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寿辰
    周镇很是意外,程池话里透露出来的诚意更是让他心生好感。

    他的神色不由柔和下来,道:“老夫人,也知道这件事吗?”

    程池顿时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此时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变得很重要,甚至是一句话生,一句话死,端看他怎么应对了。

    “我母亲来京城之后,我已经向她老人家言明。”程池道,“只是那个时候家里正闹着分宗,母亲的意思,不能让二小姐在这个时候成为众矢之的,所以就暂时没有提这件事。这次我来保定府,事先也曾经禀告我母亲,她老人家是知道的!”

    周镇莫名地就松了口气。

    或者在他看来,儿女的婚事没有父母祝福,那就等同于私奔。而程家的事没有郭老夫的首肯,通常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周镇端起茶盅来慢慢地抿了一口,不由打量起程池来。

    世家子弟从容不迫的雍容气度,腹有诗书的自信洒脱……不管怎么看,程池都是万一挑一的美男子。

    就像李氏说得那样,除了年纪,他的确是个以是的佳婿。

    或许这世上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周镇觉得心里又坦然了一些。

    他问程池:“程嘉善那里,你们可有什么打算?”

    程池笑道:“家母早在朝阳门那边为我置了宅了。我以后会住在那边。”

    杏林胡同那边是程家的祖宅,自然由身为长子的程泾所得。

    程池道:“所以等我从济宁回来的时候,可能还是会外放,到时候就可以带着少瑾一起去任上了。”

    如此夫妻不用分离。

    小儿子也有小儿子的好处。

    周镇此时才开始认真地思考这段婚事可能性。

    他微微点头,道:“你怎么会想到帮杨寿山治理黄河?”

    程池就和他说起自己从小就精通数数。遇到那些水文地志就想看看,然后又怎么遇到了宋老先生,怎样算水位,怎样江心取水……一一都告诉了周镇。

    周镇非常的感兴趣,仔细地问起算水位的事。

    保定府也旱多雨少,若是能引了河水灌溉,农民就不必生活的这样清苦了。

    程池有问必答。

    渐渐地。两人的神色微肃。讨论起引水浇地的事来。

    花厅外,李氏悄悄地问贴耳细听的李嬷嬷道:“怎样?听到四老爷和老爷都说了些什么没有??老爷和四老爷有没有没有吵起来?”

    李嬷嬷连连摇头。

    李氏舒了口气。

    两人直到了午膳时间才从书房里出来,就算是出来。在饭桌上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人去了书房,继续说着农田灌溉的事。

    李氏喜上眉稍。

    李大老爷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忙道:“出了什么事?你十万火急地把我叫过来。我那边还等着给京城送酒呢!”

    自从做了内府的生活。李家俨然成为了江西首富,李大老爷更是红光满面。疲惫也掩饰不住踌躇满志。

    李氏却抱怨道:“您怎么这个时候才来?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给您送信,等到您来,黄花菜都凉了!”

    李大老爷不以为意。

    两兄妹斗着嘴。

    京城里。郭老夫人正在广发请帖。

    九月初九,是她的生辰。

    程泾也有意给老夫人做个寿。

    这还是他们分宗之后第一次办人家宴,正好那些在分宗的时候帮过他们的亲戚朋友聚一聚。

    郭老夫人特意给周少瑾姐妹下了帖子。还吩咐吕嬷嬷:“你拿些滋补的药材去给廖家,三份请帖都一并交给廖家大太太。滋补的药材却是廖家大奶奶和周家二小姐一人一份。”

    方家的事,廖大太太暗中用力不少。

    她肯定是会来的。

    而周氏姐姐请帖交到了她的手里,周初瑾就算是有意拦着周少瑾,廖大太太只怕也不答应。

    至于方家,她不请想必也会来的。

    吕嬷嬷笑着应“是”,送了请帖去榆树胡同。

    虽然是借了周氏姐妹的光,可能让郭老夫人身边最贴己的嬷嬷来给自己送帖子,廖大太太还是很高兴的。

    周初瑾却暗暗骂着程池狡猾。

    他肯定是想用这种办法见少瑾!

