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定亲(给小汐夕的加更)
    商嬷嬷见周少瑾毫不造作地问她,自心底发出愉悦的笑,温声道:“四爷今天一早赶回来的——今天是老夫的寿辰!不曾想回来的时候二小姐已经去了朝阳门,四爷就把东西给了我们。还说,这几天可能应酬比较多,要过几天才能看二小姐。”

    周少瑾点头,笑道:“是要去济宁上任了吗?”

    商嬷嬷笑道:“原本这几在就应该到了,可老夫人的生辰,四爷就请了几天假,正巧趁着这个机会去了保定府。”

    也就说,她既将和程池定亲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周少瑾面色绯红。

    商呵呵地笑,给周少瑾道喜。

    周少瑾喃喃地应着,赧然地躲进内室。

    朝阳门的宅子里,送走了客人的袁氏在服侍郭老夫人卸妆。

    郭老夫人闭着眼睛,任吕嬷嬷给她通着头,问袁氏:“闵家那边的婚事都准备得怎样了?我瞧着嘉善不怎么有精神的样子?”

    提起这个袁氏就恨得不行,道:“都是程识和程证那两个贱胚。如果不是他们,嘉善不会这样的!”

    也就是说,自少瑾的事之后,嘉善就没有缓过气来。

    自己还是在朝阳门住好了。

    郭老夫人一句多的话不想跟袁氏说了。

    她吩咐袁氏:“明天让嘉善过来一趟,我好些日子没有和他说话了。”

    婆婆到底心疼孙子。

    袁氏笑着应“是”,说起程池来:“……已经决定了去济宁任职吗?要不要我跟我从兄说一声?治河,多辛苦啊!去那边镀镀金就回来吧?四叔年纪也不小了,从前管着家里的庶务,只能在亲戚间帮着找个知根知底的。知道四叔父品性学识的才不委屈了四叔。如今四叔有了官位傍身,这可选的范围就大了。”

    郭老夫人知道这是大菜上了桌。

    笑道:“反正他也这么大年纪了,若是还急匆匆地给他找随意说门亲事,那才是真正的委屈了他。随他的意吧?”

    袁氏听着就沉吟了片刻,道:“娘,您觉得方家六小姐阿萱怎样?”

    郭老夫人笑道:“你怎么想到阿萱身上去了?她今年十五还是十六?年纪也太小了些。四郎是要找媳妇,又不是要养闺女。”

    袁氏笑道:“娘。看您说的。这娶妻娶德。品格儿第一。何况不过大个十来岁,又是头婚,四叔一表人才的。怎么就配不上阿萱了?要照我说,反倒是阿萱有些配不上四叔——像阿萱这样相貌出身的姑娘家少,可也不是没有。只是方家我们最知道底细,方家二太太又是出了名的贤惠。方家二老爷官职不高,交游却广。这样人家养出来的闺女性情必须开朗活泼,和四叔正好互补。我越想越觉得好!”

    郭老夫人“嗯”了一声,认真地开始思考这件事。

    袁氏眼底闪过一丝喜色,知道老太太是个极有个性的人。她说再多也不如老太太自己想清楚了,故而不再作声,接过小丫鬟手中的帕子等着郭老夫人通完头了好服侍郭老夫人擦手。

    渭二太太邱氏过来给郭老夫人示下。

    今天郭老夫人寿辰。她负责将那些杯碗器皿等物入库。

    郭老夫人就趁机问邱氏:“你觉得四郎娶个怎样的媳妇比较好?”

    邱氏素来知道自己的这个嫂嫂袁氏强势,她又不是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何况她来之前袁氏已经在婆婆屋里服侍了,不知道是不是婆婆和嫂嫂之间又有了矛盾?

    四叔是婆婆的心尖子,她宁愿得罪嫂嫂也不愿意得罪这个待她极好的婆婆,她想也没想地笑道:“四叔的婚事自然由您做主,我们这些做嫂嫂的哪有置喙的余地。”

    袁氏在心里冷笑。

    她这个弟媳,什么事也不管,什么事也不作声,可只要老太太张了嘴,老太太那就是一百个一千个的对,一千个一万人的好,没有一点点自己的主张。平时她没有少被老太太敲打,可看这样,却是一点记性也没有长。

    老太太问她,可算是问错人了。

    偏生今天郭老夫人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笑道:“你倒是个柔顺的,我倒不怕四郎的媳妇进了门和你相处的不好。”

    邱氏奇道:“四叔的亲事你老人家已经有了眉目?”

    “还没!”郭老夫人笑道,“不过是想着他迟早要成亲,只怕你们的弟妹要比你们小很多。”

    邱氏忙乖巧地道:“您的眼光不会有错。我们到时候把她它当闺女看就是了,肯定会好好地待她的。”

    郭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道:“时候也不是早了,你们都忙了一天了,去歇了吧!这几天我要给四郎准备去任上东西,就不管你们了。你们也不用每天赶过给我请安了。”

    等到消息传出来的,还有等她们忙得。

    袁氏和邱氏恭敬地应诺,领着各自的丫鬟婆子散了。

    程池来见母亲。

    郭老夫人兴奋地道:“你是怎么让周大人同意的?”

