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分家
    程池待人很少这样的热情,诚心诚意地留了别人家里住。

    可见程笳有了身孕,他也替李敬高兴。

    周少瑾若有所思。

    李敬却觉得住在这边不方便,他又不是没有能力调了洛阳那边的有经验的嬷嬷和丫鬟过来照顾程笳,最终还是委婉谢绝了。

    周少瑾和程池小心翼翼地送了李敬和程笳出门,程笳却瘪着嘴拉了周少瑾的手,要她过几天就来看她。

    要做母亲的人了,玩心还这么重。

    周少瑾哭笑不得,答应她过几天一定会去看她,她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轿帘。

    家里的客人都议论开来,觉是这是件好事,猜测着周少瑾会不会也很快怀孕。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想着儿子和儿媳妇这些天的亲密,心里也期待起来。

    可周少瑾的小日子却接踵而来。

    郭老夫人不免有些失望。

    就是周少瑾,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程池却是有意为之。笑着刮着她的鼻子安慰她:“你年纪还小,再等几年才好。”

    周少瑾羞红了脸。

    说得好像只有她想要孩子似的……所以这些天来才乖乖地任他行事,让她摆个怎样的姿势就摆个怎样的姿势,让她呻/吟起什么就呻/吟起什么……明明是他喜欢的不(好)得了?

    她不由嘟了嘴,道:“要是娘以为我生不了孩子怎么办?”

    “胡说八道!”程池轻声地呵斥,又拧了拧她的鼻子,“大嫂进门好几年才得了箫姐儿,二嫂的子嗣也很艰难,娘怎么会苛求你?”

    周少瑾这才觉得心中微定。

    程池决定陪着她到花园里走走。散散心,免得她胡思乱想,自己给自己添堵。

    只是他的话刚说出口,朗月却走进来,低声道:“四老爷,石公公请您到酒馆喝酒,说是不见不散。”

    程池不由皱眉。

    这石宽找他做什么?

    在他的印象里。这些日子不管是东宫还是四皇子府邸都清泰平安。没有出什么事……

    周少瑾还以为石宽那边出了什么大事,忙道:“四爷,您去忙您的去。家里的人事有我呢!再不济。也有娘坐镇,不会有什么事的。”

    家里还有些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亲戚没走。

    程池点头,低声嘱咐了她几句“不好玩了就去陪母亲打叶子牌”之类的话,换了件衣裳。出了门。

    周少瑾则往汀香院去。

    樊刘氏想到昨天晚上周少瑾半夜的肚子疼,她进去服侍时屋里的情景。

    四老爷毕竟是个男人。床上虽然草草地收拾过了,可经过的明眼人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之前他们在干什么。他这样日日夜夜不知餍足,她还以为周少瑾受了伤,见是来了小日子才松了口气。

    她不由劝周少瑾:“四爷不在。您难得清闲,不如先睡个回笼觉了再去服侍老夫人也不迟。”

    周少瑾耳朵红红的。

    樊刘氏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她和程池的事。

    她不禁低声道:“我还好……四爷不在家。我还是去和娘做伴才好。免得她老人家孤单。”

    前世她一个人住在田庄的时候,不管有多少丫鬟婆子陪伴。还是觉得孤单,因而每次姐姐来看她,她都特别的高兴,总是依依不舍地把姐姐送出田庄才回去。

    这是孝道,樊刘氏不敢、也不能说什么,她只好一面指使着丫鬟帮周少瑾梳妆打扮,一面低声地叮嘱她:“那就中午早点回来,用了膳休息一会,您也要准备回门的事了。”

    因周少瑾的娘家在保定府,按礼,她若是回门,得去保定,就不像住在一个城里那么方便,加之马上又要过年了,所以约了婚后九日回门,在娘家住五天就回来。

    周少瑾从金陵到保定,从保定到金陵,又从榆树胡同到榆钱胡,对出行的事也有了些许的经验,不像刚开始那么慌张,出门该做些什么事心里也有个章程,并不担心到时候会出错。因而笑道:“没事。我们不过是去住五天,那保定府又不是穷乡僻壤,万一有什么东西没有带的,到时候买就是了。”

    樊刘氏见她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也不好多说,吩咐春晚送周少瑾去汀香院。

    周少瑾就想起春晚的婚事来。

    自己都成了亲,最多两年,春晚也该嫁了。

    可惜程池身边没有一个合适的,看来这件事还得托付碧玉才好。

    到了郭老夫人门前,她正巧就碰到了碧玉。

    郭老夫人住进来之前,这边都是新进府的丫鬟婆子,碧玉管着内宅,也算是名至实归。可郭老夫人住进来之后,吕嬷嬷、史嬷嬷哪个不比她的资历老,内宅的事自自然然地就交到了吕嬷嬷手里,她则在一旁搭把手,权力没有从前大了,事反而更多了。

    好在碧玉是个争气的,知道程池看重她,吕嬷嬷等人管家不管是手段谋略都不是她可以比拟的,倒也能静下心来跟着学东西,全当自己是学徒了。

    周少瑾笑着问她:“你这是过来做什么的?”

