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六十一章 自负
    周少瑾笑道:“不是,是我从丰台买回来的。”

    这可是马屁拍在马腿上了。

    吴宝璋神色间闪过一丝尴尬,但又很快恢复如常,笑道:“我嫁进程家之后常听长辈们说起你会种花,还以为是你种的。没想到是从丰台买回来的。丰台那边有很多的花农吗?少瑾妹妹常去吗?可惜你就要成亲了,不方便随意走动,我也不知道会在京城呆多长的时候,不然我们可以一起去花市看看。我也很喜欢养花的。”

    可周少瑾根本无意和她逛什么花市!

    她笑道:“是啊!只怕你有空闲的时候我正忙着,我有空闲的时候你没有空,两人的时间难得凑到一起。”

    颇有些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意思。

    有小丫鬟进来禀道:“汶大老爷要走了。”

    吴宝璋起身告辞。

    周少瑾送了她出门,心里却不由咕嘀:池舅舅说花园的事都查清楚了,吴宝璋却什么事也没有,是池舅舅手下留情,见她是个女流之辈没有处置她呢?还是她所涉之事不足以让她受到惩罚?还是前世和今生有了很大的不同,吴宝璋还没有来得及出手?

    她脑子里乱糟糟。

    可关老太太等人的到来还是让屋里热闹起来。

    廖大太太、渭二太太邱氏、程筝等在京城的一些亲戚朋友纷纷来拜访关老太太。

    周少瑾就和顾十七姑躲在屋里说着体己话:“阿朱生了个儿子。姑爷对她极贴心,就是范家的规矩大,她过得有些苦恼。可姑爷愿意在她面前伏低做小,如今她又怀了身孕,一时间也没空悲春伤秋的。只是没想到她会是我们之间最早一个做母亲的。前些日子听说我们家太太怀了身孕,我派人送了些药材过去,还特意让她去看了看阿朱,范家的子嗣虽然旺盛,可阿朱他们那一房却单薄,如今她婆婆可是把她捧在手心里怕化了,不知道对她多少好呢!”

    由她及己。

    顾十七姑不免感叹:“我要是什么时候也能像阿朱那样生几个孩儿就好了!”说完,又想着周少瑾还是未嫁之身,顿觉失态,脸红如霞。

    周少瑾抿了嘴笑,告诉她:“笳表姐前些日子和笙表姐去了红螺寺,说那儿求子最最灵验不过,你哪天也可以去敬个香。”

    她这么随口一说,顾十七姑还真起了这个心思。

    等到程笳过来给关老太太问安的时候,顾十七姑就把她拉到了周少瑾的屋里,问起了去红螺寺的事。

    因都是出嫁后没有怀上的,两个人很快就有了共同的话题,甚至还捎上了程笙,三个人决定明天去京城一个很名的算命的师傅那里算上一卦,看看有没有哪里犯了小人。

    周少瑾听了直笑,道:“你们别乱来。这命是越算越薄的。”

    她本来最信这个的,却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顾十七姑原本就促狭,闻言不由打趣她:“这话是有人教的吧?我怎么记得有人遇见菩萨就马下,比我还盲目呢?”

    周少瑾面孔通红,磕磕巴巴地道:“谁说是别人教的?我自己想的不行吗?”

    这下不止顾十七姑,就是程笳也看出点端倪来。

    那程笳更是低声嚷起来:“我就说,老夫人选了你做儿媳妇,肯定是因为池叔父也看你顺眼……”

    周少瑾被那个“选”字说得一愣。

    程笳就笑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亲戚圈里已经传遍了,说是原来泾伯母看中了方家的六小姐阿萱,想给她和池叔父做媒的,结果老夫人却相中了你……”

    周少瑾不由急了起来,道:“亲戚间都传遍了吗?”

    程笳不以为然,道:“应该很多人都知道了吧!”

    这种事,以后只怕是程池或是方萱婚丧嫁娶就有人会拿出来说一次,传一辈子。

    周少瑾默然。

    顾十七姑心里却想:少瑾对神佛是十分敬畏的人,现在却劝她少算命。这话多半是池叔父跟她说的。池叔父多半是怕有心人利用少瑾敬畏神佛之心引/诱她上当受骗。

    可见池叔父不仅仅是看得顺眼,只怕看中了少瑾。

    这人的一生可真是说不准。

    谁又知道少瑾会嫁了池叔父呢?

    顾十七姑感慨着,还是决定和程笳、程笙一起去算一卦。

    而在朝阳门的大宅子里,程汶披着件宝蓝色织祥云宝瓶纹的斗篷,志得意满地走进了自己居住的客房院子。见儿媳妇正指使着几个丫鬟小厮在扫雪,回了屋,立刻有热气腾腾的茶水和美味的点心送上,儿子恭手立在一旁服侍着他更衣,耳边再没有汶大太太尖锐的声音,也没有外室那幽怨的目光,他就像脱下了一件满是风尘的旧被子般,满意地点了点头,喝了口茶,眉宇间露出几分欢欣,对程诺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池叔父明天就有可能回京城了,我决定把裕泰票号的股份盘出去,让你池叔父给我在京城找点事做,我暂时不回金陵了。”

    那里有什么好的?

