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喜庆(周末加更)
    此时远在京城的周少瑾,正斜斜地依在临窗大炕的迎枕上,看着程笳给她的来信。

    大红绣着丹凤朝阳的刻丝新衣金光闪闪地挂在她闺房东边的衣架上,光彩夺目。

    程笳常给周少瑾写信。

    她写给周少瑾的第一封信,是周少瑾刚到保定府那会,程笳写了信来问她习不习惯保定府的生活,还委婉地说起了程许和闵家大小姐定亲的事。

    周少瑾给她回了信,告诉她自己没事,程许现在定了亲,她就更没有什么顾虑了。

    程笳松了口气,再给程少瑾写信,就轻快了很多。特别是她嫁到洛阳去了之后,吃了什么好吃的,看到什么好玩的,都会写了信来给周少瑾分享。反而是周少瑾,心里藏着个程池,眼里也只看得见这一个人,通常是程笳的下一封信已经送了过来,她上一封信还没有回。

    好在是这次周少瑾终于良心发现,和程池的事一定下来就给程笳写了一封信。

    程笳在回信里把周少瑾狠狠责备了一番,说她有什么事都告诉周少瑾,周少瑾这么重要的事却没有告诉她。

    周少瑾隔着封信都能想像程笳写这信里跳脚的模样。

    她忍不住抿了嘴笑。

    程笳告诉她,李敬在天津有生意,她在家里聊,就跟着李敬去了天津。周少瑾的信是由洛阳那边转过来的,若是再迟几天,她和李敬就启程回洛阳了。现在他们决定来京城,参加周少瑾的婚礼,还让周少瑾好好地招待她,不然休想她喊周少瑾做“婶婶”。说“我有好东西送给你,给你新婚之夜用”……

    周少瑾的脸一下子烧得通红,在心里不住地嗔怪程笳“没有一刻安静的时候,也不知道李敬怎么就受得了她”,把程笳的信收在了信匣子里,吩咐春晚去主有了周初瑾过来,道:“家里还有没有空余的房间。笳表姐和表姐夫会过来参加婚礼。”

    她的婚期将近。按理她应该回保定府待嫁。可不管是周镇还是程池,都心痛她受车马劳顿,决定让她就在京城的榆树胡同出嫁。但周镇还在任上。李氏又被诊出有了身孕,他只好委托廖绍棠夫妻帮着送周少瑾出阁,周少瑾九日回门,正巧赶上朝廷封印。正巧在保定府多住几天。

    前世也是廖绍棠夫妻送得周少瑾出阁。

    周少瑾倒没有多想。

    周初瑾却觉得有些对不住妹妹,早早地就过来帮忙。除了指使丫鬟婆子扫除,婚礼上的酒宴、要用的东西都精挑细选,常常要比较好几家才能决定下来。

    而金陵城的关老太太也来了信,说是会带着程沔等人来参加周少瑾的婚礼。

    周初瑾自然是喜出望外。

    周家在京城原本就没有多少亲戚朋友。四房的人过来,周少瑾的婚礼会热闹很多,也代表四房承认了这桩婚事。于周少瑾的以后大有陴益。

    她早早就收拾好了客房,准备好了被褥、吃食。只等人到。

    现在又出现个程笳和李敬徕,这房间只怕就有些不够了。

    周少瑾想了想,道:“那就只能委屈程笳,把堆放你嫁妆的后罩房腾一间出来给程笳歇息了。至于李敬,和程诣挤一个房间好了。”

    周镇照着周初瑾给周少瑾也准备了一百二十抬的嫁妆,满满当当地堆在后罩房。

    周少瑾红了脸,道:“那就麻烦姐姐了。”

    她现在是要出阁的姑娘了,不能随便到处走动。

    周初瑾呵呵地笑,道:“你倒和我客气起来!”

    周少瑾不知道说什么好。

    前世,她就想谢谢姐姐了,只是没有机会和姐姐说。今生的这句辛苦,也包含了前世的感激。

    她憨憨地笑。

    周初瑾摸了摸她的头,吩咐春晚去督促婆子搬箱笼。

    几个丫鬟簇拥着神色间带着几分窘然的廖大太太走了进来。

    她看见周初瑾快步迎了上来,道:“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官哥呢?你要是不得闲,就把他送我屋里去好了,我帮忙看着。”

    周少瑾就是周初瑾的逆鳞,自廖大太太说了那样的话之后,周初瑾对婆婆就有些淡淡地了。

    周初瑾听闻笑道:“也没什么事。榆树胡同的管事很能干,我也就是帮忙看看,从中提个醒而已,不忙。官哥刚才被乳娘抱着在院子里玩了半天,刚刚回屋睡了。他也不知道怎地,这几天很听话,不哭不闹的。若是我这边带不住,再请您照顾他也不迟。”

    不软不硬地拒绝了廖大太太的。

    廖大太太不免有些尴尬。

    那天周初瑾的话可谓如雷贯耳,把她给惊醒了。

    她原之所以给阿萱做媒,还不是想巴结方家,给儿子谋个好前程。

    可若是她媳妇就给在仕途上帮她儿子一把,她又何必本末倒置,舍了儿媳妇去巴结方家呢?