    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厨房里看着灶上的师傅准备午膳。

    碧玉笑着把手中的菜单给她看,道:“老夫人说过几天要请袁阁老的夫人吃饭,让我给她老人家拟了个菜单,我把菜单拿过给她老人家过目。”说着,压低了声音,道,“老太太喊了二太太过来说话。”

    二太太,就是程渭的妻子邱氏。

    周少瑾微笑着朝她颔首,表示感谢。

    碧玉笑了笑,屈膝行礼离开了汀香院。

    吕嬷嬷出来给周少瑾撩的帘子,却没有把她迎进去,而是找了个借口带着她去了茶房。

    周少瑾全当不知道的,在茶房里喝着茶吃着点心说着话。

    而在正房的郭老夫人却正在对邱氏道:“……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偏心,喜欢四郎。可你们不知道四郎受过什么罪。我只对你这么说。从前二房掌家的时候,公中到底有多少银子,都是他们说了算,家里到底有多少家当,长房根本不知道。长房能拿出一百二十万两银子和二房分家,那些银子全是四郎这些年来赚的,你大哥和大嫂说要,他就拿了出来。手心手背都是肉。有些话我要是不说出来,只会令你们骨肉生分,兄弟生怨。

    “就像这件事,我大可只跟儿子们商量,但我还是把你找来了说这件事,那是因为你是我儿媳妇,就像我女儿一样,我不想你们夫妻之间有罅隙!”

    “娘!”邱氏不知道郭老夫人的用意,惴惴不安地站了起来,道,“您知道,我是个糊涂人。您说什么我就听什么,相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您想怎么?只管吩咐。”

    郭老夫人道:“我想趁着我还没有糊涂,把这家分了!”

    邱氏吓得脸色发白,急急地喊了声“娘”,道“这,这怎么可以?我们才和二房分宗,正是一家人拧成一股绳子的时候,怎么能分家?”她说着,心中一动,难道相公不同意,婆婆这是让她说服相公?她不由道,“娘,相公知不知道?他怎么说?我都听他的。”

    郭老夫人笑着:“你别急!这件事我还没有跟二郎说。只是想先听听你的意思。杏林胡同那边是老宅,大郎是长子,自然得留给他们。然后嘉善成亲我出二万两银子,再补五万两银子给他们。朝阳门这边,四郎成亲的时候我就和亲家说好了的,是(给)要留给他的。他的宅子最大,我就不再留什么东西给他。他们一个占了长,一个占了幼,说起来,你们最吃亏。可轮到分家了,却不能让你继续吃亏。我想着,你们商量着看个宅子,不管多少银子,都由我来出,然后再给你们十万两银子。让哥儿成亲的费用,也由我出,和嘉善一样,两万两银子。我手里的古玩字画、金银首饰,活着的时候不分,我死了之后由你们三家平分。我把体己的银子都分了,祭田里的收益全归到我这里来,算是我的零用钱。等我死了,归你大伯家所有。你觉得如何?”

    一幢在京城的宅子,十万两银子,而且宅子还由他们随便挑,等到让哥儿成亲的时候,还另给二万两银子筹备婚礼……纵然邱氏是个安于现在,喜欢安稳的人,也不由被砸得头昏脑花,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郭老夫人也不是要她这个时候就答应自己,道:“我也知道,你素来敬重二郎。你若是拿不定主意,那就回去和二郎商量商量,若是觉得不妥当,可以和我直说。我就是想这个家里安安逸逸的,不要出什么乱子。”

    邱氏的脸胀得通红。

    她知道郭老夫人指得是袁氏。

    可她这个做弟媳的明明知道嫂子是怎么想的却不敢去规劝她,一样也没有尽到做儿媳妇的本份,难逃其咎!

    她喃喃地应诺,见郭老夫人面带倦色,忙起身告辞,去找程渭去了。

    等到周少瑾进来,郭老夫人也没有瞒她,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周少瑾。

    周少瑾的经历让她对物质生活的要求比较低,大屋也是住,小屋也不嫌窄,何况现在还有程池陪着,她真正是别无所求了。

    “这些事我也不懂。”她道,“还由四爷做主吧!我听您和四爷的。”

    ※

    亲们,补明天的更新。

    o(n_n)o~

    ps:今天的更新推荐到晚上十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