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作用(给林的妖精0925的加更)
    周少瑾的回答原在郭老夫人的预料之中,但听到她这么说,郭老夫人还是很高兴的。

    她拍了拍周少瑾的手,道:“好孩子,别人看着我买了这么大的宅子给你们,只当是你们得了我多少东西,委屈你们了。可这三个孩子里,四郎最善经营,就是白手他也能起家,你大伯和二伯却没这本事,你就当是我偏心他们俩个人了。”

    周少瑾猜郭老夫人可能没想到她已经知道七星堂的事了。

    二房当初和长房分家,狮子大开口,不就是因为七星堂在程池手里吗?

    如今老夫人分家,表面上看是程泾和程渭占了便宜,实际上只要七星堂还在程池手里,朝阳门这边就会赚得盆满钵满的。

    她忙道:“娘,我们不委屈。四郎这些年做生意,也得了大伯和二伯不少照顾,这么分才公正。”

    周少瑾虽然不太懂外面的事,可她也知道,程池早年间能那么顺利地开了票号,接了给九边运送粮草的生意,两个在朝为官的哥哥功不可没。

    她说的极其真诚,郭老夫人看她乖巧懂事,不住地点头,道:“我的箱笼多在这边,这么大的宅子,一年四季总得按着季节布置,缺什么,少什么的,你直接去跟史嬷嬷说,开了我的箱笼拿。”

    这就是暗中补贴他们的意思了。

    周少瑾恭顺地应“是”,并不打算动郭老夫人的东西。

    但等程池回到家里,她服侍着程池更衣的时候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并道:“那以后七星堂是不是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程池和周少瑾还是新婚,周少瑾亲自服侍程池更衣。几个丫鬟自然走得远远的,偌大一个内宅,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程池换了干净的衣裳,就抱着周少瑾亲了一口,道:“若是大哥和二哥同意这么分家,那七星堂就是我家的了。你高不高兴?”说完,见她面颊粉白如桃花。忍不住又亲了一口。

    周少瑾心里有事。加之两人比这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任由他亲着。喃喃地道:“我,我就是在想,既然是我们家的了,能不能把它解散了。或是不要了……”

    程池一愣。

    周少瑾忙道:“你看,你送了那么多东西给我。都做了我的陪嫁。我仔细地算了算,也有二、三万两银子的样子,一年也有两千多两的利息。娘跟着我们的时候,我们不仅不用花一分银子。还有节余的。我们除了这个大宅子,也没旁的支出。你会做生意,我把陪嫁拿出来给你做本钱。我们就做些小生意能把这日子过下去就行了。这天下没有白吃的东西,赚那么多钱。就要你拿了命去拼,我,我害怕……不想你出什么事……你还是别管七星堂了吧?虽说那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可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我们平平淡淡的过些小日子好不好?”

    她说着,望着他的目光不由流露出些许的哀求之色。

    程池没有作声,面无表情地望着她。

    周少瑾想起他那天手持大弓追杀萧镇海的模样……是男人都舍不得这样的基业吧?

    可那是拿命在搏。

    她要他清泰平安,好生生地活在这世上,她不想那些华服宝石,不要那些他拿命换来的东西。

    周少瑾的眼眶湿润起来。

    她低声地道:“四郎,我只要你就好,你做不做大官,有没有银子都行。去田庄里住我也行,只求你别再以身涉险,我会担心的,我会日日夜夜都不安生的……”

    笑意就从程池的眼底慢慢地溢了出来。

    他个子高,又有力气,一把就将周少瑾抱坐在了炕几上。

    周少瑾惊呼。

    程池低头,把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要银子只要我,到时候可别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成亲的时候又是买宅子又是送田产的,你心里不平衡。”

    “不会,不会。”周少瑾故意道,“我是小户人家出身,只会过些小户人家的日子。这样挥金如土的,我反而忐忑不安。”然后又道,“我,我会好好地跟娘学习理家的。”

    主持中馈的太太会管家,一年也可节省下来不少银子的。

    她以后要和程池一起努力。

    念头闪过,她心里就像扬了张帆似的,觉得未来一片光明。

    程池呵呵笑,道:“好,我看着呢!”

    周少瑾握了拳,道:“我一定行的!”

    或者是找到了自己要做的事,周少瑾显得斗志昂扬,小脸红红的,眼睛亮晶晶,比起平时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就让她找点事好了!