    她还不知道程池已经去了保定。

    周初瑾又不好不去,不然廖大太太肯定会觉得她和程家有了罅隙,追究下来,万一扯出了妹妹就不好了。

    她如郭老夫人所料的那样,给周少瑾找了个借口:“少瑾这几日有些不舒服,老夫人的寿宴,我陪你去好了。等少瑾好些了,再去给老夫人问安。”

    虽然不一定拦得住,但她怎么也要试试。

    廖大太太很是不悦,道:“长辈做寿,又不是爬不起来了,怎么就不能去问个安?”她吩咐钟嬷嬷去请了周少瑾过来,继续训着周初瑾:“我从前听你说,你妹妹曾经得到过老夫人的指点,那就是对你妹妹有教导之恩了,老人家过寿,还是第一次,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周少瑾忍着不吭声。

    就算是受了婆婆的责问,她也无意在这件事上妥协。

    但很快,周少瑾被请了过来。

    廖大太太笑容和蔼地将请帖递给了周少瑾,道:“初九那天,你好好收拾打扮一番。我们去给老夫人拜寿。”

    周少瑾看姐姐的脸色就知道姐姐是为这件事不高兴了,她微笑着应了,出了正房立刻挽了周初瑾的胳膊,在姐姐面前扮着小孩子撒着娇道:“姐姐,我说了会听你的话的,老夫人过寿,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问个安。但我保证一直跟着姐姐,哪里也不去。好不好?”

    周初瑾脸色微霁。

    等到了九月初九的那一天,姐妹好好打扮了一番和廖大太太一起去了朝阳门。

    程筝和程箫几个早到了,正站在垂花门前帮着郭老夫人迎客。

    周少瑾几个进门的时候正巧遇到几位太太连袂而来,她们亲亲热热和程筝打着招呼,并打趣她们姐妹:“你们可是姑奶奶,是坐上宾,怎么站在这里迎起客来?老夫人也太会指使人了!”

    程筝笑道:“今天是老夫人的寿辰。我们姐妹能帮着老夫人在这里迎客。那也是孝顺,还可以沾沾老夫人的福气。”

    说话间,她拉了周少瑾的手。把几位太太介绍给了她们。

    周少瑾用心地听着。

    圆脸的是周太太,长脸的是王太太,就是笑也让人觉愁容满面的是曲太太,申太太是金陵申家十七老太爷家的。如今在兵部武选司任主薄,能接了请帖。是因为和程家是同乡……

    她把这些人一一记在心里。

    既然决定了要嫁给池舅舅,以后就少不得和她们打交道。

    众人知道方氏是镇江廖家的大太太,都热情地和她们打着招呼。

    程箫笑盈盈地请了她们去穿堂坐。

    方家二太太带方萱过来了。

    她们在京中的时候比廖大太太久,和这些太太都是熟人。大家说说笑笑地互相问候,说着些家长里短的事,然后一起去给郭老夫人问安。

    郭老夫人今天很精神。穿着件宝蓝色绣着仙鹤仙草纹的褙子,戴着镶着鸽子蛋大小的绿色猫眼石额帕。夹杂着银丝的头发整整齐齐地绾了个圆髻,还破天荒的戴了支金步摇。

    大家笑嘻嘻上前行礼,恭贺着郭老夫人的寿辰。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

    轮到周少瑾的时候则拉了周少瑾的手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道:“我有些日子没见着你了,听说你随着你姐姐进了京,我还在想,我寿宴的时候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回保定府呢?”

    听那口好,好像她们有几年没见了似的。

    周少瑾不明所以,但她相信郭老夫人,就像她相信程池一样。

    她乖巧而又温顺地顺着郭老夫人说着话。

    郭老夫人很是满意,特意让人赏了一串碧玺的十八子佛珠手串,道:“没事的时候就常过来走动。你当年给我抄的经书我可是供到了普陀山的法雨寺。”

    周少瑾微笑着应“好”。

    郭老夫人就吩咐程笙:“你们小时候也一块儿读过书,你带着她,和京里的这些姐姐妹妹都认认。”

    程笙笑着应“好”,上前拉了周少瑾的手站在了老夫人身后的屏风旁,望着一波又一波地进来和老夫人问安的亲戚朋友低声道:“祖母这是怎么了?你前些日子还过来给她老人家问过安?难道老夫人年纪大了,记不住东西了?”

    周少瑾仔细地打量着郭老夫人,低声地回她:“老夫人的目光清明,不可有是记不住东西了……”

    只怕是另有所图!

    不过是她们看不出来而已。

    程笙还在那里猜来猜去的。

    周少瑾的目光却落在了前来给郭老夫人问安的方萱身上。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方二太太等到众人都给郭老夫人问过安之后她才带着方萱上前,方萱给郭老夫人问安的时候大家的目光就都落在了方氏母子的身上。

    郭老夫人显然因此有了空闲拉着方萱的手和她说着话。

    大家这才知道原来方萱这些日子跟着郭老夫人学写字。

    郭老夫人笑道:“要说写字,你和少瑾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两个小姑娘了……”老夫人说着,招呼周少瑾,“你也过来见见方家六小姐。”

    上月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周少瑾等人心里都暗暗奇怪。可这样的场合,没有谁会傻地去纠正郭老夫人。

    两人互相见了礼。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明天的加更依旧在晚上的五点左右。

    ps:没有点击发布键,今天收到**才知道新章没有更新,抱歉!抱歉!

    ~~~~(>_<)~~~~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