    一旦想通了,廖大太太对周初瑾的态度就完全变了,慈祥和蔼不说,周少瑾的婚礼她更是找着机会帮忙,想弥补从前的罅隙。

    她这样,周初瑾看着反而有些不忍起来。

    不管怎么说,廖大太太也是她婆婆,以后要相处一辈的人,能饶人处且饶人吧?

    她语气微缓,笑道:“今天天气有点冷,您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廖大太太听了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忙道:“没事,没事。我也就是来看看。你们年轻人,经历过的少,这婚礼上的事千头万绪的,我怕你有什么疏忽的地方。”

    周初瑾就趁机下台,笑道:“若是您能过来帮着指点指点,我可就受益匪浅了。”

    廖大太太忙道:“说什么指点不指点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亲家太太这不是有了身孕吗?可到庙里去上过香了?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周初瑾笑道:“我爹说随便是男孩还是女孩,这都是菩萨恩赐的。大不了就招个女婿在家里养老送终好了,反正他老人家也不止一个女个。”

    廖大太太呵呵地笑。道:“亲家老爷倒是个心宽的……”

    两人亲亲热热地说着话,进了厅堂,只是还没有坐定,就有小丫鬟跑了进来,道:“大姑奶奶,大姑奶奶,程家四姑奶奶和姑老爷到了。说是马上就要进城了。”

    程笳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周初瑾忙道:“快。快请了向管事去城门口迎接。”

    内室周少瑾听到动静也走了。连声道:“是笳表姐和表姐夫到了吗?”

    周初瑾点头,请了廖大太太屋里坐,匆匆地就要出门:“我得去后罩房看看。怕是那边还没有收拾好!”

    廖大太太忙道:“要不就住到我们那边去好了!”

    又问程家四奶奶是谁?

    周少瑾说了。

    廖大太太一愣。

    她没有想到程家长房和九如巷分了宗,四房和三房还有人来参加程池和周少瑾的婚礼。

    可见程家长房和九如巷分宗的事只怕未必就是长房在胡乱折腾。

    周少瑾却是很久都没有和程笳见面了,想留了程笳在家里住,委婉拒绝了廖大太太的提议。

    廖大太太也不勉强。问起春晚来:“家里还准备了席面?若是没有准备,得早点派人去相熟的酒楼定桌席面回来才是。”随后吩咐钟嬷嬷。“派人去给大爷送个信,说程家四房的姑爷过来了,让他早点回来陪客。”

    帮着周氏姐妹招待起客人来。

    周少瑾见她一片好意,也就随她了。

    不一会。廖绍棠赶了回来,李敬夫妻也到了。

    李敬被迎到外书房喝茶,程笳则被迎进了内宅。

    周少瑾和程笳两人许久未见。

    两人一见面。程笳就一把抱住了周少瑾,高兴地道:“我来得快吧!我们日夜兼程。好几次都错过了驿站睡在马车里,你要好好地犒劳犒劳我,我可是累坏了!”

    周少瑾好不容易才挣脱她的怀抱,见她比从前高了一些,也圆润了些,如朵含苞欲放的牡丹花终于绽放开来,灼灼如华,明艳照人,就知道她嫁给李敬后很好,心里不由为她高兴,眼眶就有些湿润起来,道着:“看你这样子,妆也残了,珠花也歪了,还不好好去屋里盥洗盥洗。”

    程笳嘻嘻笑,不以为然,非常的随意。

    只有被宠爱着的女子才会这样无忧无虑,什么也不怕。

    周少瑾笑着向她引见廖大太太,然后陪着她去了自己的内室更衣梳洗。

    程笳在镜台旁坐着由丫鬟帮她梳头的时候吩咐翠环去拿了个紫檀木的匣子送给周少瑾,笑道:“你打开看看。我给您的添箱。”

    李敬从前送给程笳的东西就个个不凡,她成亲,程笳送给她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很简单。

    周少瑾打开一看,是朵鬓花。

    碗口大的花,蓝色的点翠为瓣,黄色的玛瑙为蕊,还歇着个百宝镶钳而成蝴蝶,那蝴蝶的两个翅膀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颤颤抖抖,仿佛要展翅欲飞,十分的精巧。

    周少瑾笑道:“这花这么大,你让我什么时候带啊!”

    程笳嗔怒:“送你东西就不错了,你还嫌弃什么时候能带?你不要,那我收回好了。”

    周少瑾忍不住笑。

    程笳也笑了起来,道:“这是李敬送你的——他送人东西只管贵重,那下面才是我送你的。”

    周少瑾这才发现那鬓花下面还放个指母大小的鎏金镶琉璃的四方形的瓶子。

    程笳告诉她:“这是从西域来的,用来装香露的,你戴在身上,既精巧又实用,可比熏香球什么的好多了。这可是我最心爱的东西,现在送给你了。”

    周少瑾笑着谢了又谢。

    程笳已梳好了头。

    她一跃而起,道:“现在应该有兰花还开着吧?要不我们做些香露,你成亲的时候正好用。”

    像吃了十全大补丸似的,精神无限。

    ※

    亲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在明天的早上九点左右。

    o(n_n)o~

    ps:因为时间的关系,要等会才能改错字,用手机看的姐妹需要重刷一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