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七十章 算盘(周末加更)
    来认亲的女眷里面,没有去看烟火的,还有袁维昌的夫人。

    她正坐在暖阁里和袁氏说话:“是不是时间太紧了?怎么家里总觉得乱七八糟的。你公公的坟茔还留在金陵,你们一家子分处京城两处,偏偏祠堂落在了朝阳门这边,你们家大老爷是长子,老太太却跟着幼子住……姑奶奶,这件事您可别等闲视之,这都是朝人弹劾的事!”

    “谁说不是!”袁氏满脸的疲惫,苦笑道,“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了吗?原先和我们老爷商量得好好的,年前把祭田义庄都准备好了,等过了年,选了吉日把祖宗的坟移过来,朝阳门这处既是老太太拿了体己的银子给四叔买了的,我们也不眼红,就给了他。把先头公公的小书房修缮出来,供了公公的牌位,正房的西间腾出来给老太太住……

    “可老太太一来,全乱了套。先不说别的,就说这祠堂。老太太一句话,就设在了朝阳门。接着又说自己孀居,怕不吉利,要给嘉善腾地方。二叔家的是不是就得每天去朝阳门给老太太昏晨定省呢?老太太一心疼自己的儿媳妇孙子,得,二叔家的搬去了朝阳门住。二叔回屋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不去朝阳门去哪里?好了,现在就我们留我们长房一家住在杏林胡同了。然后又把四叔的婚期定在了嘉善的前面,在朝阳门的宅子举行了婚礼,生怕六部三院的人不知道他跟着小儿子过似的……

    “我想想都佩服我自己脸皮厚。

    “还没有臊死!

    “您再看看四叔的这婚礼,那简直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比皇子成亲还要热闹。

    “您让我说什么好?”

    袁维昌的夫人不由地皱眉,道:“那你准备怎么办?总不能任由老太太这样糊涂下去啊!”

    “我能怎么办?”袁氏说着满心的屈委,“我一个做儿媳妇的,我们家大老爷不放发,我能说什么?”

    袁维昌的夫人不由道:“这话怎么说?”

    袁氏不满地道:“我们家四叔说了,老夫人一辈子都高屋大院地住着,没理由临到老了,养了三个进士及第的儿子,还要一大家子人拥在个三间五进的宅子里抬了头才能看得见天。言下之意,是以后老太太就跟着他住在朝阳门了,偏偏我们家大老爷唯唯诺诺的,一句话也没有说。”

    袁维昌的夫人瞪大了眼睛,道:“那你就这样算了?”

    袁氏道:“他表明了态度,那种场合之下,我还能和他吵起来不成。不过,我也想通了,长子继承家业,没有谁家老太太还在世就分家的,更没有谁家的老太太是跟着小儿子过的。老太太要是铁了心住在朝阳门,我们也搬过来。大不了等老太太走了我们再搬回杏林胡同也不迟——二叔俩口子能住进来孝顺老太太,我们也能!”

    袁维昌的夫人闻言犹豫道:“这件事你也别操之过急,得好好地和老夫人说清楚才是。免得别人以为你们夫妻俩要夺产,传出去可就太糟糕了!”

    “我知道。”袁氏道,“除了您,我谁也没有说!”

    袁维昌的夫人点头。

    袁氏道:“您也别为我担心了。我不管老太太想干什么,忙完了这几天就让我们家大老爷去跟老太太说买祭田设义庄和迁坟的事,等到嘉善成亲的时候,怎么也要把老太太接回去。”

    “那就好!”袁维昌的夫人道,“若是有事需要我出面,你只管说一声。”

    袁氏忙向袁维昌道谢。

    ※

    汀香院里,郭大太太也郭老夫人说着这件事:“……虽说是您拿了体己的银子给四郎置办的这处宅子,可到底大郎才是长子。您若是想想把四郎分出来单过,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您这样住在朝阳门这边,只怕会让大郎为难。嘉善成亲的时候,您还是搬回去好了。亲戚间说起来,也只当是四郎成亲您太高兴了,所以在这边住了几日,颇此都保住了颜面,岂不是两全齐美?

    “你也别怪我说您,你可太偏心了,给四郎置办了这么大的一处宅子,看了就让人眼红。您这一碗水可没有端平,只怕大郎媳妇会心里不舒服。”

    郭老夫人不以为然,笑道:“她不舒服,我还不舒服呢!我问你,我若不这么闹腾一出,你们知道朝阳门的宅子是我送给四郎成亲的产业吗?”

    郭大太太一愣,道:“您的意思是?”

    “你姑父死的时候家里有多少家当?分宗的时候我们拿出了多少的银子?难道是天上掉了馅饼不成?”郭老夫人道,“这都是四郎赚下来的家当。袁氏吵着要分宗,四郎阖家当都给了他,我要是再不贴补他一点,我这心里如何过意得去?可我又不想长房刚刚和九如巷分宗,等我一归西,他们兄弟又闹出分产的丑闻来。那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可就全都白费了!”

