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嬉闹
    程池失笑,道:“绍棠能和我比吗——他还是个少年郎,我可已经是大人了,岳父自然更放心我了!”

    周少瑾想想也对。

    姐夫还要靠家中的钱财养育妻儿,程池却已经负担起长房甚至是原来九如巷的开销,父亲肯定更放心他了。

    她挽了程池的胳膊嘻嘻地笑。

    程池就看见那领他们往客房去的婆子忙低下了头,满脸的通红。

    再看看周围。

    当值的丫鬟婆子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装没有看见。偏偏少瑾那个傻丫头一无所查,继续小声地和他说着话,叽叽喳喳地像只快活的小鸟。

    他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傻丫头,还是养在屋里让人放心。

    岳父这里,能少来还是少来吧!

    中午他们简单地用了个午膳,休息了一下午,晚上周镇请了自己在保定的几个好友作陪,给程池接风我,李氏则和周少瑾在内室说着悄悄话:“……二姑爷待你可好?”

    周少瑾红着脸点头,道:“很好!”

    一路上陪她说着话,看到有趣的东西就买给她,虽然赶路有点累,可她却甘之如饴。

    李氏语气微顿,犹豫道:“少瑾,姑爷有没有……有没有和你圆房?”

    周少瑾的脸腾一下子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喃喃半晌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不是亲生母女,又没有过养育之恩,有些话两人都不好意思。

    可李氏受了周镇之托,又不得不问。

    她也有点窘然。

    低了头喝茶。

    屋里顿时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周少瑾尴尬得不得了。几次欲言若止。

    正当她鼓起勇气准备开口的时候,有小丫鬟隔着帘子禀道:“太太,果子来了。”

    为了招待周少瑾和程池回门,周镇特意托货行的弄了些苹果和梨子。

    两人听了都不由得如释重负,齐齐松了口气,那吐气的声音在寂静的内室是那么的清晰,周少瑾和李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气氛顿时由不安变得欢快起来。

    周少瑾含羞道:“太太不用担心我。四爷待我极好。我能嫁给他,此生已无所求。”

    一番话说得李氏都红了脸,不好意思继续往下问。

    等到周镇回屋。她只说周少瑾很欣慰能嫁了程池,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说。周镇是父亲,怎好过问女儿的闺中之事,也就默认为一切都如程池婚前所说。不再追究,随后想到今天酒席上程池对自己的恭敬。渊博的学识,随和不失真诚的交际手腕,心里就更加满意这个女婿了,把手头的事都推了。今天和他去游大悲阁,明天去逛古玩店,后来去见朋友吟诗作赋。不像是招待女婿,倒像是遇到了多年的好友。以至于李氏不得不私底下提醒周镇:“他们是回门的,不是来这里串门的。您总要让她们夫妻出去走动走动吧?”

    周镇不以为然,道:“少瑾不是不喜欢出门吗?再说我和子川去的地方也不合适带她,她在家里陪着你,给幼瑾做做针线不是正好吗?”

    李氏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想着还好只回来五天就走,不然新婚燕尔的,新郎官不陪新娘子倒陪起岳父来!

    她安慰周少瑾:“别管他们了,我让人买了很多景泰蓝的青花小罐子,你带些大悲阁的卤菜回去送人。老夫人不是金陵人吗?我和你李家舅舅帮着弄了些咸鱼咸肉、灌肠什么的……记得要和老夫人好好相处,二姑爷去了济宁,家里就剩你一个人,有什么事也没个出头的,你不把老夫人拉拢到你这边来,吃了亏也没个喊冤的地方……”

    这都是从前她母亲告诉她的,但她嫁了个上面没有公婆的,没用上,现在拿出来告诉周少瑾了。

    周少瑾抿了嘴笑,向李氏道谢,并道:“您什么时候生?生之前告诉我一声。若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我过来陪陪您。”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李氏心里十分应付,嘴里却嗔道,“哪有让你回娘家照顾的道理。你把你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我这边有老爷呢!”

    两人七七八八地说了一大堆,都感觉到比平时更亲密了几分。

    程池敲了二更鼓才回来,先去嚼了半天茶叶才盥洗上床,不好意思地向她道歉:“原本想早点回来的,结果遇到了个同科,接着怎么也不让走,岳父也没有走的意思,结果多喝了两杯。”他说着,用汤婆子捂了手脚,这才上了床,“这两天也没空理你。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周少瑾实际上很喜欢这样父亲和程池如朋友一样走得很近。

    这是她前世渴望却求不到的事。

    她俯身帮程池掖了掖被角,笑道:“父亲难得这样高兴,你就好好地陪陪他老人家是了。我在内宅和太太一起做针线,准备过年的东西和带回去的礼物,带着幼瑾玩沙包,也挺有趣的。”

