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提亲
    郭老夫人却婉言拒绝了。笑着摇头道:“我知道你们小姑娘家孝顺,可我也不是那老顽固。你们只管去玩去。要孝顺,也不在这上面!”

    方萱闻言忙道:“老夫人,我还是陪着你看戏吧——我喜欢看戏,平时也常陪着祖母看戏!”

    郭老夫人见她态度坚决,也就没有说什么,留方萱在身边坐下。

    戏开了锣。

    方萱不时地在袁老夫人耳边说着什么,呼奴唤婢,照顾茶点,服侍得十分周到、体贴、殷勤。

    众人都看出点端倪来,不由交换着眼神,心里暗自琢磨着是不是方家要和程家结亲了。

    周初瑾不由地冷笑,对周少瑾道:“你看见了吧?程家要结亲,也是像方家这样的姑娘,你趁早死了心。”

    周少瑾知道姐姐是为了她好,虽然不赞同姐姐的话,却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反驳而让姐姐不快,只好在一旁陪着笑。

    周初瑾想到刚才周少瑾看程池的眼神,又怜惜起妹妹,咬牙切齿地道:“少瑾,姐姐给你找个更好的人家嫁了!”

    周少瑾听得胆战心惊。

    前世,姐姐说了这话没多久,就找到了林世晟……今生,林世晟虽然已经成亲,可谁知道又会冒出什么王世晟、张世晟的!

    她忙抱住了姐姐的胳膊。

    周初瑾这才神色微霁。

    待回到家中,下了轿才发现方二太太的轿子跟了过来。

    周初瑾和周少瑾面面相觑。

    廖大太太却满面春风,含而不语地迎了方二太太去屋里坐。

    周初瑾和周少瑾上前给方二太太行礼。

    方二太太的目光在周少瑾上停留了片刻,这才笑着对她们说了声“不必多礼”。

    廖大太太却朝着她的身后张望,道:“阿萱没有跟过来吗?”

    “我让她先回去了!”方二太太笑道。“她今天可是结结实实地服侍了老夫人一个下午,只怕早已经济累坏了,我让她先回去了。这种事,也不好让她先知道。”

    廖大太太听着兴奋起来,道:“怎么样?我说的有道理吧?我们阿萱长相还是品格那都是一等一的,郭老夫人不可能不喜欢。你看今天,郭老夫人可是一直乐呵呵地夸着我们家阿萱呢!”

    “是啊!”方二太太含蓄地看周少瑾姐妹一眼。道。“如果这件事能成,我得好好谢谢你的大媒。”

    原本这种事不应该在垂花门这种地方说的,可正巧周少瑾在。让她听到一些风声也好,免得她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能真的压在阿萱的头上。

    周少瑾既被她姐姐留在京城久居,想必也是为了婚事。

    以后成了亲。周少瑾和方萱也会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早点打算的为好。

    “怎会不成?”廖大太太也觉得这种事不应该在垂花门口说。可她太高兴了,拉了方二太太的手道,“你没有听袁夫人说,就盼着阿萱能够嫁过去。给她帮把手。”

    渭二太太长期卧在床,不能主持中馈,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程家长房的人口又简单。

    方二太太笑而不语。

    廖大太太携手和方二太太去了正房。

    周初瑾却吓得脸都白了。拉着周少瑾去了自己的厢房,甚至没有去看官哥一眼。更没有心思更衣梳妆了,而遣了身边服侍的丫鬟婆子就低声地问周少瑾:“程子川……当着外人的面有没有对你失礼的地方?或者是……被人看见过?”

    看见程池要亲吻周少瑾,她当时太震惊了。事后仔细想想,妹妹没有一点点拒绝的样子,反而面色红艳,娇羞如花,她就知道,两人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不想多说妹妹,免得妹妹被推到了程池那边。

    周少瑾脸色通红。

    每次她都晕头晕脑的,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人来过或者是走开……

    周初瑾气得直跺脚,声音像雨前的风暴:“这该死的程池,欺负我们周家没人不成?居然坏你的名声……”

    这罪名可大了!

    周少瑾忍不住对周初瑾道:“姐姐,你别这样么说,池舅舅很维护我的……”

    周初瑾一记严厉的目光瞥过来,让周少瑾硬生生地把没有说话的话咽了下去。

    “他很认维护你?”周初瑾不齿地道,“他若是维护你,那今天方二太太为何三番两次地针对你说话?还有我婆婆,为何在垂花门前就说起了方萱和程池的婚事?”陡然间,委屈就如水般漫过来,周初瑾的眼里已有了点点的泪花,“少瑾,”她搂了妹妹,道,“少瑾,兄弟齐心,其力断金。姐妹也一样。我们都会好好的……”

    如果母亲还在世,她们姐妹又怎么会被人如何欺负!

