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下聘
    郭老夫人那边,不过两天的功夫,就准备齐整了。

    请了老太爷的学生、翰林院掌院学士吴早秀的儿媳妇顾氏为全福人,跟着官媒一起去了保定府下聘。

    那顾氏是海宁顾家的旁支,程筝的夫婿顾绪在詹事府任少詹事,也兼着翰林院的学士,所以程泾的姻亲里面,第一个知道程池婚事的,竟然是顾绪。

    因吴早秀家六代同堂,顾氏是京城有名的全福人,找她说亲的人很多,顾绪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周程两家交换了庚贴,准备下聘,顾绪有天早上无意间问程筝:“池叔你要成亲了,老夫人年事已高,你不过去帮帮忙吗?”

    “什么?”程筝愕然,“池叔父要成亲了?你是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池叔父要娶谁家的千金?”

    程池的婚事是程家的事,他们又是小辈,自然不用和他们说什么。

    可法理还不外乎人情,程筝是老夫人最看重的孙女,在金陵的时候家里有什么事的时候郭老夫人还会写了信过来和程筝,程池要成亲了,这么大的事,于情于理,郭老夫人就算不和程筝讨论哪家的姑娘合适,也应该会提前告诉她才是。

    夫妻俩不由交换了一个眼神。

    程筝立刻下了炕,对顾绪道:“我今天可能会回来的有点晚,你别等我了。”

    顾绪却道:“听说是保定知府周大家的二女儿。就是那个曾经养在老夫人屋里的那位二表小姐。

    程筝的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祖母怎么会为池叔父求娶周家的二小姐?

    嘉善他……

    大家以后一个锅里吃饭,怎么相处?

    少瑾比她还小十几岁呢?

    这都不说,池舅舅迟迟没有成亲,找个小她十几岁的小姑娘很正常。可周少瑾,是四房的外孙女。和池舅舅隔着辈份呢?没有分宗之前,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但分宗之后……

    有什么东西从程筝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又没有抓住。

    她头痛欲裂。

    虽说两家不像从前那样亲密了,可到底做过那么久的姻亲,有些事还是应该顾着一点才是。

    偏偏池舅舅马上要出仕了……这岂不是递了把柄给人拿捏?

    程筝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望定定地望着顾绪:“这消息可靠吗?”

    “听吴大人说的。”顾绪倒没有程筝想得多,只是觉得这件事有点违反常理,程筝应该回去看看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也知道。吴大人家的三儿媳是顾家的姑娘,她生了五子三女,常给人做全福人的。我是听吴大说的。”

    当然顾绪在翰林院的时候。吴大人对他多有照顾,两家也算是走得很近的了。

    程筝胡乱地点了点头,把儿子安顿好了,梳妆打扮了一番。就匆匆去了朝阳门。

    郭老夫人正在和吴早秀的儿媳妇吴三太太说话:“这么说来,亲家老爷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啰?”

    吴三太太笑着点头。道:“不仅亲家老爷什么也没有说,就是亲家太太见我们去下聘,那脸上的笑就没有停过。可见周家是极满意这桩亲事的。”

    郭老夫人高兴极了。

    亲家满意这门事,也就是满意她的儿子。她也觉得脸上有光。

    她临时又加了一倍的封红给吴三太太:“让您费心了。”

    这媒人拿谢媒的红包是有规矩和讲究。是不以有推辞的。

    吴三太太笑着道谢接了,和郭老夫人商量着婚期:“这是亲家老爷占卜出来的日子,您看什么时候合适?”

    郭老夫人一看。全是明年日子,就合了手中的封信。道:“只怕要麻烦你再跑一趟了,我们家想把成亲的日子定在今年。你也知道,我们家四郎年纪要大周家二小姐很多,又马上要去济宁任上了,三、五年是回不来的,拖到那个时候,周家二小姐年纪也大了。”

    吴三太太并不意外,笑道:“亲家老爷也没有说什么,可姑娘毕竟没有及笄,又不是穷门小户养不成了,我寻思着我们这边得多给亲家老爷几分体面才是——最好是请了媒人去催婚。”

    这样一来,就得请了宋景然和章惠亲去趟保定府。

    两人都朝廷的肱骨之臣,特别是宋景然,东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哪有时候亲自去超保定府?

