龄家势,有才者为婿。你们想想。不问年龄家势,那就是说。要选做官的了,只要是做官的就行,也不管是死了老婆还是品行不端的喽?这哪里是要选‘女’婿,这是在选同僚?”

    周少瑾很是意外。

    吴宝璋是因为程家的事所以才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还是吴大人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拿吴宝璋出去联姻呢?

    怪不得吴夫人又带了吴宝璋出来‘交’际应酬,想必想给她尽快找个婆家嫁了吧?

    有人也听到了两个小姑娘的话,道:“看不出来,她这么可怜!”

    也有人反驳:“可怜什么?这是她的命。谁让她摊上了这么个爹呢!”

    有人轻轻地拉着周少瑾的衣袖。

    周少瑾回头,看见张白净的脸。

    她有些不解。

    那人道:“周家二小姐,你不认识我吗?”

    她的声音细细的,带着几分怯弱,周少瑾觉得她说话的模样有点像自己前世的模样,可她实在是不记得这小姑娘是谁了。

    小姑娘很是失望,道:“我,我是孙‘侍’郎家的……”

    周少瑾记起来了。

    她是那个和吴宝璋在程家厢房里说话的小姑娘。

    后来自己和吴宝璋争起来的时候,跑了的那个姑娘。

    ※

    今天的更新,明天的加更依旧定在老时间,下午三点左右,我尽力争取早一点。

    o(n_n)o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