    周初瑾的眼泪都快落下来。

    有小丫鬟隔着帘子禀道:“大小姐,亲家老太爷身边的李长贵过来了,说是带了老爷的信……”

    是啦,她怎么把这茬事给忘了。

    她所说的事多重要,父亲肯定不能简单地回她一信封就了事,自然会派了得力的人来和她协商。

    周初瑾精神一振,忙吩咐小丫鬟请了李长贵到书房里坐,自己匆匆地梳妆打扮了一番,吩咐周少瑾就呆在她的屋里别动,急匆匆地去了书房。

    周少瑾托着腮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想着程池。

    他要去济宁做官了,也不知道那边的天气如何,要不要急着赶制几件冬衣来。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偷懒了,池舅舅的冬衣还没有开始裁剪。

    他去了济宁之后,老夫人不知道会不会搬回杏林胡同?

    那朝阳门那边就孤单起来。

    她也不好去杏林胡同给老夫人请安了。

    周少瑾就长长地叹了口气。

    外面的事自然由男子拿主意,可池舅舅若是留在京城该有多好……

    至于方家看中了程池的事,周少瑾并没有放在心上。

    郭家的小姐提起程池还面红耳赤的,有其他人看中了程池一点也不稀奇。

    端看池舅舅怎么做了!

    她胡思乱想着。周初瑾手里拿着封信,旋风般地闯了进来。

    周少瑾忙站了起来。

    周初瑾直直地望着望着周少瑾,表情显得有些复杂。

    周少瑾直觉出了大事了。

    她不由小心翼翼地喊了声“姐姐”,道:“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周初瑾的眼泪猝然间落了下来,抱着周少瑾就是几下,抽泣道:“你这憨丫头……可真是憨人有憨福!”

    周少瑾很是茫然。

    周初瑾已掏出帕子。一面擦着自己的眼角。一面将手中的信递给了周少瑾:“喏!你看看。池舅舅……向父亲求亲了!父亲已经答应了,过几天程家就会去保定府下聘……你,你就要嫁给池舅舅了!”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

    周少瑾像被什么砸中了似的。半晌还晕乎乎的。

    周初瑾又是哭又笑的,说话都有些没有条理:“你长大了,已经会看人了……倒是我错怪了你……我也是为你好……你很喜欢池舅舅吧?如果你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她说着冷哼,“还好池舅舅他有担当。不然我他伤害了你,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不过。以后我们可怎么称呼啊?她是我妹夫了,却和沔大舅舅是从兄弟……虽说分了家,可到底是还是一家人……”她担心道,“还好分了宗。不然这件事可麻烦了!外祖母也应该也知道了吧?不知道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周少瑾只在那时泪睛婆娑地笑。

    她抚摸着上面的几个小字,心里却想着程池付出。

    换成是她,只怕连说出口的勇气都没有。更何况亲自去请长辈同意。

    池舅舅……待她真得很好……

    姐妹俩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周初瑾就奇道:“那我方家二太太怎么会想到把方萱嫁给池舅舅?”

    周少瑾为程池说话道:“或者是这件事还没有传开吧?我们不也刚刚知道。”

    周初瑾满意地点头。目光微转,若有所思了片刻,对周少瑾道:“这件事你也不要说出去!毕竟八字还没有一撇。就算是能成,说出去也让人觉得轻狂。”

    周少瑾红着脸点头。

    九如巷才分宗,就传出她和池舅舅的婚事,怎么着也有些不好,还是低调些处理为好。

    周初瑾催了妹妹回屋更衣:“方家二太太在这边做客,我还得去打个招呼才是,你梳妆好了,就过来帮我抱抱官哥——明天我就送你回榆钱胡同。”话音刚落,想到程池还在京城,青天白日地就要抱着周少瑾亲,又反悔道,“你还是继续在我这里住几天好了,等池舅舅去了任上,你再搬回榆钱胡同好了。”

    家里没有个长辈,那些仆妇谁敢拦着程池。如今两人既然定了名份,只怕池舅舅更是忍不住,万一做出什么事坏了两人的姻缘可就麻烦了。

    周少瑾很想见见程池。

    何况程池马上要外放了,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程池的。

    可姐姐既然已经开了口,她怎敢不从。

    周少瑾有些闷闷不乐地回了后罩房。

    商嬷嬷笑盈盈地迎了上前,道:“二小姐,四老爷带给您带了驴肉火烧过来。我已经放在了厨房,明天一早给您做早膳。”

    周少瑾难掩喜悦,道:“池舅舅什么时候过来的?他人现在在哪里?”

    他之前不是在给郭老夫人拜寿吗?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加更在老时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