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生枝
    持香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泼在了周初瑾的头上。

    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李氏回了保定府,她不放心妹妹一个人住在榆钱胡同,隔三岔五的就来看看,见妹妹面色红润,神情活泼,比任何时候都显得开朗,这才放下心来,把精力放在了官哥身上,有些日子没有过来。还是前些日子家里开始送中秋节的年节,她这才想到快要到中秋节了,仅备了东西给妹妹送过来,路过齐芳斋看到买马蹄糕的,她还特意让随车的婆子进去买了几匣子点心……谁知道就这一个小小的疏忽,妹妹就……变成了如今的局面!

    她现在只庆幸她顾忌着婆婆,来的时候只带了两三个人过来,进门看见院子里没动静,想到妹妹前些日子差了人告诉她酿了桂花酒,埋在了后院,她心中一动,提着给妹妹买的点心就径直来了后院。

    周初瑾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她看到的情景,她不禁闭了闭眼睛。

    还好她把跟过来的人都留在了院子里,要是让她们看见了周少瑾和程池的样子……少瑾可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可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现在当务之急是想把这件事压下去。

    要如水过无痕般。

    绝不能让少瑾的名誉有一点点的暇疵!

    周初瑾深深地吸了口气,对持香道:“快中秋节了,四老爷奉了郭老夫人之命过来探望二小姐。二小姐酿了桂花酒,想请四老爷带几坛回去给郭老夫人尝尝,正和四老爷来后院起酒呢!你也来帮把手,等会带两坛回去给大太太尝尝。”

    持香笑着应。心里却困惑不已。

    四老爷奉了郭老夫人之命来探望二小姐,二小姐起了新酒给四老爷带去给郭老夫人,大奶奶跟她说得这么清楚干什么?她不过是个仆妇,主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她还敢说个“不”字不成?

    大奶奶今年好生奇怪……怎么说得话听着给人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持香不解地摇了摇头。

    二小姐和四老爷今天也很奇怪……二小姐的样子分明是躲在四老爷的身后,四老爷呢,好像护着二小姐……难道二小姐和大奶奶置气了?

    念头闪过。持香立刻就否定了这种想法。

    她服侍大奶奶也有十年了。大奶奶和二小姐可不像一般的姐妹,大奶奶对二小姐,那可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不管什么事都让着二小姐,大奶奶怎么可能和二小姐置气?

    可三个人刚才的表情和样子……又让人忍不住想了又想。

    更让持香奇怪的是,大奶奶明明说二小姐在帮四老爷起酒,可这既没有锄头也没有铲子……怎么起酒?

    程池立刻觉查到了周初瑾的用意。也觉查到了持香困惑,立刻不紧不慢地笑道:“那酒是用高梁酒酿的。时间太短了,这个时候起出来我拿回去了还得再埋到土里去,不如等过几年酒好了我再来起也不迟。不如就把你用金华酒酿的桂花酒送我几坛好了。”

    周少瑾已经被吓傻了。

    她手脚僵直,又羞又惭。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哪里还敢动弹一下。

    程池暗暗皱眉,觉得周初瑾对周少瑾太严厉了些。偏偏又怕周少瑾顾忌着周初瑾,让他不敢去抱抱周少瑾。给她一点点安慰,只好在温声地对她道:“少瑾,别怕!万事都有我呢!我们去耳房拿几坛你用金华酒酿的桂花酒……”

    “万事都有我”几个字像黄钟大吕般地敲在了周少瑾的心上,让她身子微震,回过神来。

    是啊!

    她有什么好害怕了。

    天塌了,还有池舅舅这个高个子顶着呢!

    可被姐姐撞见了她和池舅舅……还是好丢脸……特别是她还迷迷糊糊的……如果姐姐再晚来些时候,肯定会碰个正着……真是太,太丢脸了……

    “好,我……我去拿酒。”她磕磕巴巴地道,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都是程池。

    妹妹都还没及笄,知道些什么?

    周初瑾狠狠地瞪了程池一眼。

    程池生平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他只好装作没有看见似的,可还是不自地轻轻咳了一声。

    待出了后院,程池一眼就看见了惴惴不安地站在过道上略带几分惶恐地望着他的商嬷嬷。

    程池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没有吱声。

    跟着周初瑾过来的几个仆妇却一无所知地低声说笑着,见到程池等人纷纷上前行礼。

    持香还记得周初瑾的叮嘱,对跟过来的丫鬟婆子笑道:“二小姐酿了桂花酒藏在后院,要起了送给郭老夫人和我们家大太太,可四老爷说,那酒还太新,要过几年起才好。让二小姐把她前些天用金华酒酿的桂花酒送两坛给郭老夫人和我们家大太太……你们随我来搬酒。”

