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五十章 暗流(六月份粉红票第一加的第三更)
    郭老夫人就招了周少瑾和方萱过去,一手拉了周少瑾,一手拉了方萱,笑容温和慈爱地看了周少瑾,又看了看方萱,对屋里的人道:“你们看这两个小姑娘,朝露明珠似的,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欢喜。”

    方二太太的表情顿时就变得有些僵硬。

    周少瑾是出了名的漂亮,只要是初次见到她的,没有谁不多看两眼的。方萱也很漂亮,可若是站在周少瑾的面前,那漂亮就显得颇为勉强了。

    老太太这是在夸方萱呢还是在损方萱呢?

    方二太太在心里真嘀咕。

    方萱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老夫人夸周少瑾就夸周少瑾好了,何必把她拉扯进来给周少瑾做陪衬?

    能站在这屋里的没有一个不是人精。

    郭老夫人地位超群,又有谁会没有眼色地去纠正郭老夫人呢?

    众人呵呵地笑,七嘴八舌地赞着周少瑾和方萱漂亮,可目光却忍不住地在周少瑾的身上多留停留几息。

    周少瑾被这样众目睽睽地打量,也有些不自在,但她素来乖巧懂事,不管郭老夫人是什么原因这样做,她都会安静地接受。所以众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尽量让自己笑容自然甜美,举止大方得体,说话温柔婉转,不辜负了郭老夫人曾经指点过她的名声。

    有几位太太看着就暗暗地点起头来,甚至有人悄悄地向袁氏打听周少瑾定了亲没有。

    袁氏乐见其成,把周少瑾好好地夸了一通,好像若是程许和闵家大小姐早有了婚约,她就为程许求娶了周少瑾似的。加之那几位太太见周少瑾的确像袁氏所说的性格柔顺。也都留了心,和周初瑾攀谈起来。

    周初瑾巴不得等父亲的信一来就立刻为周少瑾找个门当户对人家,对那些人也就格外耐心。

    大家都是明眼人,见状就更热情了,弄得周少瑾满身的不自在,躲在周初瑾的背后不说话,众人就更觉得她温婉娴贞了。看得方萱气结。好不容易等到给郭老夫人拜了寿,她拉着母亲的衣袖就要回家。

    方二太太心里也不舒服,可总不能就这样走吧?

    她耐着性子劝着女儿:“你是大姑娘了。应该知道这世上就是太阳星星还不转着它转呢,怎么能因为这一点点的小事就嚷着要回家?这是郭老夫人的寿宴,你以后嫁了人,有了夫家。是不是婆婆一句话不中听就要和夫婿和离呢?”

    女儿真是被她宠坏了,她得再找个机会好好地和女儿絮叨絮叨才行。

    方萱只好咬着牙留了下来。看着那李太太满脸笑容不住地打量着周少瑾。

    有小丫鬟进来禀道:“老夫人,几位爷还给您拜寿了!”

    郭老夫笑盈盈地坐到了厅堂的罗汉床上,除几位太夫人、老夫人,其他女眷纷纷回避。

    程池就随着自己的两个哥哥走了进来。

    或者是因为是郭老夫人的寿诞。他穿了件暗红色竹叶纹的直裰,乌黑的青丝用白玉簪绾着,腰间的杏色刻丝绣双鱼荷包上的金丝线不时闪着寸芒。气度雍容,风仪俊郎。

    周少瑾的眼睛有片刻没有办法挪开。

    她有好长时间都没有看见池舅舅了。

    他还是老样子。

    不是。是比从前还在英俊……好看……

    周少瑾就那样痴痴地望着程池,这大厅里的众人好像都消失不见了似的,她只看见得见他,她只能看见他。对跟在程池身后走进来的程许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周初瑾真是又急又气。

    还好她留了个心眼,站在了落地罩旁,却忘了轻轻地撩开帷帐就可以看见厅堂里的情景。

    她悄悄地拧了拧周少瑾的胳膊,低声地告诫她:“你给我收敛一点,小心被别人看出端倪来。”然后向前几步,把周少瑾挡在了身后。

    周少瑾赧然,收回了眼神却又忍不住地想向外面瞅。

    周初瑾却发现方二太太和方萱就站在离她们不远屏风旁,目光微斜,就可以看见来给郭老夫人拜寿的人,而方萱正杏目圆睁,不知道看到什么令她惊讶的事的。

    她不踮起脚来伸长了脖子,由顺着方萱望过去。

    周初瑾看见了程池……还有程许。

    程许沉默了很多,原本耀眼的光芒突然间一下子变成了沉静内敛,仿佛经历了红尘历练,一下子就长大了很多。

    周初瑾原本对他恨要死,可此时看到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又隐隐有些同情。

    她暗暗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方萱看到了谁?又为何那样的吃惊……如果她要是看中程池就好了。凭着程、方两家的交情,这倒也是桩门当户对的亲事。

    父亲怎么还没有给她回信?

