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及笄(给索伦的加更)
    此是在榆树胡同的周少瑾午觉也睡得不安生。

    她问商嬷嬷:“四爷真得明年三月才回济宁吗?”

    商嬷嬷一边帮她掖着被角,一边笑道:“四爷是这么说的,想必不会有错。”

    周少瑾“哦”了一声,乖顺闭上了眼睛。

    可脑海里全是程池的一言一笑。

    听说济宁府那里很苦的,也不知道池舅舅有没有晒黑,有没有变瘦。

    她很想去看看池舅舅。

    可池舅舅也说了,外祖母他们都在榆钱胡同住着,他不方便来看她了,让她好好吃饭睡觉,闲暇的时候就指使丫鬟们帮着帮做针线,只等着他来迎接她就是了。

    周少瑾笑着,就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更加没有了睡间。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还夹杂着程笳的声音:“……她的心可真宽,怎么就睡得着?我出阁的那会儿,可是好几天都没有合眼。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只怕是哪天被人卖还会给人数钱!”

    不知道程笳又遇到什么事了?

    周少瑾忍俊不禁,干脆叫了在屋里当值的吉祥帮她更衣。

    她刚披了衣裳,程笳就闯了进来,道:“少瑾,我和顾十七姑约了明天一起去红螺寺上香,你要不要悄悄地跟我们去?”

    程笳打听过了,红螺寺求子是真的很灵验。

    周少瑾却不和她们一起疯呢,笑道:“你们去就行了,我在家里陪着外祖母。”

    程笳觉得有些无趣,道:“还好有十七姑陪着我,要不然可得闷死了!”

    周少瑾佯装生气地道:“你到底是来玩还是来送我出阁的?怎么一点诚意也没有?”

    正说着,顾十七姑提了个篮子进来了,里面还装着七、八双鞋。

    这是周初瑾托了京城最有名的针线铺子做的,给周少瑾双朝贺红的时候认亲用的。

    她笑着和周少瑾打趣着程笳:“你还不知道她那脾气,只要有玩的。好可是什么也不顾的!”

    周少瑾忙道:“鞋袜都做好了?”

    “做好了!”顾十七姑说着,吉祥急步上前接了顾十七姑手中的篮子,低声地道着歉。

    顾十七姨笑道:“不过是顺手之劳而已。你们不必如此客气。”

    周少瑾和程笳就这来翻看着针线铺子上做的鞋袜。

    女的是豆绿色的鞋面,用金丝钱绣着方胜纹;男的是青石色的鞋面,用银丝儿绣着菖薄纹。绣工精细不说,用色也新颖而庄重。

    程笳不由道:“这是谁家铺子的手世?做得可真好。我得了空也去他们家做几双鞋去。”

    顾十七姑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不你去问问大姑奶奶?”

    程笳就派了翠环去问。

    吉祥则提着篮子去了后院放嫁妆等物的库房。

    周少瑾说起上香的事来:“只你们两个人去吗?何不等我出了阁你们再去?听说红螺寺的斋菜很好吃的,你们这样匆忙忙的,能玩得好吗?”

    “还有三姑奶奶。”顾十七姑笑道。“我们主要是上香,下午就回来了。”

    程笳却笑道:“我们这个时候不去哪个时候去?过几天你就要行及笄礼了。接着就是出阁,我还得去朝阳门那边喝喜酒……我算了算,除了这两天,还真没有空闲!”

    周少瑾讶然道:“你要去朝阳门吃喜吗?”

    难道三房有人来喝喜酒?

    袁氏什么时候和三房冰释前嫌了?

    之有怎么没有听人说起?

    程笳不悦道:“我是要留在榆钱胡同吃喜酒的。可李敬却说,我姓程,他是程家的女婿,没有道理程家叔父成亲我们在你们这边喝喜酒的。让我在你这边玩几天就和他去程家送贺礼……”

    顾十七姑却是个玲珑心肠,闻言就知道了李敬的用意。

    她觉得程笳去朝阳门那边喝酒比留在榆钱胡同的作用更大。

    没等程笳抱怨,她已笑道:“这样也好。娶媳妇比嫁姑娘热闹。榆钱胡同这边有娘和我。朝阳门那边却只有大姑奶奶几个,可大姑奶奶毕竟隔着岁数,有什么事也不好指使她。你过去了,正好陪陪少瑾。”

    程笳听着这才高兴起来,和顾十七姑说起去红螺寺上香的事。

    周少瑾想了想也明白了李敬的用意。

    她不禁微笑着望着程笳。

    有李敬在程笳的身边,就算是有什么不足之事,程笳也不会像前世般落得个伤心而绝的境地吧!