    “您是想现在就把他们兄弟间的产业分清楚了?”郭大太太问道。

    郭老夫人点头,道:“我准备活着的时候就给他们兄弟分家。

    郭大太太思忖了片刻,道:“亲兄弟,明算账。也未必就是坏事。”

    “所以这宅子我是要留给四郎的。”郭老夫人道,“正好趁着大家都在,说清楚了。”

    郭大太太忍不住笑着摇头,道:“您要是我婆婆啊,我可得气死了!”

    郭老夫人反驳道:“怎么不见邱氏气死?”

    郭大太太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顾大太太和邱氏站花园的桂花树下说话:“你婆婆可真是大手笔,瞧瞧这宅子。”然后压低了声音,“你婆婆对你们可有什么安排?”

    她和邱氏是表姐妹。

    邱氏道:“你也知道我们家那位,向来是不争这些的。我也觉得没必要争。银子是婆婆的,她喜欢谁,多给点,不喜欢谁,少给点,那都是她老人家自己的事。我们这些做子女的,做好自己本份的就行了。”

    “您这性子,可真是随了姨母。”顾大太太笑道,“不过也对,你婆婆的性子是极刚烈的,有时候你越争她越不喜欢。你看你那位新进门的弟媳妇,性子就和软,你婆婆也最喜欢。”

    邱氏笑道:“那是因为我婆婆最喜欢四叔!”

    两人不由笑了起来。

    顾大太太不禁犹豫了一会,道:“让哥儿的婚事,你有什么打算?”

    申大太太想把小女儿嫁过来。

    邱氏对这种事实在是不敢拿主意,她笑道:“这件事我想还是得问问老夫人,她老人家见多识广,想来不会有错。”

    顾大太太就知道她会这样回答,大笑起来,道:“好啊!别人说下雨天留客天,你这是想结亲家就得留下来参加嘉善的婚礼,你可真会给你们家留客啊!”

    邱氏就抿了嘴笑,拉了顾大太太:“我们去看放烟火好了,再不济,也找个有地龙的地方说话,站在这里把我都吹成了冰棱子了!”

    两人相视而笑。

    ※

    周少瑾却被程笳神神秘秘地拉到茶房的角落里。

    她神色暧昧地悄声问周少瑾:“成亲好不好?”

    周少瑾愣了半晌才明白程笳的意思,她“呸”了程笳一声,甩手就出了茶房。

    程笳笑个不停。

    周少瑾一头撞到了程池的怀里。

    “小心点!”程池眼疾手快地扶了她,道,“怎么没有去看烟火?和笳丫头躲在这里说体己话吗?”

    周少瑾自正堂认亲之后就没有再见到程池,此时只觉得心花怒放,哪里还有心思去和程笳计较。

    她忙道:“您怎么在这里?不用陪客吗?”

    程池笑道:“想看看你在干什么……谁知道却没有看见人……遇到了顾大太太和二嫂,我说过来给母亲问安的……”

    程笳窜了出来,笑着朝程池喊了声“池叔父”,道:“您来接少瑾啊?”

    程池笑着朝程笳点了点头。

    程笳就朝着周少瑾眨眼睛,道:“那您和我四婶慢慢说话,我先走了。”

    程池“嗯”了一声。

    周少瑾却觉得程笳笑容里充满了揶揄,羞得满脸通红。

    程池笑道:“她又欺负你了?”

    “没有!”周少瑾直觉地否认道,“我现在可是她婶婶了,她要是敢欺负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程池讶然,随后大笑起来,紧紧地搂了搂周少瑾,道:“我们去给娘问安,然后就回屋歇了吧!你今天忙了一天,也累坏了。”

    “我不累!”周少瑾把自己在郭老夫人的碧纱橱里休息了一下午的事告诉了程池,道,“我们这样回去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程池笑道,“大家各忙各的,有谁会注意到新娘子和新郎官不见了呢?何况我还有东西送给你呢!”

    “有东西送给我?”周少瑾很是惊讶。

    程池就拉着她花园的湖边。

    湖边一个人都没有,树林黑鸦鸦地藏在阴影里,冷风吹过来,寒冷而又寂寥。

    周少瑾紧紧地抓住了程池的手。

    程池带着她一块大青头上,笑着对她道:“你看脚下!”

    清冷月光照在大青石上,青石上凝结着一片片六棱的霜花,熠熠生辉,仿佛在她的脚下绽放般。

    “这,这是……”周少瑾结结巴巴地望着程池。

    ※

    亲爱,今天的加更。

    更新大家明天九点左右。

    o(n_n)o~

    ※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