    郭老夫人也有些犹豫了,道:“那我先和儿子商量商量。”

    吴三太太也知道这件事颇为棘手,道:“要不,请了贵府的二老太爷过去也行啊!不过是要让外面的人看看程家的诚意,这么短的时候娶了周家二小姐过门,并没有怠慢她的意思,是程家想快点娶了她进门。”

    这个就比较有把握了。

    郭老夫人点头。

    小丫鬟进来示下,大姑奶奶回来了。

    吴三太太趁机告辞。

    郭老夫人亲自送到她到门口,这才见了程筝。

    程筝从来不曾和郭老夫人见外,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

    郭老夫人笑道:“说起来,这件事还是你母亲提醒了我。我之前也没有想到要为您池叔父求娶少瑾,可你母亲前些日子跟我提起方家的六小姐阿萱,我想到周少瑾和她差不多的年纪,又是知根知底,我亲眼看长大的,与其娶了像阿萱这样只不过见过几次面的,还不如娶了少瑾。至于说嘉善,他这辈子还长着,以后还会遇到更不顺心的事,有些事他也应该学忍耐和妥协了。”说到这里,郭老夫人的语气轻快起来,“你母亲不是一直睁着嘉善拜相入阁吗?这件事就当是给他的磨练好了!”

    可这样的磨练何其残忍!

    程筝都有些不敢想。

    脑子里却灵光一闪。

    难道,是池叔父瞧中了周少瑾?!

    所以祖母才会让周少瑾进门?

    她想到之前程池拜托她照顾周少瑾的事。

    那个时候池叔父很诚心,怎么一个夏天不见,事情就全都变了。

    程筝满脸的困惑。

    郭老夫人面上的笑容渐淡。道:“阿筝,我以后会跟着你池叔父住在朝阳门这边,大家隔得远远的,逢近过节的时候碰一面而已,你不必太担心嘉善!”

    如果真的是池叔父看中周少瑾,这件事就说得过去了。

    可池叔父是什么时候看中的周少瑾呢?

    程筝很是无奈。

    她就算是知道又如何?

    事已成舟,她再多说也没有用了。

    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她的母亲。

    而母亲和祖母不和。小时候她们姐妹看不出来。可嫁了人,主持了一府的中馈,自然也就品出些味道来。

    她喃啁应诺。道:“我母亲,可知道这件事?”

    “你池叔父的事毕竟还八字差一撇,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郭老夫人淡淡地道,“现在婚事有了眉目。也应该告诉你母亲和你二婶一声了。只是你母亲这些日子忙着嘉善的婚事,怕是没有空理会这件事了。”

    也就是说。郭老夫人虽然免了袁氏的里昏定省,袁氏就真的不怎么过来了,颇有些抱怨袁氏只管自己的儿子不关心小叔子的意思。

    程筝羞脸色通红。

    一边是养大她的祖母,一边是生了她的娘亲。她左右为难。

    郭老夫人却没有放过袁氏的意思,道:“你今天既然出来了,就回一趟吧?看看嘉善的婚礼准备得怎样了?顺便把你池叔父订宁的消息告诉你母亲。也免得她总是惦记着!”

    有了方萱的事,老夫人这个“惦记”两个字就用得有些和微妙起来。

    程筝不好再多说什么。笑着转移了话题,道:“不知道四叔父的婚事有没有我能帮得上忙的?”

    郭老夫人笑道:“过两天吧!等到婚期定下来了,你给姐妹都要回来帮忙的。”说这话的时候,她显得很高兴。

    程筝苦笑着去了杏林胡同。

    一个面生的娘子站厅堂里和由丫鬟婆子簇拥着的袁氏说着话。

    袁氏满脸笑容地朝着程筝招手:“你来得正好,有管事向我推荐了这家古玩店,这是他们店里一副由汝窑碎片做得墙屏。你来看看怎么样?我想把它挂以你弟弟的书房里……”

    竟是殚精竭虑地在布置着程许的新房。

    程筝想到了刚才郭老夫人说话的表情,心里陡然间对母亲有些埋怨起来。

    作为儿媳妇,就算杏林胡同这边的事再忙,也应该去抽空去人祖母问个安才是。祖母让她不去晨昏定省她就真的不去,连四叔父要成亲的事都不知道。

    她胡乱地答了几句,袁氏见她情绪不高,还以为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打发了玩古店的就和她去了内室说话。

    程筝把程池和周少瑾定亲的事告诉了袁氏。

    袁氏如当头一击,跳起来叫道:“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告诉我?我已经和方家的二太太说好了,准备给你池叔父和阿萱做媒的……”

    程筝对母亲越发的不满了,道:“娘有多长时间没有去给祖母问安了?池叔父的婚事,也是我今天去看望祖母的时候她老人家告诉我的。我想着祖母来了京城,正是娘孝顺的时候,应该知道四叔父的婚事才是,还准备问问您是怎么一回事呢?没想到您也不知道。”

    至于什么“和方家二太太已经说好”的话,她根本不想提。

    四叔父又不是父母双亡,长嫂如母,需要娘亲帮张罗着婚事。

    什么时候就论到娘亲来管池叔父的婚事了!

    ※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加更在晚上的五点左右,老时间。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