    难道是信没有送到?

    或者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周初瑾有些惴惴不安。

    方萱在看程池。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程池。

    第一次是在去给郭老夫人请安的路上,他回过头来瞥了她一眼。她当时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可他看她的眼神却让她觉得有些怪异,好像……很感慨似的……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一次,她猜出了他是谁,却没有想到他这么的年轻。看上去根本不像二十七、八的年纪,而且气度很好,程许跟在他的身边,如星子和皓月,完全没有可比的……听说他没有成亲,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一时间方萱的心里有点乱。

    方二太太看在眼里,嘴角露出一丝的笑来。

    若是女儿中意,那就没有比这更好的姻缘了。

    她回过头来,发现廖大太太正抿着跟朝她笑。

    显然也发现了方萱异样。

    两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个了解的眼神。

    大厅里,程泾等人给郭老夫人拜过寿,送上了各自的寿礼。说了几句吉祥话,就退了下去。

    众人从左右的屏风后面涌了出来,络绎地向郭老夫人道着贺。

    “一门三进士,还出了个解元郎,您老人可真是有福气!”

    “兄弟同是进士的人家也不是没有,可像老夫人这样,长子是阁老。次子是翰林的。可还真不多见!”

    “老夫人这也是头一位了吧?”

    郭老夫人矜持地笑,眼底却难掩欢欣。

    有知道程池的事的太太索性锦上添花地道:“从前程家人口众多,三老爷虽然金榜题名。可家中的庶务却有办法丢开。现在长房在京城定居了,琐事也就没有那么多了。得了宋景然宋阁老的推荐,在工部水司挂了员外郎的衔,近日就要去济宁的河道总督府帮着河道总督杨寿山杨大人治水去了。”

    屋里的都是官宦人家的女眷。谁不知道河道、漕运、盐运、市泊司等都是油水最重的衙门。

    一上任就是从六品,还去了河道总督府……十个里面就有八个人目光热切地望着郭老夫人。不停地赞着郭老夫人的福气,还有两个人虽然自持身份地笑着,私底下却开始偷偷地交换眼神。

    周少瑾先是有些意外,但她又很快地为程池欢喜起来。

    池舅舅。终于不会像前世似的离开程家留了下来!

    而且还做了他喜欢的事。

    他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吧?

    想到这些,周少瑾就觉得能够和九如巷分宗真是太好了。

    袁氏……也不是可取的……

    周初瑾心情复杂。

    程池这些日子没有出现,是去办这件事了吗?

    程家并不差这点银子。他不去吏部不去都督院、大理寺却去了河道总督府,这是要外放吗?

    有没有可能少瑾有关呢?

    可能在她的心里。她始终还是没有办法把那个气度高华池舅舅和引诱她妹妹的坏蛋联系到一起,对程池还抱着一丝的希望……

    袁氏则是看着肝疼。

    哪天她要是能像老太太这样被人恭维,她也不枉活这一世了。

    想到这里,她就朝代表闵家来给郭老夫人拜寿的闵家三太太看了一眼。

    有了闵家的支持,最多不过二十年,有可能只要十五年,他们家嘉善就能拜相入阁了吧?

    还有方家,方家的二老爷可是出了名的长袖善舞,若是方萱嫁给程池,她这个做大媒的,方家二老爷怎么也要另眼相看吧?

    袁氏的心又热了起来。

    听戏的当口,趁着一折戏刚刚唱完,另一折戏的云板还没有响起来,她带着方萱走到了郭老夫人面前,笑道:“娘,阿萱从前常陪着我的几位舅母看戏,您眼睛不好使,让她帮着您看看戏词吧?”

    郭老夫人笑道:“你呀,让我说你怎什么好!聪明的时候那是真聪明,什么都想得到。可这糊涂的时候,也是真糊涂,什么事都想当然——阿萱才几岁?正是好玩好动的年纪,你让她陪着我听戏,把她拘在我们这群老太太身边,还不得把她给闷得不行。你的孝心我知道了!阿萱,和少瑾她们去玩去吧!今天天气不错,花园里还可以划船,你们耐不得听戏,就去花园里玩好了!”

    周少瑾想去。

    说不定能碰到池舅舅呢!

    周初瑾当然不会允许她去,用眼神压着她,不让她动弹。

    方萱从前是最不耐烦和老太太们坐在一起看戏的,那些戏不是唱着苦守寒窑十八载就是唱着背着一双儿女千里寻夫的……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想好好地服侍郭老夫人,让郭老夫人高兴。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大家明天看吧,比较保险。

    我昨天回家有点晚,结果写到半夜,迷迷糊糊地没有点“立刻发布”,到早上有朋友给我**我才发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