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护着
    听姐姐提起程许,周少瑾显得有些沉默。

    周初瑾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她忙道:“少瑾,我的意思是说你应该挑个你喜欢的人……”

    周少瑾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池舅舅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周初瑾真想指着程池的鼻子大骂一通。

    “你小小年纪,懂什么喜欢不喜欢?”她教训妹妹道,“给你买东西,逗你说笑,在你面前低声下气……这都不是喜欢!这样的喜欢谁不会?他不过是要讨了你的欢心占你的便宜罢了。他能娶你吗?他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喜欢你吗?他能给你名分?能让你堂堂正正地站在他身边吗?少瑾,你就听姐姐的一句话。你喜欢他有什么用?他喜欢你吗?他要是喜欢你,会偷偷摸摸地和你来往吗?这样的人,你趁早把他忘了。他还是我们的长辈,比你大十几岁呢?!”

    “姐姐!”周少瑾忍不住为程池辩护道,“池舅舅说,他,他会娶我的,你不用担心……”

    周初瑾听了这话就更气愤了,道:“他说会娶你就能娶你。你怎么不用用心。他是我们什么人?你刚才还喊她池舅舅呢?他一个做长辈的,却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来,品行德性都值得质疑,他说的话,能有几分是真的!”

    “我相信他是真的啊!”周少瑾见姐姐的脸色很不好,不敢跟姐姐顶嘴,小声地辩道,“池舅舅不会骗我的!姐姐,你就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她很想告诉姐姐郭老夫人都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她又怕说出来之后姐姐连郭老夫人也责怪起来。

    周少瑾一副坠入情网无法自拔的模样。周初瑾气得眼睛都红了。

    可这能怪少瑾吗?

    她还是个孩子呢?

    要不是程池引\诱她,她能这样和自己顶着来吗?

    想从来,少瑾和自己说话可是连个高声的时候都没有的。

    周初瑾气得肝痛。

    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好几趟,好不容易心情平和几分,决定温言细语地劝劝周少瑾,谁知道一回头却看见周少瑾泪眼汪汪地看着她,像被人欺负狠的孩子似的。

    周初瑾心里又烧起股无名火来。

    她抑制不住愤然地道:“你给我好生在这里呆着。过几天我就送你回保定府。程子川送给你的那些东西。我会让春晚……”说话到这里,她这才想起来,春晚和樊刘氏都是周少瑾近身服侍的。周少瑾和程池的事一看就绝非一朝一夕,她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她面前不曾露出些许的蛛丝马迹……周初瑾的神色就变得冷峻起来,她高声喊着“持香”,道:“春晚过来了没有?让人去把樊刘氏也叫过来……”

    周少瑾突然就想到前世她出事的时候。关老太太也是这样让人把春晚和樊刘氏叫过来的。

    她跳起来就拉住了周初瑾的衣袖:“姐姐,不可。不可!”

    周初瑾深深地吸了两口气,道:“少瑾,我只是把她们叫来问问话。你这些日子住在这里,身边不可能没有服侍的人。商嬷嬷和小檀都是长房那的人。我看就还是让她们回长房当差好了。”

    她越是用这种轻描淡写的口吻和周少瑾说话,周少瑾就越觉得心不安。

    周少瑾紧紧地拽住了姐姐的衣袖不放,目露哀求之色。

    周初瑾狠心地不去看她。

    周少瑾的眼泪都快要落下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边是待她恩重如山的姐姐,一边待她忠心耿耿的仆妇。

    她既不想得罪姐姐。又不想让春晚和樊刘氏伤心。

    周初瑾看着周少瑾难过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她想到刚才周少瑾的倔强,沉吟道:“不处置春晚和樊刘氏也行,在我送人回保定府之前,你好好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你能做到吗?”

    周少瑾做不到。

    她知道,姐姐若不松口,就算她带着春晚和樊刘氏回了保定府,春晚和樊刘氏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周少瑾道:“姐姐,您就让春晚和樊刘氏留在榆钱胡同吧?你这边有这么多的丫鬟,你随便拨两个人服侍我就是了。就让春晚和樊刘氏留在京城吧?”

    周初瑾自然不能答应。

    春晚和樊刘氏竟然让程子川染指周少瑾,怎样的惩罚都不为过,何况就算是为着周少瑾的名誉想,这两个人也留不得了。

    姐妹俩就僵持在了那里。

    有小丫鬟跑了进来,道:“大奶奶,榆钱胡同那边的商嬷嬷过来,说是来给二小姐送换洗的衣裳。”

    不是让春晚送衣裳过来的吗?

    周初瑾很是意外。

    周少瑾却长长地透了口气,神色松懈下来。

    定是池舅舅知道春晚和樊刘氏都是她体己的人,怕两人过来了被姐姐责罚,所以索性让身手高强的商嬷嬷来帮她送衣裳。

    周初瑾却蹙了蹙眉头。

    春晚和樊刘氏没外面,只怕少瑾没了牵挂,更加不容易逼着她不再理睬程子川了。

    来禀告的小丫鬟见周初瑾好一会都没有示下,又想到在垂花门前两车的箱笼和廖大太太身边最体己的钟嬷嬷亲亲热热地说着话的商嬷嬷,她不由小声地道:“大奶奶,钟嬷嬷正陪着商嬷嬷说话呢……”

    周初瑾心中一凛。

    她怎么忘了婆婆还在府里住着……

    少瑾的事可是一点风声也传不得的。

    她忙道:“那你就去请了商嬷嬷进来吧!”

