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坚持(六月份粉红票第一加的第二更)
    周镇辗转反侧,一夜没有睡。

    想到庄氏在世的时候,他除了读书,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事也用管。就是和九如巷的人情往来,她也办得妥妥贴贴,没有人不称赞的。

    他不由地想,如果庄氏活着该有多好,少瑾的婚事哪里还用得着他操心,他只管好好赚钱给女儿添妆就行了。

    想到这里,他躺不住了,索性起床,又去给庄氏上了炷香。

    画像里的庄氏,比生前的模样实际上上寡淡了不少,这也是他有意为之。总觉得庄氏太漂亮了,和他情琴和鸣,没有一处不好的,正是应了那句“红颜薄命,深情不寿”的话。

    他叹了口气。

    李长贵在门口探头探头的。

    周镇皱着眉头喊了他进来,喝斥道:“你就不能站直了说话?偷偷摸摸的,让人看着成什么体统?”

    自昨天程家四老爷来拜访老爷之后,老爷就看什么也不顺眼了。

    李长贵呵呵地笑,不敢多说一句话。

    周镇就喝道:“找我有什么事?”

    李长贵顿时人一缩,低声道:“是程家长房的四老爷,递了帖子过来……”

    “不接!”周镇想也没想地道,“以后他们家的帖子我都不接。”

    李长贵“嗯”了一声,却没有立刻退下去。

    周镇不耐烦地道:“还有什么事?”

    李长贵的声音就更低了,道:“程家长房的四老爷……就站在衙门外等呢!”

    “那就让他等着好了!”周镇听着就心烦,像挥苍蝇似的朝着李长贵挥了挥手。

    李长贵忙退了下去。

    初秋正午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还是火辣辣的。

    程池气宇轩昂,腰间垂着的一个玉蝉通体无暇,满身贵气。

    衙门的门房出来看了好几遍。却不敢上前赶程池走。

    程池站在刺目的阳光下,突然想起自己七、八岁的时候,也是这样站在阳光下站桩。

    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七星堂意味着什么,满身满心都是兴奋,好像站好了桩,自己就天下无敌,能拯救家族于水火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再一次站在了阳光下。

    这次。他却是为了自己。

    为了那个全身心都信赖着他的小丫头。

    程池心情平静如水,安静地站在那里,任那些进出府衙的指指点点。

    怀山却为程池委屈。

    程家长房的四老爷。天之娇子,七堂堂的堂主,跺跺脚整个武林都抖三抖的人物,此时却因为周家二小姐的缘故站在这里被人打量。

    他支了把伞过去。

    程池笑道:“不用了!周大人估计是想和惩罚我一番。你们就不要掺和了。”

    怀山不为所动。继续给他撑着伞。

    程池也就随他了。

    周镇一个上午都坐在前衙里处理公务,可这心总像有什么似的。有些坐立不安。

    半晌他才明白过来,赶情是李长贵说程池一直站在衙门外啊……

    他望了望外面明晃晃的阳光,叫了李长贵来问:“四老爷还站在外面吗?”

    李长贵连连点头,道:“来衙门办事的人都在问是怎么一回事呢?老爷。您看,是不是让四老爷进来……这样让人看着,没几天说不定保定府里就会传了。万一有是有人认出四老爷的身份来……别人还以为您和程家长房有什么过节呢?”

    周镇没有想到程池会这样不顾颜面。

    可让他喊了程池进来坐……岂不就是认输了!

    他脸一沉。道:“他愿意站在那里任上围观就让他站着好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回了内宅,用午膳。睡午觉。

    李嬷嬷则招了李长贵问:“怎么样?老爷都说了些什么?”

    李长贵有些沮丧地道:“我照着太太的话跟老爷说了,可老爷还是和昨天一样。”

    “让你费心了!”李嬷嬷忙笑着塞了一块银子给李长贵,道,“太太这也是为了二小姐好,为了这个家好,还请李长随多担待点。”

    李长贵假意推脱了两下,这才收了银子。

    李嬷嬷一溜烟跑去了李氏那里。

    李氏正翘首以待,见到李嬷嬷忙道:“怎么样了?”

    李嬷嬷叹气地摇了摇头。

    李氏满脸的失望。

    她担心地绞着帕子,喃喃地道:“这万一要是把四老爷给气走了怎么办?”

    李嬷嬷也很担心,道:“要不,您去劝劝老爷?”

    “不行!”李氏道,“老爷的脾气我知道,我越说他越不会答应……”她忧心忡忡地小声嘟呶着,“这可是大事………如果少瑾能嫁给四老爷,是多好的事啊……不行,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黄了……”她说着,神色一正,吩咐李嬷嬷,“你快想办法给大老爷带个信,说我这边出大事了,让他赶紧来一趟。”

    李嬷嬷匆匆而去。

    李氏端了茶去了周镇那里。

    周镇刚刚起来,小厮正服侍他洗脸,看见李氏,他冷冷地道:“你来干什么?”

