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参与
    沔大太太当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周少瑾在她的眼里那就是胆怯怕事的小姑娘。若是一个人和周少瑾都相处的不好,那个人肯定有问题。

    所以听见吴宝璋的声音,她只装作没有听见似的,快步走进了厅堂。

    在外面指使着丫鬟婆子搬箱笼的顾十七姑可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她多多少少有点知道吴宝璋的人品不行,是个喜欢惹事生非的,周少瑾在程家的时候对吴宝璋颇为顾忌,她自嫁到程家之后,有意无意的,也和吴宝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见吴宝璋问话,顾十七姑笑着应了声“是啊”,见吴宝璋穿着大红色妆花织金褙子,戴了赤金衔珠的步摇,打扮得十分华美,然后笑着转移了话题:“你今天是准备去庙里还是准备回娘家?”

    吴宝璋自嫁给程诺之后,肚子里一直没有动静,请了周大夫人和周娘子都来看过,说吴宝璋没有什么问题,各种补药吃了不少,就是没有消息。

    不过半年,汶大太太就忍不住了,指桑骂槐地闹腾起来。

    吴宝璋低眉顺眼地任由汶大太太撒泼。

    九如巷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同情她,知道汶大太太这是受了汶大老爷的气拿了吴宝璋泄怒。

    后还来是二房的识大奶奶出面帮着说项,她的日子才好过了些。

    可没几天,汶大太太又想出一折来,把自己娘家的一个破落的侄女领进了家门,说是要给程诺做妾。

    识大奶奶去劝了几次,都被汶大太太给顶了出来,还是唐老安人把汶大太太叫去狠狠地训了一顿。汶大太太这才安生。可她那娘家的侄女她怎么也不愿意送回去,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养在了五房。偏偏那程诺还不给吴宝璋一句话,让吴宝璋在五房的处境变得很是尴尬。

    吴宝璋可能是觉得伤了面子,这些日子总穿着代表大红的衣裳,不是去庙里烧香拜佛就是回娘家小住几日。

    唐老安人等人觉得她日子不好过,同情的多,责备的少。也就随她去了。

    听顾十七姑这么一问。吴宝璋的眼圈立刻就有点红起来,道:“我准备去庙里。听说有家叫贤圣庵的求子十分灵验。”

    一句话惹得顾十七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倒是吴宝璋,很快掏出帕子来擦了擦眼角。露出笑容来,道:“收拾这么多东西,你们要去住很久吗?诰嫂嫂也跟着去吗?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去过京城呢!”

    毫不掩饰她艳羡表情。

    顾十七姑心中生警。

    她在顾家见过的人多了,吴宝璋说话的表情和动作总让她觉得吴宝璋是有所求而来。

    顾十七姑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道:“嫂嫂不是说要去庙里吗?早去早回吧!时候不早了。”

    吴宝璋却笑道:“我既然过来了,少不得要给老安人问个安——等我和老安人问了安之后再去庙里也不迟!”

    这种事顾十七姑怎么好拦着?

    只好跟着她一起进了厅堂。

    关老太太正和沔大太太说着话。何风萍挺着肚子由似儿几个服侍着在吃茶点。

    吴宝璋眼底闪过一丝涩晦。

    同样是媳妇,何风萍刚进门的时候不也有些日子没有怀孕吗?那顾十七姑不也没有动静?可彼此的处境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说起来,她爹今年的政绩又被评为“优”,只要熬过九年。怎么也能熬个从三品。

    想到这里,她手里捏着的帕子一紧,脸上却露出甜甜的笑容。上前给关老太太行了礼。

    关老太太不是那为难晚辈的人,笑着和她说了一会话。吴宝璋就告辞了。

    沔大太太奇道:“她来干什么的?”

    关老太太不以为意,笑道:“可能是没什么事做,无意间走到这里来了。”

    顾十七姑却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但长辈们已经这样说了,她也无意横生枝节,又因自何风萍怀孕之后,协理沔大太太管家的事就落在了顾十七姑的身上,现在顾十七姑要伺俸长辈去京城,家中的中馈需要重新交给何风萍,她就和何风落交接起家中的事来。

    何风萍不住地点头,迟疑道:“要不,让相公也跟着您们一起去吧?家里没什么事,我还应付得来。”

    她知道,这次周少瑾成亲,是个很好的机会,不仅能见到长房的郭老夫人,还可以在程氏兄弟间走动——她父亲能有今天,就是走了程泾的路子。

    关老太太摇头,拉了何风萍的手有些内疚地道:“你过几个月就要生了,按理我和你婆婆都不应该出远门。可你也知道,九如巷如今不比从前,我们不提早打算,以后的日子恐怕会更艰难。这次是我们对不住你。若是把诰哥儿也叫去了京城,你生产的时候谁照顾你?这件事你不要再说了,若是你公公能和长房的搭上话,诰哥儿不去也不打紧。何况京里还有你周家两位表妹!”