    “我来,我来!”商嬷嬷等人哪里还敢让周初瑾的人搬酒,一面打量着程池的神色,一面强笑着热情地帮持香搬酒。

    周少瑾却是看也不敢看周初瑾一眼,直到耳房里没有了旁人,她这才鼓起勇气拉了拉姐姐的衣袖,低声道:“姐姐,你别生气……是我自愿的……是我喜欢上了……”

    “你给我闭嘴!”周初瑾气得指头发抖,声地喝斥着周少瑾,打断了她话,“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你就不怕别人听见!”说着,剜了程池一眼,“就算是有错,那也不是你的错。”

    周少瑾心如刀绞似的。

    果然,她和池舅舅的事一旦被人发现,不管真相是什么,错的那人却是池舅舅。

    “姐姐,”周少瑾挺直了脊背,握着拳道。“这件事不怪池舅舅,是我自己……”

    “少瑾!”这次出言阻止她的是程池。他望着周少瑾,目光温和而坚定:“别说了,把这件事交给我!”

    程池很能理解周初瑾的感觉。

    如果换个身份,他大概也同样的生气!

    既然如此,少瑾说得越多,错的越多。为他辩护的越多。周初瑾就越不能原谅自己!

    而少瑾素来看重周初瑾。在周初瑾盛怒之下她依然能为自己说话……这已让程池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他又怎么忍心让周少瑾为了他和周初瑾起争执呢?

    周少瑾自然是乖乖地点头。

    周初瑾看着肺都要气炸了!

    程池这个混蛋,到底给少瑾灌了什么迷汤?少瑾竟然笨笨地什么都听程池的!

    她眼眶都湿了,一把就拉住了周少瑾的手。道:“快过中秋节了,没有让你一个人呆在榆钱胡同过节的道理,你这就随我去双榆胡同住些日子……”

    周少瑾顿时就慌了,忙道:“姐姐。我不去!我就在榆钱胡同……”

    姐姐这是不让她再见池舅舅了吗?

    周初瑾闻言脸色发青,看程池的目光如刀似剑。

    程池唯有无奈地叹息。

    周少瑾却从程池的表情敏锐地发现了端倪。

    她忐忑地瞥了眼姐姐。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周初瑾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

    她高声喊着春晚:“我这就带二小姐去双榆胡同,你帮二小姐收拾几件换洗的衣裳随后就来。”

    一刻钟也不让周少瑾落单。

    周少瑾悄悄地望程池。

    程池几不可见地朝着她颔首。

    周少瑾就任由周初瑾牵着了。

    周初瑾吃了程池的心都有了。

    他这是给少瑾灌了什么*汤啊!

    把少瑾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她拽着周少瑾就往外走。

    周少瑾低着头跟着姐姐,但在就要走出垂花门的时候,她还是没能管住自己地回头看一眼。

    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就像被抛弃的小猫似的,瞬间就击中了程池的心。

    他却只能安慰般地朝着周少瑾笑了笑,然后在周少瑾坐上了周初瑾的轿子之时脸色立刻就垮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走出了榆树胡同,留下了神色慌张的商嬷嬷。

    而周少瑾则一路沉默地跟着周初瑾去了榆树胡同。

    廖家的人看见周少瑾不免都有些意外。

    周初瑾打起精神来笑着解释道:“只有我们姐妹在京里。总不能让她一个人过节吧?”

    姐妹和睦,自然是好事。

    廖大太太忙让丫鬟们把后院从前周少瑾住的那个小院子收拾出来,并热情地对周少瑾道,“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似的,多在这里住几天。中秋节的时候和我们一起出去观灯。”

    周少瑾在榆叶胡同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再重新回到有长辈管束的环境里,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她笑着向廖大太太道谢,出了正房就被周初瑾拉到自己宴息室,还叫了个丫鬟守在门口,还没有在临窗的大炕上坐下已低声地道:“你给我说实话,你和程子川……他对你……你们有没有……”

    再深的话,她怎么也问不出口来。

    周少瑾开始还有点不明白,但很快就会意过来。

    她胀红了脸,又羞又怯,嗔道:“姐姐,您怎么能这样想池舅舅?池舅舅人很好的,他帮过我好几次……”

    她说着,看着姐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喃喃地停了下来。

    “少瑾!”周初瑾沉默了片刻,劝着妹妹,“你年纪还小,又一直不怎么在外面走动,有些事还是见得太少。池舅舅是我们的舅舅,他自然会对我们好。可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对我们好就非要和那个人好吧?程许对你好不好?程诣对你好不好?怎么也不见你对他们好啊!”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