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留心
    程泾面露不悦,问程池:“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声?”

    程池笑道:“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宋大人推荐我入仕,也不是今天昨天的事了!”

    程泾气结。

    他以为他上次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没想程池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

    郭老夫人看不得程泾或是程渭压着程池。

    如果当初不是牺牲了程池,他们能顺利地起复,还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吗?

    她还活着呢,大郎就对四郎指手划脚的了,稍不如意就像老子训儿子似的喝斥四郎一番,如果她死了,大郎眼里还有这个为他的前程牺牲了自己的弟弟吗?

    念头闪过,郭老夫人原本不怎么赞同程池去山东济宁为官的,但她立刻改变了。

    四郎不仅要出仕,还要高调地出仕,应宋景然之邀出仕。

    她立刻不悦地道:“大郎,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别人不知道,你难道也不知道?之前四郎不出仕,是因为程叙执意地要四郎打理九如巷的庶务。现在我们和九如巷分了宗,家中庶务自然有管事们管着,四郎自然也应该出仕。四郎告诉我宋景然推荐他入仕的时候我还纳闷呢,你是四郎的大哥,四郎的事你应该早就有所打算才是,现在我才知道,赶情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四郎的事……你这些日子都在干些什么?闹腾着要分宗的时候难道对分了宗之后这日子怎么过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你还敢分宗?你脑子进了水吧?”

    程泾被母亲当着两个弟弟和妻子、弟媳的面劈头盖脸地就训了一顿,张口欲要辩解,却被妻子轻轻地踢两脚。

    他忙朝妻子望去。

    妻子却示意他不要冲动,什么也别说,快给母亲和四弟道歉。

    家和万事兴的道理他懂。可母亲和幼弟这次的事做得太过份了。

    他这次没有理会妻子的示意,而是继续道:“娘,吏部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好缺的,我有心为四郎谋个好点的差事,所以才挑挑捡捡的耽搁了,不是我没有尽心尽力。我实际上是为四郎看中了两淮盐运司副使,只是那副使是从五品。四郎从来不曾做过官。御史那边不太好办,我就寻思着是不是先谋个判官做做,从六品。低调些,也说得过去,等盐运司的差事完了,正好回京。顺顺当当地谋个五品的差事做做……”

    郭老夫人没等他说完就啐了他一口,厉声道:“谁不知道我们程家当朝是靠盐运起的家?当时两淮盐运司帮着河道总督还银子。你幼弟在淮安和金陵整整跑了两年,我那两年就没有睡个安生觉,生怕两淮盐运司那边出什么事把你弟弟牵扯进去。就连当时帮过你弟弟的淮安的主薄相志永,你弟弟都想办法帮他走了个路子调去了淞江做了知县。那相志永到今天还逢年过年都派了人来给我问安。你以为你弟弟那两年是拿着搭裢去那里收银子的?你弟弟那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赚钱给你们花呢?你是不是看着如今家里元气大伤,还惦记从盐运上捞点银子回来?从前你弟弟是商贾,商贾图利。无可厚非。你现在让你弟弟做了两淮盐运司判官了然后往家里捞银子,那是贪墨!你这是要给你弟弟找个前程吗?我看你是想你弟弟早点死吧?”

    说话到这个份上。不要说是程泾了,就是在一旁听着的程渭也吓了一大跳,程泾更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郭老夫人的面前,急急地道:“娘,您别生气!您听我说,我们兄弟三个人,我怎么会让四郎出事呢?我只是想着四郎对盐运熟悉,不如去先从盐运上做起……”

    程泾跪下去了,程渭也不能站着,也跟着跪了下去。

    袁氏和渭二太太邱氏见这情景,也只好跟着跪了下去。

    渭二太太不由擦了擦额头的汗。

    她在京城十几年,和老太太接触得少,从前只知道老太太是个刚强的人,可没想到老夫人老了,为了四叔的事居然像个孩子似的撒起泼来。

    可见那些老话说的是有道理的。

    这爹娘就是爱幺儿。

    老小,老小,人老了就像小孩子似的。

    袁氏却在心里忍不住腹诽。

    老太太这心,也偏得太厉害了。

    大郎什么也没有说,老太太就这样要死要活的了……她早就领教过了,偏偏大郎不听,这下好了,大家都跟着没脸了。

    不过,老太太的话也提醒了她。

    程家可是靠盐运起得家,那是个什么样的买卖——据说扬州的那些盐商家里库房的银子堆得像小山似的……程家富贵了这么多年,难怪嘉善成亲,老太太出手就是二万两银子……闵家大小姐嫁进来之后,得向她提个醒,老太太这边可是一点礼数也不能缺的!

