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顾忌
    这样一来,长房和九如巷分宗孰是孰非,也就自有一番计较了。

    程池知道母亲的心结,诲起二房的程叙来从来都不嫌麻烦的,而且她老人家到了晚年也就这点爱好,自然不会去横加干涉。他笑着应“好”,把程汶想开茶叶铺子的事告诉了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听着就笑了起来,道:“你是想助五房的在京城站住脚跟吗?”

    程池笑着,若有所指地道:“那就看他们能不能在京城立足了?”

    从前诱/惑他们入股裕泰票号,是想让他们和长房利益与共,把他们和长房拉到一条房上,好对付二房。如今长房虽然已经分了出来,却和四房、五房从来不曾有过矛盾,彼此亲戚,能帮的就帮一把,若是实在是扶不上墙,却不会像从前那样事事都帮他们兜着了。

    程家为何被抄?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郭老夫人虽然不知道程家被抄的事,可他们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帮四房、五房倒说到了郭老夫人的心坎上去了。

    特别是四房,因为周少瑾的缘故,转了一大圈,四房和长房分了宗却成了姻亲,四房怎么也得提点提点,五房不过是从来不曾参与到长房、二房和三房的矛盾中来,就当是寻常的亲戚来走好了。

    在这一点上,母子俩倒想到一起去了。

    郭老夫人点头,说起长房的祭田来:“我寻思着,还是得在京城这边买个小田庄之类的,难道我百年归西之后,你们还要千里迢迢地去金陵城祭拜我不成?”

    程池笑道:“这件事我和大哥、二哥商量商量。”

    不管怎么说,他大哥才是长房的长子,这些立宗归葬的事自然要商量他们。

    母子俩之后又说了些济宁河道总督府的事,郭老夫人见程池面露倦色,心疼地忙催他回屋去歇会:“昨天半夜赶回来。今天又出去见人,好好歇歇,你郭家舅舅他们今天下午过来。你晚上的时候好好地陪着他们喝几盅。”

    程池有些意外,笑道:“郭家舅舅他们也过来了?你可得寻思着把他们路上的花费补给他们。”

    “这还用你说!他们不来,我还没准备补贴给他们,他们这一来,我不补贴给他们,这心里可是过不去。”郭老夫人笑道。“不止是你舅舅他们来了,顾家的几位老太爷、老爷、太太、奶奶们也来了。还有申家的人。良国公府朱家,凡是接到帖子的都来了。我刚和秦总管在宅子里走了一圈,决定明天搬去东路正房后面的那个汀香院去住去。把整个东路都让出来做客房,不然家里只怕是住不下。”

    程池不过是礼节性地给金陵那边的亲戚朋友送了帖子去,没想到接到帖子的居然都来了。

    他愣了愣,调侃道:“也不知道是我人缘好呢?还是大哥的官威重?”

    郭老夫人笑道:“不管怎样,人能来就好。”

    母子俩就说起搬家的事来。

    汀香院就在东路正房的后面,一道小门就能过去。过去之后曲径通幽,亭台水榭。仿着江南庭院的格局建造的,小巧玲珑,精致可爱。程池想到周少瑾不爱出门,特意给她修造的一处写字、弹琴的悠闲之处,活泼有余,却因正房和厢房的布置都很疏郎,少了几分庄重。并不适合冬天里久居,特别是像郭老夫人这样上了年纪的人。

    郭老夫人却不在意,笑道:“不过是暂时住住,正房里又铺了火龙的。就这么决定了。”

    程池想大家既然从金陵城来参加婚礼,那些太太、奶奶们少不得要来给母亲请安,怎么能让母亲住在汀香院。索性叫来了秦子集,让他在郭老夫人住进来之前把正房重新再修缮一番,其他的地方不好改,他也觉得改得可惜,但正房务必要庄重典雅,大方精美。

    ※

    杏林胡同那边接到了来宾的名单之后,袁氏气得肝痛,等到程泾一回到家,她就忍不住地抽泣起来:“娘这次做得太过份,四叔成亲,娘竟然给金陵城的那些亲朋故旧全都下了帖子。他们十之**都会亲自来参加四叔的婚礼。等到我们嘉善成亲的时候,金陵城的只会有礼金来不会有人来了。当初娘把四叔的婚期订在了嘉善的前面,我心里隐隐就有些担心,可想着四叔娶的是四房的外孙女,应该不会大肆声张才是,这心里还存着个侥幸,所以才没有作声的。没想到娘心里根本就没有嘉善……”

    从金陵到京城,这一路的费用不低。程池和程许的婚期又隔得很近,那些人要么来了之后住在朝阳门等到喝了程许的喜酒再回去,要么等程池的婚礼结束之后就会回去,可回去的这些人不可能短时间内两次进京。而能留下来住到程许成亲之时的多是没什么事做的女眷,不要说男子,就是当家的宗妇也不可能离家这么长时间,到时候就算金陵城每家都有人参加程许的婚礼,可来的人不一样,这婚礼的重量就不同了。

    而且朝阳门那边还请了宋景然和章蕙做主婚人,吴家三奶奶做全福人……到时候程许的婚礼可怎么办啊?