    一日日的腐朽陈旧下去,除了争吵还是争吵。

    程诺愕然。

    程汶已道:“我知道金陵是我们的家乡,家中的长辈们都埋在金陵。可我也不是永远不回去——等我在京城赚点银子了再回去不迟!也免得整日听你母亲絮叨。”

    程诺低下了头。

    母亲,的确是话太多些,而且有些话还是反复地说,前一刻刚说过,下一刻又开始重复。他心里总觉得母亲这样子不太妥当,可周大夫说了,母亲这是心病,只能心药治……他也没折。

    还好有个表妹陪在母亲身边听她叨唠。

    他吞吞吐吐道:“那池叔父会帮我们吗?”

    “怎么会不帮?”程汶信心十足地道,“你池叔父这个人是很不错的。不然他也不会拿出那么大的一笔银子给长房分宗了。虽说那是公中的钱,可不也有你池叔父的三分之一吗?”

    程诺就问父亲准备让程池怎么帮他。

    程汶笑道:“从前在金陵城碍着家族名声,身份地位,我是什么也不敢做。这次我可看清楚了,我们南边不是丝绸就是茶叶,我准备开个茶叶铺子。反正九如巷搁在金陵那可就是数一数二的,整天有人盯着,在京城这样的人家多了,有眼睛的都盯着皇宫内院看,谁还有空看我们啊!我这次决定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了。等你池叔父的婚礼完了,你就和你媳妇回金陵去服侍你母亲去吧!”

    程诺心中很是挣扎。

    这样一来,父亲会不会把外室接到京城里来呢?

    他回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吴宝璋进进出出了几趟,原本不想理他的,想到公公就住在隔壁,最后还是上前笑吟吟地问他出了什么事。

    程诺很不喜欢吴宝璋,而且是越来越不喜欢。

    她和他同房的时候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嫌弃,她以为她做得很隐弊,可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体会不到。而且,家里的仆妇间都在传,说吴宝璋未出阁的时候喜欢上了程辂,还和他有些暧昧……他也有些懒得理她!

    但程诺素来耳根子软,架不住吴宝璋低眉顺眼地问,还是把心中的担忧告诉了吴宝璋。

    吴宝璋不禁在心里大骂程诺是个笨蛋。

    这还用说。

    她公公肯定是打着把外室接到京城来的主意。

    吴宝璋道:“这事你得求了你泾伯父,现在只有他能管得住你父亲了。”

    “求泾伯父?”程诺畏畏缩缩,有些胆怯。

    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了,还在那里害怕!

    吴宝璋更瞧不起程诺了。

    她道:“要不我去求求泾伯母好了。听说她老人家为人很和善。”

    照理,这件事应该去求郭老夫人更好。

    可郭老夫人的目光税利如刀锋,吴宝璋在她面前总是有点不自在。

    何况,她还有点私心。

    那个方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是能打听清楚了,回去也可以和识大奶奶有话说。

    她是识大奶奶做媒嫁到五房来的,这就好比是朝廷官员儿巴结阁老,最先投诚了谁,那就是谁的人,随意改弦易辙,都没有个好下场的。何况她爹是金陵知府,只要她爹仕途顺利,二房不像长房做官的人这么多,她就有资本在识大奶奶面前撑份体面,何必热脸贴长房的冷屁股。

    程诺从来都不知道吴宝璋心里在想些什么,闻言只觉得吴宝璋给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忙不迭地点头。

    吴宝璋心含不屑地走了出去。

    至于被他们议论了半天的程池,正在离朝阳门不远的一个小酒馆的后巷,搭着雨棚,凌乱地摆着几张桌椅的摊子上坐着,和石宽就着一瓶晶莹剔透的葡萄美酒,一碟花生米,一碟五香豆说着话:“当初只觉得石兄谈吐有物,见识不凡,没想到石兄居然是四皇子身边的人……可见人世间的事不如意的十之**!石兄既然不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和石兄先庆贺一番好了。以后有机会,还请石兄光临寒舍!”

    石宽矜持地笑。

    他也觉得自己和程池挺有缘的,举了程池带来的琉璃杯,将那血红色的葡萄酒一饮而尽,说起了程池的宅子:“大家都说十分的气派。子川兄好手笔。”

    程池苦笑,道:“拿了母亲的体己盖的,也算不得什么本事。如今又管着河工上的事,就更不敢踏错行偏半步了。只盼着什么时候能早点调回京来就好。我年纪也不小了,还盼着给让我母亲含饴弄孙了!”

    ※

    亲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o(n_n)o~

    ps:加更在下午的五点左右。

    ※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