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影响
    周少瑾哭笑不得,无奈地道:“这个时候谁有空做香露,你若是实在喜欢,西直门那边有几家香粉铺子,卖得都是广东、泉州那边的泊来货,从来不缺各式各样的花露,到时候我差了人去陪你买几瓶就是了。”

    程笳睁大了眼睛惊呼道:“少瑾,我还以为你会老老实实呆在家中,没想到你到京城不过几个月,就连花露在哪里卖都知道了?”

    周少瑾只得道:“我曾经和筝表姐出去过几次。”

    程笳就捂了嘴笑,道:“筝表姐?!你现在还喊我们为表姐,那池叔父怎么办?”

    周少瑾脸色通红,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程笳就趴到了她的肩头,低声地和她耳语:“你跟我说实话,你怎么和池叔父在一起的。程许那会儿,我看你和池叔父还好好地呢!”

    “你胡说些什么?”周少瑾娇嗔着转身推开了程笳,“一天到晚净想这些,难怪你每次都在信里喊无聊!”

    程笳歪着肩膀嘻嘻地笑,道:“你少糊弄我了。快交待,你在京城都做了些什么?”

    周少瑾不想说谎,但也不想回答,不理睬程笳。

    程笳直笑,挽着周少瑾的胳膊出内室。

    周初瑾已让人去抱了官哥过来。

    程笳稀罕得不得了,金银长命锁各赏了一对,还有小儿用的金镯子、四季的衣裳鞋袜、小玩意,林林总总,有一个箱笼,看得廖大太太眉毛都动了动,没想到程笳会对周初瑾出手如此的大方。

    稍晚。春晚过来禀说房间收拾好了,请程笳过去看看。

    程笳却道:“今天晚上我和少瑾睡,过两天就会回我们家在西直门那边的宅子了。”

    廖大太太不由脱口而出,道:“你们在西直门那边买了宅子?”

    程笳嫁给李敬之后,看多了这样轻视商贾的,轻视李家人的嘴脸,大方地笑道:“是啊!是祖宅。不过一直没怎么住。”

    廖大太太忙补救般地道:“既是如此。不如就住这边吧?这边不是没有地方!”

    程笳婉言拒绝了:“我家相公来了京城。少不得要见见亲戚朋友,还是住那边方便点。”

    廖大太太不好再说什么。

    到了晚间,程笳就歇在了周少瑾屋里。李敬倒是告辞了,说过两天再来接程笳。

    程笳送李敬出门时流露出些许绻恋。

    周少瑾抿了嘴笑,悄声地道:“既然舍不得,跟着过去就是了。我这里又不是别人。”

    程笳面色通红。嘴硬道:“别管他。总不能一天到晚地惯着他。”

    周少瑾不懂这种感慨。

    程笳就在她耳边絮叨良久,全是些女人家要矜持的话。

    周少瑾听着气闷。

    照着程笳的观念。她在程池面前……可是一点面子也没有。

    程笳见她蹙着眉,就笑问她怎么了。

    周少瑾迟疑道:“在喜欢的人面前,不是要让他知道你喜欢他吗?照你这么说,反倒是对外人比对自己喜欢的人还要好。这不是为难自己喜欢的人吗?”

    程笳一愣。

    周少瑾也不知道自己说得对不对。只好道:“哎哟,我就是说说而已,我也不懂这些。”

    程笳却恍然大悟。捧着周少瑾的脸就狠狠地亲了一口,道:“你明明是我妹妹。怎么什么事都比我懂得多。”

    周少瑾避之不及,心里却很高兴,嫌弃地擦着面颊。

    程笳哈哈地笑,又一副一刻也呆不下去的样子,道:“明天我就回西直门那边去了,你要不要什么东西,我后天过来的时候给你带过来。”

    周少瑾想了想,道:“那你给我买点香露过来吧!要清雅一些,淡一些的。”

    程笳斜睨着她笑。

    周少瑾羞得耳朵都红了。

    表姐妹俩窝在被子里说悄悄话,第二天一大早,程笳就自己跑回了西直门。

    李敬的惊喜自不必说,觉得老婆娘家也就个周少瑾值得一交了,凭由程笳给周少瑾买这买那的胡花也不说什么,程笳来京城不过几天,给郭老夫人问过安之后,就和程笙把京城卖东西的地方逛了个遍。

    周初瑾不由笑着喝斥她:“怎么像从来没见过东西似的?少瑾的箱笼早就装不下了,这些东西以后留着私底下给她吧!”

