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八十章 离开
    看见郭老夫人屋里有个陌生的小姑娘,娇娇柔柔的,像花似的,不仅漂亮,而且可爱,秦守约有些意外,但郭老夫人并没有让小姑娘回避,他也就没有多说,而是笑给郭老夫人行了礼,委婉地道:“大老爷从京都写了信过来。”

    如果是寻常的家信,秦守约会直接拿出来,而不是先用话提点郭老夫人一番。

    郭老夫人这才觉得自己留下周少瑾有些不妥,可人已经留下了,总不能这个时候让小姑娘出去吧?

    她没有多想,点了点头。

    秦守约从衣袖里拿了封信出来,递给了一旁服侍的珍珠。

    珍珠将信递给了郭老夫人,又转身拿了把裁纸的银剪刀过来。

    郭老夫人裁了信封,珍珠拿了老花镜,郭老夫人手执老花镜,看起了信。

    众人都怕打扰郭老夫人,尽量的静声屏息,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周少瑾轻轻地咀嚼着甜瓜。

    郭老夫人抬起头来,眉峰紧紧地蹙在了一起,对郭守约道:“你知道大老爷为什么写信回来?”

    “知道。”秦守约微微低头,恭慎地道:“大老爷也写了封信给老奴,还让老奴劝劝四老爷……”

    四老爷?程池!

    周少瑾的耳朵耸了起来。

    “老奴想,四老爷向来是有主张的,这么做肯定深有用意。”秦守约说话的语气中透着几分斟酌的味道,“可大老爷久居京城。也不会无的放矢。老奴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所以自告奋勇地来给老夫人送信,也是想向老夫人讨个主意,看这件事该怎么办好……”

    郭老夫人冷笑,道:“大老爷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秦守约的头又底了几分,道:“二房的老祖宗给大老爷写了封信……说给万童点银子不为过,可十万两……太多了些……!”

    周少瑾张大了嘴巴。

    十,十万两银子……送给万童……那个宦官……

    前世,她出嫁的时候有大约五千两银子的陪嫁,林世晟的母亲每次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林老太太都非常的得意和高兴。旁边的人则是一脸的艳羡……自己的陪嫁应该是很多了……却不到万童二十分之一……池舅舅,也送得太多了点……这都够得上是贿赂了……

    她想到那天偶尔跑过来,郭老夫人发脾气所说的那些话。

    难怪二房老祖宗会发脾气!

    如果事情像刚才郭老夫人说的那样,中宫空虚。那的确是有些不妥……万一万童身后站着哪位皇子。程家岂不提前站了队。

    前世。皇上立了皇太孙为储君,最后却是四皇子继了位。

    为这件事,朝廷的官员几乎都被清洗了一番。

    父亲因没有参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不仅安然无恙,还升了从一品的大理寺卿。

    程家好像也没有站队。

    所以程泾入了阁……

    只是不知道前世程家有没有像现在似的送给万童十万两银子……自己的出现,让很多的事都和前世有了不同……

    如果今生的事和前世没有什么两样就好了。

    这样她就可以知道程家到底有没有事了……

    周少瑾有些懊恼。

    郭老夫人毫不客气地道:“我就知道是他。他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干了!”

    屋里的人都装作没有听见似的,珍珠等人更是轻手轻脚,自觉地退了下去。

    周少瑾却不能像珍珠那样一走了之,只好缩了缩肩膀,尽量地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如坐针毡般地继续听他们说话。

    过了好一会,郭老夫人这才沉吟道:“不过,十万两银子,对别人家来说是挺多的,可对我们家来说,也没什么……如今东宫空虚,大老爷的担心也不无道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跟四郎说!”

    虽然老夫人还是像从前似的什么事都护着小儿子,但好歹答应去劝劝四老爷。

    秦守约如释重负地透了口气,笑道:“这家里的事,还是离不开老夫人啊!”

    郭老夫人笑了起来,道:“你也不用拍我的马屁,我自家知道自家的事,人老了,胆子小了,见识也不如从前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上仗着年纪大、资历老啃点老本就行了!出去在小辈面前指手画脚的,凭白惹人笑话!”

    “瞧您说的。”秦守约笑道, “二老太爷的事,要不是您亲自出马,哪能那么快就解决了?老爷们是孝顺,怕您劳心劳力,才不敢打扰你的。”

    这话说得就有些献媚了,偏偏他却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真不愧是九如巷的大总管!

    哪天自己要是能像秦守约这样说话就好了。

    周少瑾不禁在心里感叹。

    之后秦守约又狠狠地拍了一通郭老夫人的马屁,这才起身告辞。

    郭老夫人让珍珠送秦守约出门。

    周少瑾松了口气,三口两口地吃完了甜瓜。

    郭老夫人看着她腮邦子鼓鼓的像无锡福娃似的,忍俊不禁地拿了帕子给她擦手:“别急,小心咽着!”

