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回门
    “我怎么会做这种事?”程池笑道,“哪家不是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做生意总不能只赚吆喝不要赚钱吧?他们不相信二房,不愿意把银子放在裕泰票号,那是他们思量之后的打算,与我何干?”

    周少瑾眯着眼睛笑。

    这人,做了坏事也不承认!

    她道:“是啊,是啊,和你不相干!不过那裕泰票号是从你手里办起来的,他们除了你,谁都不相信而已。可怜二房还以为裕泰票号是个聚宝盆,想着法子从你的手里拿了去,却不知道却是道催命咒,只会让他们越陷越深。”话说到这里,她不免也有些感叹,道,“追根溯源,不过是个‘贪’字在做怪!”

    若是不贪心,早年间散了七星堂,长房和二房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她不由紧紧地抱住了程池,把头埋在了她的怀里。

    程池微微地笑,把周少瑾抱得更紧了。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想着九如巷的事。

    因为之前在裕泰票号存钱的人纷纷兑现,二房又找不到人存钱进去,想让裕泰票号正常的经营,就得自己拿银子出来周转。偏偏二房没有会做生意的人,银子放在家里又不会自己生银子出来,坐吃山空的感觉让二房的人感觉危机重重,利令智昏地把他从前定下一季一分红的规矩改成了和其他商家一样的年终分红,消息传出去,只会让人觉得裕泰票号的经营有问题,不愿意将银子存在裕泰票号,更不愿意用银子换取裕泰票号的银票。时间一长,裕泰失去的不仅仅是客户,还在声誉。而一个商家没有了声誉,也就离关门不远了。而那些和裕泰合作钱庄也不是吃素的,肯定会想办法合理合法地吞了那笔用来支兑银票的银子。

    到时候二房损失可就不仅仅是这三十万两银子了。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冷笑。

    程叙真的看错了他。

    他以为他少小离家就会念家,会珍惜那些所谓的“亲情”。用裕泰票号要挟他。不让他同意分宗。

    可区区一个裕泰票号,怎比得上他的生活重要?

    没有了裕泰票号,他还可以再创建一个裕泰票号。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小丫头嫁给别人,和别人温言细语,和别人生儿育女……他想想就是心如刀剜。

    程池不禁又亲了亲周少瑾的额头,哑声道:“过了年。我们生个孩儿可好?”

    这种事情还能控制吗?

    周少瑾红了脸。

    她也想要个孩子。

    而且她向来都相信程池,顺着程池。他既然这么说,她也就点头,喃喃地应着“好”。

    程池抱她抱得更紧了。

    翻过年来,小丫头又大了一岁。应该会更全吧?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起伏的山峦上。

    若只是看这身子骨,有谁会想到她才刚刚及笄。

    过几年,还不知道怎样的艳丽呢!

    偏偏她又长了副清丽无双的面孔。春水般的明眸更是清澈澄净,像那不曾沾染红尘的山涧泉水。让人忍不住就想看看她落入红尘的样子……

    程池叹气。

    还好小丫头的性子娴静,不愿意出去应酬,少了很多的麻烦。不然这美名传出去了,他们家的门槛肯定要被那些没事找事的妇人们踩得矮上三寸。

    到时候小丫头肯定不甚苦恼。

    想想那情景,他就忍俊不禁,道:“明天要不要和春晚她们打打叶子牌?”

    消磨一下旅途的无聊。

    周少瑾摇头。

    她若是和春晚她们打叶子牌,程池就得坐到别一辆马车上去,她就得和程池分开……她想和程池在一起,哪怕是一句话都不说,只要能看到他,感受到他的气息,知道他在她的身边,她就满足了。

    程池却不能任她就这样整日昏睡,不然没过几天会就会焉焉的没有精神。

    他和周少瑾喝了鸡汤就早早歇下了,第二天用小被子把她裹成了一团抱在怀里,撩了窗帘和她看外面的风景。

    保定府是京城南下的必经之地,虽然冰天雪地的,快到过年的时节,可路上还是有很多行人,且多是赶回家去过年的。

    程池就和周少瑾道:“今年的春节是我们成亲之后过的第一个春节,恐怕到时候要去杏林胡同用团年饭。”

    既然嫁给了程池,是程家的媳妇,就不可能完全地避开杏林胡同。

    程池为了她做了那么多的事,她也想为程池做些让他能够高兴的事。

    周少瑾捏住了程池的小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没事,我们到时候去杏林胡同吃团年饭就是了。”

    好像这样,就能从程池的身上吸取些许的勇气般,那依依恋的温婉,让程池悸动不已。

    他握住了周少瑾的手,低声笑道:“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周少瑾当然相信,不然也不敢去杏林胡同了。