    小丫鬟应声而去,不一会儿,就带了商嬷嬷进来。

    商嬷嬷先朝周少瑾望去,见周少瑾全须全尾的,只是眼睛红肿,像是哭了的样子,先就松了口气。这才笑眯眯地上前给周初瑾行了礼,道:“二小姐走得急,春晚姑娘又是二小姐面前最得己的,这首饰细软什么的,都由春晚管着,又要打发那些粮油米面铺子来要帐的伙计,又要指使着丫鬟婆子把二小姐平日里惯用的东西装了箱笼送过来。春晚姑娘实在是忙不过。就派了我先把二小姐的箱笼送过来,也免待会儿天色晚了,二小姐连个被褥迎枕都要从大姑奶奶这边拿。又寻思着二小姐过来住些日子。大姑奶奶府上虽不缺那贴身服侍的,可还有廖大太太在,还有廖家的那些亲戚常来常往的,也不能让人觉得二小姐失了礼数。近身服侍的全是廖家的丫鬟婆子,就让奴婢把小姐惯用小檀和碧桃送了过来……”

    周初瑾朝周少瑾望去。

    周少瑾不知道什么时候嘴角已噙了一丝笑。

    周初瑾哪里还不明白。

    这商嬷嬷哪里是来送东西。分明是来给周少瑾撑腰的。

    还拿了她的婆婆廖大太太来压她。

    她一个仆妇,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还不是受了她的旧主子程池的指使。

    周初瑾气极而笑。

    周少瑾是她的妹妹,她比谁都更珍惜她,更爱护她。要他程池在一旁指什么手脚?

    她才不给程池再次接近妹妹的机会。

    周初瑾不由地冷笑,道:“长辈赠,不敢辞。可也不好劳烦小檀姑娘。我看就让小檀姑娘在榆树胡同住下好了,平时指点指点家里的丫鬈婆子。别让她们失了礼数!”

    你不是要让小檀在少瑾身边服侍吗?

    那行,我就把人给留下来,然后放在身边敬着供,丫鬟进了她的屋,他程池难道还能管到她屋里来了不成?

    商嬷嬷客气地道:“大姑奶奶是高门大户出生,小檀怎么敢在大姑奶奶面前班门弄斧!不过二小姐宽厚和善,让她在身边帮着端个茶倒个水摆了!”

    二小姐宽厚和善,她就尖酸刻薄了?

    周初瑾气不打一处来,还想再敲打敲打商嬷嬷几句,钟嬷嬷的声音隔着帘子响了起来:“大奶奶,大奶奶,大太太听说二小姐过来串门,特意命老奴过来请了二小姐过去说话,还让老奴跟大奶奶说一声,请您吩咐厨房多做几道二小姐喜欢吃的菜,今天要留了二小姐在上房用晚膳。”

    这样一来,周初瑾根本不可能拘着周少瑾了。

    周初瑾面沉如水平。

    程子川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怕她打骂了周少瑾不成?

    或者是还想私会周少瑾?

    商嬷嬷看着心里直打鼓。

    四老爷怕二小姐被大小姐责罚,这才让她过来的。

    可大姑奶奶毕竟二小姐的姐姐,二小姐又素来敬重大姑奶奶,若是真的把大姑奶奶得罪完了,只怕二小姐心里也不痛快。

    她忙道:“大姑奶奶,这主子是花,我们就是叶。主子是云,我们就是泥。二小姐要绣花,总得有人帮着分线;二小姐要修枝剪叶,总得有人帮着递个帕子擦手……奴婢们都只在一旁服侍着。”

    言下之意,她们只护着周少瑾,其他的事一概不管。

    周初瑾冷笑。

    周少瑾却潸然泪下。

    前世,程许口口声声说喜欢她,却任她由着袁氏磋磨。今生,池舅舅总喜欢逗她,却始终把她放在心上,生怕她受了一点点的委屈,就是如母亦姐的姐姐把她拘了,也要派人跟着她才放心。

    姐姐也说,男子若只是给你买东西,哄着你开心,愿意在你面前伏小做低,却不愿意娶你,给你名分,不值得相信,不是好男子。

    那是不是说,池舅舅就是这世上最好的男子!

    周少瑾抱了姐姐的胳膊,红着眼睛道:“姐姐,我都听你的。你就让商嬷嬷和小檀她们留在我身边服侍好了!”

    不要处置春晚和樊刘氏。

    她相信池舅舅会证明,他没有欺骗自己。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亲们,网站在改革,起点女生网这边取消了粉红票,变成了月票;粉红票排行榜也取消了,变成了原创风云排行榜。

    昨天才弄懂月票的投票规则。

    pc用户、app用户、合作渠道用户在内的读者都可以投票了。

    听上来很高大上吧?

    实际上就是以后除了用电脑看文,用手机用户产生的月票也都可以投票了!

    亲们,这个月的月票就拜托大家了。

    有手机看文的姐妹兄弟们看文的时候也麻烦也帮着投投票。

    谢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