    程笳不以为然,告诉周少瑾:“我去过朝阳门了,那边布置的可漂亮了,说实话,除了婚事准备的太快了点,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渭婶婶和筝从姐几个都在那边帮忙。”

    周少瑾红着脸不说话。

    程池也说委屈她了,还说,是因为他想早点把她娶回去。

    她一点也不觉得委屈。

    周少瑾知道,程池是怕时间拖得太长,亲戚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起了变数。

    程笳也有事情没有告诉周少瑾。

    她过去的时候没有看见袁氏,据说是生病了,怕过了病气给朝阳门这边,有好几天都没有露面了。

    可见这世上的事也不是十全十美的。

    她送给周少瑾一个荷包,让她新婚之夜放在枕头低下,并低声告诉她:“据说京城的红螺寺求子最灵验了,这是我和笙表姐前几天去红螺寺求的。我们一个人一个。”

    周少瑾脸上火辣辣地,喃喃地向程笳道谢。

    程笳不以为意,大手一挥,拉了周少瑾去看她刚从丰台买回来的一个木桩子:“给你姐夫雕刻用。你不知道,他就喜欢这些!”

    说话间难掩爱恋。

    周少瑾抿了嘴笑。

    程笳在榆钱胡同用了晚膳,得意地回了西直门。

    谁知道李敬早就回来了,拿着封信坐在灯下发呆。

    程笳“哎呀”一声走了过去,道:“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让人去叫我一起,我也好早点回来啊!”

    李敬回过神来。笑道:“我也是刚回来。”随后把信递给了程笳,道,“是大舅兄来的信。”

    程笳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当着李敬就拆了信,可不过看了两眼,脸就沉了下来。

    李敬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每次程证来信都没有什么好事。

    若只是钱财上的事也好办,可有时候却是些让程笳伤心的事。

    他上前搂了程笳。温声道:“出了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

    信在程笳手里捏得掐出个印来。程笳咬着牙,半晌才道:“大哥跟我说,少瑾要成亲了。让我来京城送送少瑾,到时候他也会来……”

    李敬小小年纪就掌管了李家,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一听就知道程证是什么意思。

    他踌躇道:“那你的意思呢?”

    程笳眼睛一红,眼泪就籁籁落了下来。哽咽道:“我,我不想管这件事。”

    李敬道:“但大舅兄若是来了京城。见到了你,你也不可能不管这件事啊!”

    程笳回避道:“那我们能不能到时候先走?”

    李敬道:“你不参加周家二小姐的婚礼了吗?”

    他们是特意为这件事才进京的。

    程笳犹豫不决。

    李敬就道:“我有个办法,你想不想听?”

    程笳忙道:“什么办法?”求助似地望着他。

    李敬道:“我们不如去朝阳门住吧?”

    程笳愕然。

    李敬道:“九如巷如今分了宗,以后你们几家怎么走动。正好可以趁着周家二小姐出嫁表明态度。我们住进了朝阳门,自然是准备以程家的姻亲身份和长房走动的。到时候你大舅兄进京,能不能也住到朝阳门去。那就是长房的意思了。”

    程证就是柿子摘软的捏。

    不敢去找长房,就找到了程笳给他出头。让她再利用周少瑾和她的姐妹之情。

    李敬在心里冷笑,面上却不显,笑道:“到时候就看你是想喊周家二小姐做‘婶婶’还是喊池叔父做‘妹夫’了?”

    程笳明白过来。

    父亲和哥哥一直都想走仕途,若是她不帮哥哥,哥哥以后的路恐怕就难了。可若是她帮了哥哥,哥哥做的那些事,以少瑾的脾气,肯定再也不会理她了。

    她该怎么办呢?

    程笳咬着唇。

    李敬就把她搂在了怀里,道:“我们从前总是聚少离多,也难怪你要去红螺寺上香了。是我考虑的不周全,想着你年纪还小,过几年做母亲才是。这次我们在京城多呆些日子,等你怀上了孩子我们再回洛阳去,好不好?”

    他不想程笳卷到程家的纷争之中去。

    等到程笳有了孩子,这心也该安宁下来了吧?

    程笳很是讶然,围着李敬捶打起来:“原来是你不想要孩子……我还担心是我的毛病……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也不商量我一声……我要去榆钱胡同住几天。”

    “人家都要出嫁了。”李敬苦笑着任由程笳发脾气,好生好气地劝着她。

    好一会程笳才安静下来。

    可不过几息的功夫,她又神采飞扬地笑了起来,对李敬道:“照你这么说,我当然是想喊池叔父‘妹夫’了!不过,若是我喊了池叔父‘妹夫’,只怕筝姐姐和箫姐姐她们都不会理我了。我还是喊少瑾为‘婶婶’好了。”

    李敬温柔地笑,眼神里全是鼓励。

    程笳把信放到了一边,去了内室更衣。

    李敬私下里吩咐管事:“若是舅爷过来了,你们能不禀了大奶奶就不要去禀大奶奶。”

    管事心领神会,恭声应“是”。

    李敬也跟着去了内室。

    ※

    亲们,向大家推荐一本书,起点的《奥古斯都之路》,我无意间看到的。喜欢古西方史,特别是古罗马史的人可以看看。当时想,两宋元明清都被主站的男主们穿了个遍,现在轮到古罗马、古希腊了、古埃及了……

    o(n_n)o~

    ps:补明天的更新。

    今天的加更在晚上五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