    说到底,她还是有点胆小。

    周少瑾眉眼弯弯应“好”,说不出来的乖巧。

    程池好喜欢。

    他好像有些时候没有看见她这么轻快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不过两三天的功夫,就到了保定府。

    周镇早已得了信,一大早就催了人在城门口等,待李长贵派人来告诉他周少瑾和程池已进城,他再也坐不住了,丢下满案的文书去了内衙。

    李氏才刚怀上没有多久,身形并不显,却不敢乱动,坐在铺了厚厚的褥子的太师椅上听着灶上的婆子报着今天准备的菜单,见周镇进来,忙站了起来。

    “你快坐下!”周镇也怕李氏有个好歹,忙道,“有什么事你就吩咐李嬷嬷。少瑾素来贴心,就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也不会放在心上的。”然后道,“地龙都烧热了没有?住的地方可都换了新褥,午膳准备的怎样了?”

    他们担心的都是程池。

    在九如巷的时候,程池就不是个好伺候的主。

    常言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周镇和李氏都不想因为他们的原因让程池和周少瑾之间有什么矛盾。

    李氏应了一声。道:“地龙昨天晚上就烧起来。还放了些桔皮佛手在供盘里,我刚还进去看过,屋子里走进去扑鼻一阵清香。被褥之类的我前几天还专程拿出去暖了的。暄暄的,保证睡着舒服。”她说完,让那婆子把菜单递给了周镇,道:“我一个内宅的妇人。没见过世面,老爷帮着看看还有没有要添减的地方。”

    周镇匆匆看了一眼。道:“把那一品鲜的羊肉火锅换成味道平和些的汤,他们这一路车马劳顿,初来乍到,哪里有胃口喝这么油腻的汤。这汤放到晚上我和子川喝酒。”

    李氏立刻吩咐婆子换菜,心里却忍不住感慨,老爷何曾管过这些事?这可真是应了那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大姑奶奶和大姑爷是年龄相当的少年夫妻。大姑奶又是个心里有数的,大姑奶奶和大姑爷过来的时候。老爷稳稳当当地摆着岳父款,坐在那里教训着大姑爷。二姑奶奶嫁了个比自己大十来岁的两榜进士,又是个孩子心性,老爷生怕得二姑奶奶在二姑爷那里吃了亏,倒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

    但愿二姑奶奶和二姑爷能和和美美地过完这一生,不然老爷心里还不知道怎样的难受呢!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周少瑾和程池的马车就停在了内衙的二门口。

    程池扶着周少瑾下了马车。

    不远处,黄太太正隔着花墙看。

    早就听说程家的二小姐今天回门,她对娶了周少瑾的人很是好奇。

    那长身玉立的身材,雍容的气度,俊朗的面容,特别是那自信淡然的神色,让颇有些好奇的黄太太看了,也不得不承认这周家二姑爷是个不管出身还是相貌、学识还是风度都比那常秀才不知道要高出几截来,也难怪那姑爷比二小姐大好几岁,周家都立刻就应了。

    周家的二小姐看着人如花娇,比走的时候漂亮了很多。

    她转身吩咐站在她身后的贴身嬷嬷,道:“你去跟常秀才说一声,让他死了这条心吧!周家的二姑爷一表人才,和那二小姐十分相配,让他趁早别惦记,好生生地快点说门亲事吧!”

    那嬷嬷笑着应声而去。

    周少瑾已由程池扶着进了二门。

    周镇和李氏都迎了出来。

    周少瑾的眼泪莫名地就落了下来,她提着裙子就要给周镇磕头。

    周镇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扶了她,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心眼。就算是要磕头,也要进了堂厅,在烧了火龙的地上磕头啊!这么一跪下去,你的膝盖不痛啊!”

    周少瑾哭笑不得。原本见到父亲和李氏涌动的些许悲伤顿时烟消云散,拧着帕子笑了起来,倒是程池上前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岳父”,“岳母”。

    周镇望着程池那淡定从容的面容,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道:“来了就好,进屋去喝茶吧!”

    一家人进了厅堂。

    周少瑾和程池跪下来给周镇行了大礼。

    周镇忙让人把他们搀了起来,说了些夫妻要相互体贴,相互忍让,相互照顾,白头到老的话,就放他们去更衣了。

    周少瑾讶然,悄声和程池道:“父亲怎么这么快就放了我们,姐姐说,她和姐夫回门的时候爹爹足足说了他们半个时辰,要不是衙门里有急事找他老人家,只怕他老人家还会继续说下去。”

    ※

    亲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o(n_n)o~

    ps:做梦都想着哪天能写三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