    程池揉了揉她的头发。

    “哎呀!”周少瑾道,“把我的头弄乱了。”

    “弄乱了再梳好了!”程池不以为然地道。

    周少瑾红了脸。

    那些丫鬟婆子肯定以为她和程池又做了些什么……

    她想跳下了炕桌,脚却晃在半空中,不知道怎么办好。

    程池哈哈大笑,觉得这样的周少瑾有趣得很,就站在炕桌前,把她的双臂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就这样和她说着话:“之前总是嫌弃七星堂是个麻烦,现在仔细想想,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七星堂在江湖上扎根已久,骤然间散了或是让别人来掌管,就怕有人受不了诱惑,重新拧成股绳,为非作歹起来。不仅达不到解散七星堂的目的,还会引起众人的不满,惹下许多的麻烦。我看与其撒手不管,不如趁着这次我们需要人手调查四皇子的事,引了愿意洗白身家的人走条正路,让那些始终放不下的脱离七星堂,自谋出路去。”

    “那可太好了!”周少瑾不禁为程池击掌。道,“毕竟是制公门下,这样有始有终,才是君子之风。”

    程池就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道:“这样可高兴了!”

    “高兴,高兴!”周少瑾笑弯了眉眼,任由程池刮她的鼻子。

    程池大笑。

    周少瑾面露犹豫。

    程池笑道:“你还有话不好意思跟我说?”

    周少瑾赧然。小声道:“我也想做个好妻子嘛?”

    “哦?!”程池挑眉。道,“说说在你心目中什么样的妻子才是好妻子?”

    “当然是想娘一样啊!”周少瑾想也没想地道,“还有像我姐姐那样。”

    程池笑道:“我看我娘和你姐姐好像都不是那种想前怕狼后怕虎的人!”

    周少瑾嘟了嘴。道:“可非礼毋视,非礼毋言……我也要做个守礼之人才是。”

    程池就左顾右盼,道:“哪里?我怎么没有发现你还有非礼毋视,非礼毋言的时候?”

    周少瑾被哄得哈哈笑。软在他的怀里。

    两人不知道是谁主动,吻在了一起。

    良久。直到周少瑾透不过气来,推着程池,程池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给了她透气的机会。

    “你想说什么?”他抚着她绯红的面颊。亲吻她湿漉漉如被秋水冲洗过般明亮澄净的眼睛,笑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他只想把她抱到床上。狠狠地痛爱一番。

    可想到她现在身体……他又忍住了。

    周少瑾抿了嘴笑,道:“我想问你。石宽找你干什么?”

    程池笑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石宽有个胞弟,被他悄悄地养在一钱胡同一户姓郑的人家?那姓郑的是开米铺的。我让向管事和那户姓郑的有事没事多多走动,两人也算是搭上话了。前些日子石宽的胞弟帮着养父看铺子的时候一句不合,和街上的闲帮起了口角,被那些人打了。石宽在四皇子府当差出不来——就算他能出来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给郑家出头,郑家知道向管事是我们家的人,求到了向管事头上,向管事就拿着二哥的名帖去了衙门……石宽知道了,特意为此向我道谢。”

    也就是说,程池正式和石宽说上了话。

    周少瑾松了口气,道:“我记得四皇子登基之后,万寿节在十二月十二日……”

    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程池笑道:“我们暂时还用不着和四皇子接触,有些事摸清楚了再说。”然后他问起回门的事来:“……都准备好了吗?”

    周少瑾红了脸,道:“樊妈妈在准备,还没有问。”

    她刚才还说要做个好妻子的。

    程池却温文地笑,道:“走,我们一起去给岳父准备礼物去。”

    把周少瑾抱下了炕桌。

    ※

    杏林胡同那边,邱氏却在和程渭说着悄悄话:“……你说娘是在试探我们还是真的想让我们分家?我这心到现在还怦怦乱跳的,吓死人了!”

    程渭想到七星堂。

    那虽然是个骤宝盆,可也是个祸害。

    以现在程家的身份地位,手里还捏着支江湖势力,只要有一点点风声透露出来,程家那就是个死字。

    难道母亲是想把七星堂丢出去?

    可子川如今已经入仕了,就应该好好做官才是,再去惹那些是非实属不智!

    他良久没有做声。

    邱氏不安地推了推他,道:“你到底给一句话啊!若是娘再找我去说话,我该怎么答啊!”

    她是读《女诫》、《烈女传》长大的,是循规蹈矩的读书人家的姑娘,可没有和长辈顶嘴,仵逆长辈这一说。

    程渭唬弄她道:“我这不是怕娘手里没有这么多银子,到时候给我们买了宅子,拿不出那十万两银子吗?”

    ※

    亲们,给林的妖精0925的加更。

    更新定在明天的早上九点左右。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