    程池知道母亲看重他,以后一面是母亲,一面是岳父,他两边都不想得罪。把自己在衙门口白站了好几天的事隐去,只说了周镇和他谈治水的事:“……还准备把我拉到村里去看看。我惦记着娘的寿辰,就婉言拒绝了。周大人就让我早点从京城出发,路过保定府的时候再帮他拟个章程,他试着在乡间推广,看能不能解决水瘠之事。”他说到这里,不由地笑了起来,“然后没等我再说提亲的事,周大人就主动对我说,让我一切按古礼行事就行了。我已经让人去准聘礼了,想在去济宁府任职之前把婚事定下来。”

    “好,好,好。”郭老夫人眯着眼睛,与有荣焉地笑。越看儿子越觉得顺眼、顺心——有谁家的嫁姑娘像她儿子似的,几句话就让岳父大人点了头,聘礼礼金一律不问。

    她忙叮嘱程池:“周大人虽然这样说,可该有的礼数却一样不能少。”

    程池笑着应“是”,迟疑道:“大嫂对少瑾有些偏见,我只怕到时候大嫂心里会不痛快,给少瑾脸色看……加上我这一去没有个三、五年回不来。您一个人住在朝阳门我不放心。让你住去杏林胡同,我更不放心。我想早点让少瑾进门,我走之后您也有个人陪着说说话。解解闷。少瑾从小没有母亲指点,您正好还可能告诉她怎么主持中馈。”

    郭老夫讶然,道:“你不准备带少瑾去任上吗?”

    他娘就等着抱孙子呢,他怎么敢说自己不准备和周少瑾圆房?

    “她跟着我去了任上。您怎么办?”程池强势地道,“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您也别劝我了。别人家不知道是怎样的。我家里可不能是媳妇进了门,婆婆就靠边站了。”

    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郭老夫人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道:“那媒人你想好了请谁吗?”

    “准备请宋大人和章大人。”程池道,“一个是推荐我的人。一个是我的顶头上峰。他们又是师生,再好不过了。”

    郭老夫人也同意,两人商量了半夜。第二天一大早郭老夫人就去了宋家。

    宋夫人知道来意后虽然很是诧异,但想想周少瑾和程池的模样。也觉得是天作之和,道:“可惜我婆婆不在了,我膝下又只有一个儿子,不然就主动请缨给你们家去做全福人了。”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道:“原也不想打扰你们的,可你们家宋大人对我们家四郎有伯乐之恩,我们家四爷说,他成亲,无论如何也要请宋大人做媒人。你到时候可一定给去给我帮忙。我们分宗出来,也不过他们兄弟三人而已。”又道,“若不是分宗,我还没想到让少瑾做我的儿媳妇。如今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宋夫人安慰郭老夫人良久,留郭老夫人在家里用了午膳,这才亲自送了郭老夫人离开。

    晚上宋景然回来听宋夫人说起,欣然应允。

    先不说两人现原关系,就程池的学问也值得他尊敬。

    宋景然和章惠顺利地接下了媒人的差事,程劭那边也很高兴,对程池道:“你可要多生养几个才好。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家里多几个孩子,热闹些!”

    程池想到来时满院子的寂静,就笑道:“若是我们有两个男孩子,就过继一个给汾从兄好了。”

    程劭却摇头,黯然地道:“你若是有心,过继一个孙子给训哥儿吧?我不能让他做了孤魂野鬼!”

    程池望着两鬓全白的叔父,第一次有了酸楚的感觉。

    或者是因为自己也要成亲了,心变得柔软了吧?

    可等到自己有孙子的时候,二叔父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程池想了想,道:“二叔,要不您从善堂里抱个孩子回来养吧?”

    程劭愕然。

    程池沉声道:“那年我去淮安拿盐引,遇到了永定河决堤,淮安城外不是失去父母的孩子就是失去孩子的父母,我当时就在想,在这样的苦难面前,家族的传承是如此的脆弱,是家族的传承更重要还是性命更重要?”

    这就好比是在问生恩和养恩谁更重要,都是个无解的话题。

    程劭微微地笑,道:“恐怕是家族财产更重要吧?”

    程池哈哈大笑。

    程劭道:“这件事等你成了亲再说吧?我年纪大了,就算是孩子抱了回来,我也没有精力扶养。”

    可到底是动了心。

    程池笑着喝了口茶。

    ※

    姐妹兄弟们,小汐夕的灵兽蛋加更!

    o(n_n)o~

    ps:更新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这几天侄女随着父母回了老家,我变得像个四岁孩子的妈妈,突然忙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