    程池点头,身上燥得很,把脚伸到了被子外面,闭着眼睛拉了周少瑾的手,细细地摩挲起来。

    周少瑾微微地笑。

    灯光下,程池的五官深邃分明,却又比平日里看上去更为柔和俊朗。

    她迟疑着,几次伸出手去都缩了回去,半晌才轻轻地落在了他脸边的枕头上。

    程池双目紧闭,呼吸绵长而均匀。

    一副熟得很熟的样子。

    周少瑾这才大胆了,手指轻轻地触了触他的面颊。

    程池皱了皱眉。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手嗖地一下就缩了回去。

    程池眉头舒展,又沉沉睡去。

    周少瑾趴在枕头上看着他。

    眉毛又黑又浓,睫毛却又长又翘……就像他的人一样……算计了二房的老祖宗,还要睁着眼睛说瞎话,说这件事与他无关……真是个坏东西!

    周少瑾轻轻地哼了两声。咬了唇笑,又大着胆子去触了触他的眉头。

    又粗又硬,让她的指尖痒痒的。

    她抬起头来打量他。

    睡得很熟。

    她顺着他眉毛的轮廓抚着她的眉。

    程池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他本是冷清的人,这两天陪着父亲胡吃海喝的,想必很累了。

    周少瑾心里顿时软了一块,唇软软地印在了程池的面颊上。

    程池没有动。

    她又印在了他的嘴角……然后是眉心、眼睑、额头、发顶……怎么也不够……乖乖地躺在那里,任她为所欲为……有种他是我的甜蜜。

    周少瑾忍不住捂了嘴笑。

    程池豹子般地翻身。把周少瑾压在了身下。笑道:“好啊!居然敢趁着我睡着了的时候欺负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少瑾吓得尖叫,等那叫声溢出喉咙的时候才惊觉不妙。忙戛然而止,却还有留下短促的一声。

    外面当值的樊刘氏还没有歇下,忙道:“四太太,怎么了?”

    “没事。没事!”周少瑾忙道,“我好像看见一只老鼠从床前跑了过去。”

    “老鼠?!”樊刘氏困惑地道。“知府衙门里还有老鼠?你把帐子扎紧了,今生晚上先对付过去了再说,明天一大早我就去跟太太说去,让他捉只猫过来……”然后嘟呶着上床歇了。

    周少瑾这才发现程池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她的半边身子都僵了。

    “快起来!”她赫然地道,“小心妈妈们看出点什么来!”

    不知道是因为在她的娘家不方便还是这几天程池喝了酒,他没有像在京城似的总喜欢和她“动手动脚”的。

    程池却一动不动。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道:“老鼠?你看见了只老鼠?在哪里呢?我怎么不知道这屋里还有老鼠呢?让我找找……”

    手就伸进了她的衣袖里,握住了她的丰盈。

    周少瑾急起来。

    她回来的那天李氏还问她和程池圆房了没有。他也曾答应过父亲等她再大些了再圆房的,这要是闹得李氏和父亲知道了……程池肯定会给父亲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周少瑾抓住了他的手腕,忙道:“别,别这样……”

    程池就笑着放开了她,低下头去亲她。

    缠缠绵绵的吻,让周少瑾的和身体慢慢地软了下来。

    程池的手又去摸她的腰。

    她痒得扭着身子笑了起来。

    程池咬了她的耳朵。

    她心中荡漾,红着脸去推他。

    他又去吻她的锁骨。

    周少瑾止不住地笑,有点明白过来。

    和那些带着情,欲的探索不同,此时的程池,只是在亲密地逗着她玩。

    她心里的那些防线哗地一下子就被冲垮了。

    周少瑾咯咯地笑,试着去挠程池的痒痒。

    程池笑着,在她的胸前的粉樱上咬了一口。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程池又咬了她一口。

    周少瑾就做了件她刚才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她揉乱了他的头发。

    程池低低地笑,抱着周少瑾在床上打了个滚,温柔地吻她……和她嬉闹着……气温渐渐的灼热起来……

    周少瑾渐渐放松,对他再也没有一丝的防备……

    程池叹气。

    这么好的气氛,怎么就在少瑾的娘家呢!

    他紧紧地抱了周少瑾,低声在她耳边狠狠地道:“回家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少瑾一愣,随后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

    那笑声,明媚又欢快。

    是她从来不曾有过的惬意、轻快!

    程池的心也跟着快活起来。

    这才是他希望看到的少瑾。

    再也没有一丝的阴霾,再也没有一丝的困苦。

    像个不谱世事的小姑娘一样,欢快地笑着,肆意地活着。

    他再次紧紧地抱住了周少瑾。

    ※

    亲们,这段时间连着双更有点吃不消了,身体不舒服,又连续几天碰到停电和停水,影响了写文的质量,我想了又想,决定暂停加更,休息一下。

    今天22日只有正常的一更,明天23日的更新安排在晚上的七点,24日九点开始恢复双更。

    不便之处,还请大家原谅。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