    李氏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没想过再劝周镇。

    她笑道:“这不快过重阳节了吗?我寻思着是不是要给关老安人送些东西过去。前些日子金陵那边不是来信,说关老安人的有些不舒服吗?要不,我们把关老安人接过来住些日子吧?一个女婿半个儿,她老人家等您这么好,我们孝敬点她老人家也好。”

    九如巷分宗,关老太太又急又气,病了好些日子才好。

    周镇瞥了李氏一眼,道:“你为这桩婚事倒是操碎了心!”

    李氏听着眼圈一红,道:“老爷,您这是冤枉我。我一切都听老爷的,老爷说一。我决不说二的。要怪,只怪我肚子不争气,没能生出个儿子来,老爷膝下只有大姑奶奶三姐妹,不和金陵那边的几位表少爷走得近些,只怕是出嫁连个背轿的人都没有……”

    她的话一下子戳中了周镇的心。

    他和九如巷走得这么近,也与周家人丁单薄有很大的关系。

    周镇没有说话。走了出去。

    坐在衙门里。他心里就像落了个沙子似的,怎么样都不舒服。

    他又叫了李长贵来问:“程家四老爷回去了吗?”

    “没有!”李长贵有些怯意地道,“一直站在衙门口……黄大人跑去搭话。四老爷没有作声……”他忍不住劝道,“老爷,四老爷要是万一真的成了您女婿,您让这衙门的人怎么看……”

    “你给我闭嘴!”周镇少勃然大怒。

    李长贵缩着脖子跑了。不一会又进来禀道:“黄府堂过来了!”

    周镇请了黄府堂进来。

    黄府堂目光闪烁地打听起程池来。

    周镇三言两句地糊弄了过去。

    不一会,照磨司谭典史过来。说完了公务,委婉地打听起程池是谁来。

    周镇不胜其烦,打发了谭典史就回了内堂。

    李氏正和周幼瑾在大厅里玩。

    看见周镇,周幼瑾立刻就扑了过来。含含糊糊地喊着“爹爹”。

    周镇抱了周幼瑾,责怪地问李氏:“她这么大了,怎么还不会说话?”

    李氏眼神一黯。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每天都让她身边服侍的人跟她说话呢!”

    周镇抱着周幼瑾完了一会,和李氏一起用了晚膳才回到书房。

    但他一回到书房就找了李长贵来问:“程家四老爷走了吗?”

    李长贵忙道:“走了!”

    周镇松了口气。

    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解脱。

    翌日。程池又递了帖子进来。

    周镇依旧不见。

    程池又在衙门外站了一天。

    第三天,程池又能来了……

    如此四、五天,保定府衙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偏偏程池的嘴紧得像河蚌,谁问也不搭腔。

    周镇立刻硬了心肠,大声对李长贵道:“你去跟程家四老爷说,他就算是在衙门口站成了石像,我也不会答应的。”

    李长贵低声应诺。

    程池依旧我行我素,每天递了帖子进来等周镇见他。

    到了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周镇实在是顶不住了,叫了程池进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早说过了,你若是想娶少瑾,那是不可能的。我不能让少瑾跟着你受苦……”

    风吹雨淋的,程池相比前些日子多些了些的风霜。

    他沉宁地道:“周大人,我是辛未年七月初七生的,至德十五年壬辰科进士,尚未娶亲。在家中排行最幼。有一寡母,两位兄长,两位嫂嫂,三位侄女,两位侄儿。不日将出任工部司水任员外郎,赴济宁府河道总督衙门帮杨寿山治理黄河水患。请大人将令媛许配于我,我定会和她贫富相伴,不依不弃的。求周大人允许!”

    周镇神色微动。

    程池入仕,不去吏部不去都察院,而是去了工部司水任了个小小的员外郎,去济宁的河道总督府帮着杨寿山治水……不是有大志向就是有大能耐!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都,是值得人尊敬。

    他不由道:“你既去济宁,难道让少瑾跟着你去受苦不成?”

    程池心头一松。

    周镇既有这样的话说出来,可见还是想过少瑾嫁给他会如何如何的。

    他不怕周镇刁难,他就怕周镇一门心思的不同意。

    “少瑾还小。可我想和她把名份定下来。”程池沉声道,眉宇间认真而真诚,看得出来,这番话并不是他一时兴起,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我在济宁,长则有五年,短则三年就回来了。那样于少瑾也好。她若是想跟着我去济宁就去,若是想留在京城,就陪着我母亲好了。我母亲向来也未曾把她看外……”

    言下之意,是要过几年再和周少瑾圆房。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暂定在晚上的十二点左右。

    o(n_n)o~

    ps:关于原创风云榜,我也想说两句。

    自七月起,起点的几个平台都打通了,取消了原来的粉红票榜,改为了原创风云榜。这样一来,不管是用电脑订阅还是用手机安卓系统订阅亲们都有票为自己喜欢的作品投票了。

    而且不管你是订阅主站、女生网还是其他平台的作品产生的月票都可以随意地投票。

    比如说,你在主站订阅了,可以投主站的文,也可以投女生网的文。你订阅女生网的文也可以投主站。

    当然,这样一来读者群扩大了,大家喜好就比从前明显了,榜单上也出现了很多大家陌生的书(实际上是一样的,我们的书对其他平台的读者来说也很陌生),大家不用置疑,青菜萝卜,各有所爱罢了,大家为自己喜欢的作品投票就是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