    周少瑾根本说不出话来,不住地点头。

    珍珠折了回来,却道:“老夫人,三房的李安人过来了。”

    程笳的祖母。

    她过来干什么?

    周少瑾知道自己不适合再留在这里,忙擦了手,起身告退。

    这次郭老夫人没有留周少瑾。

    出了门,周少瑾和来拜访郭老夫人的李老太太碰了个正着。

    她忙屈膝行礼。

    李老太太笑道:“是少瑾啊!过来给老夫人抄经书?”

    周少瑾恭敬地应“是”,却觉得李老太太的笑容不像平常那么慈祥。反而显得有些皮笑肉不笑的。

    她暗暗留心,等到碧玉过来看她的时候,她问碧玉:“……三房的李老安人过来干什么?我在门口碰到她,她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碧玉看了看周遭,施香正和小檀在大门口坐着分线,她这才压低了声音和周少瑾耳语:“三房想把潘大小姐嫁给许大爷,被老夫人婉言拒绝了。说儿女是债,她再也不想管这些事,许大爷的婚事,由夫人作主。李老安人很不高兴。左一句右一句的。一副老夫人就算是不管,也可以帮着潘小姐在夫人面前说几句的样子,惹得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

    施计失败了,就赤膊上阵了!

    三房的脸面可真厚!

    周少瑾啧啧称奇。趁机说起三房的事来:“……一直做生意。为什么就不下场科举?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再有钱,总不如做官来的体面!”

    碧玉小声道:“好像是说三房的祖上就是做买卖的,他们于做买卖上熟门熟路。有自己的一套,可这做官,需要会读书,还要会做人,许是三房没有这样的人才!”说到这里,她语气微顿,又道,“不过我听老夫人夸过证大爷,说证大爷要是能读出来,倒是个做官的料子。泸大太太就是因为听了夫人这句话,所以直到今天也没有给证大爷订亲,听那口气,好像想给证大爷找个官宦世家的女子,以后能有得了岳父或是舅兄的提携。泸大太太为这事还曾经求过我们老夫人,不过老夫人有些年没在外面走动了,一时间倒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前世,程证是娶了吏部侍郎家的小姐。

    只是不清楚是谁做的媒。

    难道是郭老夫人!

    周少瑾思忖着,和碧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直到翡翠过来找碧玉要库房的钥匙:“……梅花巷顾家的十六小姐七月初十订婚,老夫人说库房里那套黄杨木的酒器送过去做贺礼。”

    碧玉起身。

    周少瑾问翡翠:“李老安人走了?”

    “走了!”翡翠说着,略迟疑了片刻,又道,“郭老夫人没有答应三房,李老安人好像去了蕴真堂找夫人去了。”

    看样子还是不死心啊!

    周少瑾笑着颔首,吩咐施香送了碧玉和翡翠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她去给关老太太问安的时候,遇到了程贤的贴身嬷嬷。

    等似儿送了那嬷嬷出去,她问外祖母:“这么早,贤姑母身边服侍的人怎么就过来了?可是贤姑母那边出了什么事?”

    “事倒是没出什么事。”关老太太道,“说是接到了姑老爷的信,姑老爷已经在任上安顿下来,让他们早日启程去山东。李老安人翻了翻万年历,过了这个月的初八,要到下个月的二十二才是易远行的好日子,你贤姑母和你濯表哥商量之后,决定初八启程去济南府。你贤姑母就让贴身的嬷嬷过来给我们打个招呼,明天会正式来辞行!”

    潘清终于走了!

    最高兴的应该是程笳了!

    周少瑾都跟着高兴起来。

    她问外祖母和姐姐:“我们送些什么土仪好?”

    “做两块帕子送给清表妹好了。”周初瑾知道周少瑾前些日子绣了几方帕子,她不想妹妹再为这些事操劳,就建议送现成的东西。

    周少瑾实在是对潘清亲昵不起来,自然也就无心给她准备些什么,遂点头应下,下午从寒碧山房回来,挑了两方帕子,四双鞋袜,两根金簪,一起交给了姐姐,以畹香居的名义送去了三房的客房。

    她没有特意等潘清——程贤领了潘清和潘濯去长房辞行的时候,周少瑾在畹香居做针线;他们到四房来辞行的时候,周少瑾在寒碧山房里抄经书。

    不管潘清怎么想,周少瑾觉得这样挺好。

    她不想再处处迁就别人。

    这对那些喜欢她,于她有恩的人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