    她重生。果然是件好事。

    第二天,周少瑾笑盈盈地送两人出了门。

    晚上顾十七姑回来和程笳回来,笑嘻嘻地说着红螺寺怎么好玩。

    关老太太大想着顾十七姑好些日子没有这样活泼过了,大手一挥。道:“那我们就在京城多住几天,等过了年,再回去。”

    周少瑾和周初瑾自然是喜出望外。

    十一月初四,周少瑾行了及笄礼。

    簪子是郭老夫人送来的。

    赤金镶红宝石的簪子,嵌着一两朵并蒂的石榴花,寓意着多子多福。

    给她插簪的是周初瑾。

    两世都待她亦母亦姐的女子。

    帮她喝赞的是程笳,她的好姐妹。

    虽然没有大肆宴请,却都是她的亲人。

    周少瑾眼睛止不住地往下落。

    前世的这个时候,她还在练狱里挣扎。

    今天,还好遇到了池舅舅。

    还好她决定好好地报答程家。

    周初瑾也哭了起来。

    时到今天,她终于无愧于继母庄氏的嘱托,把妹妹顺顺当当地拉扯长大,到了嫁人的时候。

    沔大太太想到周少瑾刚到程家的时候,大红的襁褓里小猫一样羸弱的孩子,她还担心长不大,如今却已亭亭玉立,成了大姑娘了,眼眶也跟着湿了起来。

    程笳则不管不顾地抱着周少瑾就哭了起来,道:“你还是别嫁给池叔父了。我们从前不是说好了要嫁到一起吗?你跟着我回洛阳去好了?洛家是古都,有很多传承百年的名门望族的……”

    顾十七姑就一把将程笳给拉开了,喝道:“又胡说八道了。小心池叔父知道了再也不让你进程家的大门。”一面说。一面掏帕子给周少瑾擦着眼泪,道,“及笄了,这是喜事。快别哭了。祖母还等你去给她老人家请安呢!”

    程笳嘟了嘴。

    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么一闹,大家的心情都好了,高高兴兴地去了关老太太那里。

    关老太太拉了周少瑾到身边下。拉着她们手感慨道:“一眨眼的功夫少瑾也长大了,以后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畏葸不前。遇到事就躲了。成了亲,就是大人,要孝顺长辈,照顾夫婿,教养孩子,和睦亲邻,行事就得有自己的主意了……”

    她说了一通为人妻为人媳的道理,周少瑾听着,不住地点着着。除送了一块玉佩给周少瑾做生日礼物之外,还送了一套红珊瑚的簪钗和珠花。

    周少瑾讶然地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上次和去普陀山回来的时候路过富源街池舅舅买给她,她送给了外祖母和沔大舅母的吗?

    关老太太呵呵地笑,道:“知道你孝顺。只是我和你舅母有了年月,不是戴这些的时候了。这次你生辰了,我们就借花献佛,送给你了!”

    她的话音刚落。周少瑾就觉得手上一凉,抬手一看,是那串红珊瑚的十八子佛珠。

    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姐已拿了出来,给她戴上了。

    “当时我看你那眼神就知道你喜欢这佛珠。”周初瑾笑道。“我留下来就是准备给送给你,正好,这一套齐整了。”

    周少瑾抱着姐姐的胳膊,不知道说什么好。

    关老太太欣慰地笑,道:“好了,好了,快入席!等来年少瑾的生辰,可就是程家的人了!”

    大家哈哈地笑。

    周少瑾羞得脸色通红。

    等到晚上她送走了程笳,把那套红珊瑚首饰褪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匣子里,沔大太太过来了。

    她打发了周少瑾身边服侍丫鬟婆子,笑着拿了本书出来,低声对她道:“你要出阁了,原本准备明天晚上跟你说的,可你我明天要和你姐姐我过去朝阳门那边给你送嫁,新夜之夜的事,我就今天给你讲讲好了。也免得你到时候慌慌张张的不知所措……”

    说着,就把书塞到了周少瑾的怀里,道:“你翻开看看!”

    周少瑾还有着前世的记忆,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她吓得一哆嗦,书就掉在了地上,露出打架的妖精来。

    沔大太太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周少瑾的脸色却有些发白。

    她只想着快点嫁给池舅舅,怎么却忘了这一茬。

    做了夫妻,自然不止是温柔的拥抱,热烈的亲吻,还有……夫妻间的敦伦……

    她觉得全身的骨头都疼了起来。

    沔大太太自然不知道她的经历,还以为她这是被吓着了,温柔地把她搂在了怀里,轻笑道:“别怕,是姑娘家都要经受这一遭的……你知道记得顺从着姑爷就行了……别大惊小怪的,把身边服侍的人叫了进来,让姑爷没脸……”

    程池这么大了,又常年在外经商,应该有经验才是。

    沔大太太思忖着,捡了那画册,一面翻着那书,一面和她说起了悄悄话。

    周少瑾强忍着,才没有把沔大太太推开。

    可等沔大太太说完,她已经大汗淋漓,像是从冰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沔大太太心中生疑。

    别人家的姑娘都是羞得抬不起头来,怎么少瑾……却像是怕得不得了!

    ※

    亲们,抱歉,今天有点忙,这一章还没来是及校对。

    更新依旧在明天的九点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