    何风萍只得答应。

    吴宝璋若有所思地出了四房,没有去庙里,却去了汶大老爷在外院的书房。

    汶大老爷正为家中的开销发愁,听说吴宝璋来见她,很是意外。

    虽然汶大太太常给吴宝璋下绊子,儿子也是个不着调的,可吴宝璋却从来不曾回娘家抱怨过,更没有在他这个公公面前说婆婆和丈夫的一个不字,备受女子口舌之苦的汶大老爷因此对吴宝璋印象还是很好的。

    对于吴宝璋亲自来见他而不是让贴身的嬷嬷给他传话,他也就大度地不追究了,他让小厮领了吴宝璋进来。

    吴宝璋看着熬红了双眼的公公和书案堆集成山的账册,就知道公公在为什么苦恼。

    垂着眼睑,恭敬地屈膝行了福礼,道:“公公。我今天原本准备去看看诰大奶奶,谁知道去了四房才知道,四房的老安人,大老爷和大太太正在收拾箱笼,准备去京城参加池四老爷的婚礼……”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汶大老爷却听着心头一震。

    当初四郎在九如巷的时候大家的日子过得多好……

    都怪袁氏!

    这上牙齿还和下牙齿有打架的时候,不就是程识和程证妒忌程许闹了点事吗?

    不是圣贤不遭人妒。

    亏那袁氏还是阁老家的姑娘。怎么连这个道理也不懂。还闹什么分家?

    程泾也是,让牝鸡司辰,没有个规矩。

    好生生个家。被袁氏弄成了这样!

    汶大老爷叹了口气。

    吴宝璋看着就知道他根本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不由在心里连骂了几声“蠢货”,这才悄声提醒他道:“公公,我还听说。四房把裕泰票号的股份都盘了出去,诰大奶奶都要生了。沔四叔他们却还要去京城……”

    汶大老爷一个激灵,这才明白儿媳妇的话。

    裕泰票号虽然变成了一年一分红,可他们的本早就收回来了,如今也是个下金蛋的母难了。四房也未必比他宽容多少,怎么说盘就盘了?还这个时候赶去京城……难道他们是想借着四郎的婚事有所求不成?

    不行!

    他不能让四房占了这个便宜去!

    说起来他和四郎的关系比程沔好多了。

    可再好的关系也要常走动。

    他不如也去……

    汶大老爷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他草草地就想打发了吴宝璋:“这件事我知道,你先回去吧!”

    吴宝璋来可不是让汶大老爷甩了自己一个人跑去京城的。

    她轻声道:“公公。人家四房可是老安人和大老爷齐上阵啊!”

    汶大老爷听着直皱眉。

    他就是没能娶个贤妻。

    吴宝璋暗示公公:“周家二小姐在九如巷的时候和我来往从密……”

    汶大老爷闻言大喜,道:“那我们也去参加四郎的婚礼……让你娘留下来。我带着诺哥儿和你一起去!”

    吴宝璋笑着应“是”,道:“二房和三房那边,若是公公信得过我,我去解释一番吧?长房那边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景,二房和三房也不能得罪啊!”

    “不错,不错!”汶大老爷觉得这个儿媳妇真是懂事又省心,大手一挥,道,“那你就去跟二房三房说一声。”

    吴宝璋笑着退出了书房,见到二房和三房的时候却把这责任推到了四房的身上,只说是汶大老爷见四房一家要去京城参加程池的婚事,眼热之下决定带了她和程诺也去京城。

    二房的唐老安人听了冷笑连连,三房的姜氏却懒得管这件事——自袁氏开始闹分宗起,她心里就隐隐感觉有些不安,现在这种不安变成了现实,唯一的儿子程证年纪不小了,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家,先前那些她看着还行的却在长房分出去之后都推诿起来,观望着长房对三房的态度。这让她恨得咬牙切齿之余却也无可奈何。

    她不免抱怨儿子不应该和二房的程识搅各在一起的。

    程证苦笑。

    他也没有想到袁氏会拿着这件事不放,鱼死网破也要分宗。

    可分宗之后他才发现,原来分宗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赧的事,至少长房就过得很好,没有遭到御史的弹劾。

    但现在想和长房弥补关系已在太晚了。

    念头一闪而过,他有些发愣。

    不是说,什么事情都不算晚吗?

    难道他就真的没有机会和长房修复关系了?

    程证想到了周少瑾,想到了程笳!

    她们不是向来交好吗?

    ※

    亲们,补上昨天的更新。

    ps:今天的加更依旧在老时间。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