    她还大肆操办个什么劲!

    程许三岁的时候,袁氏抱着孩子回乡伺奉孀居的郭老夫人。

    程泾和她已经十年没在一起了。

    或是他偶尔回乡一趟探望郭老夫人,或是袁氏偶尔来京城探望他。两人所说的都是些彼此高兴的家长里短。就是程许在京城读书的两年,袁氏也是温柔小意,贤淑大度,很少提及家中的琐事。

    现在长房全都搬到了京城里居住,袁氏的抱怨却越来越深,甚至有些话已涉及到郭老夫人。

    程泾想着她这些年来为他生儿育女,孝敬老人很是不易,有些抱怨也是应当的,多数的时候都是小心劝解,大度包容,尽量的顺从。

    但今天这话,却说得有些过了!

    他原本带着笑意的面孔渐渐的冷清起来。

    袁氏的心中一突。突然想到年轻时候的程泾,说他自己什么都好,千依百顺。却不可以说他的母亲和弟弟们,不然两人肯定会置气,而且程泾是决不会为这种事向自己低头认错的。

    她顿时有些不安起来。

    程泾见她及时打住了话题,面色微霁,沉声道:“这样的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却不可在外人的面前提及。哪怕是你娘家的兄弟姐妹们。四郎答应成亲,是件好事。不仅娘高兴。我们这些做哥哥嫂嫂、侄儿侄女的也应该高兴。

    “他是嘉善的叔父,本就应该在嘉善前面成亲,这日子没有什么不好的。

    “至于说到大肆操办,四郎的婚事是我们长房分宗后的第一桩喜事,自然要广发喜贴,宴请所有的亲戚朋友,别说母亲了,就算是换了我,也会一样。

    “若是要怪。只能怪嘉善的运气不好,赶上了四郎也要成亲。

    “还有三弟妹那里,不管从前有什么事,她现在是你三弟妹了,有些话,有些事就不应该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这一点你要慎记。

    “再就是你的病。

    “过些日子就应该陆续地有亲戚过来。筝丫头和箫丫头都去了朝阳门帮忙,你这个宗妇却不见踪影。你就是强打起精神来也要过去露露面,这个道理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吧?”

    袁氏觉得自己一下子像掉到冰窟窿里似的,透心凉。

    “你……”她瞪大了眼睛望着丈夫,满脸的不相信。

    程泾不由心中一软。声音变得温和起来,道:“你应该学学二弟妹才是!她拖着个病怏怏的身子骨,却隔三岔五的就去给母亲请安,四郎要成亲了,她更是住进朝阳门……阿霖,过钢易折,这个道理你应该懂才是。”

    袁氏的眼泪唰唰地落下来。

    程泾叹气,轻轻地把妻子拥在了怀里,低声道:“好了,好了。我也不是在责怪你。娘的脾气你是知道的,给娘低个头又怎样了?过两天我沐休,我们一块去朝阳门看看好了。”

    又给了袁氏缓和的余地。

    袁氏点头,心里却盘算着袁家有袁维昌一家子住在京城,程池的婚礼,他们肯定要参加的,她的娘家只派个人来问候一声就行了,等到程许成亲的时候再都过来好了。那些姻亲……

    她想到了方二太太就觉得头也跟着疼了起来。

    方二太太的那张冷到了极点的脸让她每每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看样子方二太太把这笔账算到了她的头上了。

    她虽然不怕,可只要一想到有个人这样的恨着自己,谁能还痛快的起来。

    袁氏有些虚弱地靠在了程泾的肩上。

    西路的程池,则有点睡不着。

    想到那个小人儿此时正和他在一个城里,坐马车不过两刻钟的功夫就到了,他心里就喝了蜜似的甜,胸口也涌动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像煮开了的水般沸腾不止。

    要不要去看她呢?

    说起来两人也有月余没有见到了。

    他让人送了信去说他回来了。

    不知道那小人儿有没有想到他。

    再有二十几天,她就会走进他为她遮风蔽雨砌成宅子里来,在他的羽翼下生活了……

    想到这些,程池有点睡不着。

    他几次起来又睡下,最后苦笑着躺在了床上。

    果真温柔乡是英雄冢。

    他这还没有娶妻就开始犹豫不决了……

    ※

    亲们,加更依旧在下午的五点左右。

    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