    郭老夫人借把儿子骂了一顿,这心里也好受了些。

    程池看着母亲脸色微霁,忙倒了杯茶递给郭老夫人,劝道:“娘,大哥哪有您说的那么多心思。你就别生气了,我又不是孩子了,去哪里我自有主张。你就别逼着大哥给我东奔西走了。他如今是阁老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有些事还是要避避嫌的好。宋大人推荐我正好,也免得别人说闲话,我就是到了任上也能快点适应。”

    郭老夫人犹不解恨,冷冷地道:“我看他不是瞧不上宋大人给谋得差事,是觉得你的差事是宋大人推荐的,打了他的脸吧?”

    “怎会,怎会!”程泾尴尬地解释,“我若是顾忌着颜面就会禁止四郎和宋家来往了,我是怕四郎的行径落在有心人眼里成了我指使的……”

    说来说去还是怕别人误会。

    郭老夫人不想再和大儿子说话,索性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程泾的话,对次子程渭道:“四郎的事,你帮着多留个心。那杨寿山是什么性子。哪里人,有什么爱好,家中都有些什么人,有没有互相走得动的姻亲……你都帮着打听打听,四郎去了,也好做人。宋夫人那里,我亲自去道个谢。不管怎么说。让他们家宋大人费心了!”

    程池却想着宋木。

    与其等到他从别人那里知道自己和少瑾亲事。不如他自己主动相告,让宋木心里好过些。

    兄弟三人在郭老夫人屋里盘桓了半晌,见郭老夫人已有了倦意。这才起身告辞。

    出门的时候,袁氏拉了程泾的衣袖一下。

    程泾会意,放慢了脚步,落在了程渭和程池的后面。

    程渭不以为意。和程池说着朝中那些六、七品却身居实权要职的官员履历。

    邱氏见袁氏夫妻有话要说的样子,正想上前几步走到袁氏和程泾的前面。留个地方给袁氏夫妻。对面的抄走游廊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朝这边走了过来。

    袁氏的脚步一顿。

    邱氏差点撞到她的身上。

    就听见袁氏奇道:“阿萱,你怎么在这里?”

    程泾等人不禁回头。

    只见那小姑娘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屈膝给袁氏行礼:“表姑母,母亲让我跟着老夫人学写字。我来交功课的!”

    方家也是有名的读书人家。百年望族,若是要写字,何需非要请郭老夫人指点。

    袁氏讶然。

    程泾兄弟已回过头去。继续往前走——姻亲们多敬佩郭老夫人的为人,都想把女儿或是侄女送到郭老夫人这边来指点一番。只是郭老夫人拒绝得多,接受的……算算也不过两、三人……就算是这样,也只是母亲无聊时用来打发时间的,他们兄弟并没有放在心上。

    袁氏却少不得要和她聊几句:“你母亲可还好?我刚从金陵回来,家里还没有收拾妥贴。只有过几天才能去拜访你母亲了……不过年余没见,你可又长漂亮了……”

    方萱大方地应对。

    已走出一段距离的程池却陡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着方萱看了一眼。

    袁氏觉得有些奇怪。

    程家的兄弟不管是怎样的性子,对女色这一点上却是相同,从来不假以颜色的。今天怎么会……

    心念一动,她就想起一件事来。

    程池,还没有成亲!

    郭老夫人这么多年来为他挑肥拣瘦的,那模样儿,只怕是个公主配了程池她老人家也会觉得委屈了程池。

    可有时候,这命不由人!

    程池毕竟是坐二望三的人了,就算是个好生生的,这样挑来挑去的,那些疼爱女儿的人家也未必愿意和程家结亲。

    现在,老太太那么冷清的人,居然会指点起方家没出阁的小姑娘来!

    袁氏嘴角就翘了起来,原本只是站着说话的,此时却拉了方萱的手,热情而又真诚地邀请方萱和她的母亲到家里来做客:“……等到了十月,我就得为你嘉善表哥的婚事忙起来,就是有心也无力相聚了!”

    方萱并没有注意到袁氏的异样。

    她们这些在京城的江南籍官眷常在一起聚会。

    方萱笑眯眯地替母亲应了。

    袁氏这才放手,朝程池望去。

    程池已转身和程渭离开。

    好像刚才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

    他送走了哥哥嫂嫂,回屋换了件衣裳,决定去趟榆钱胡同。

    万一这差事真得成了,他怎么也要跟少瑾说一声。

    而且他这要是一去,最少也要在济宁呆个四、五年。把少瑾一个人留在京城,他可舍不得。可让少瑾跟着他去济宁受苦,他也舍不得。但如果不出仕,不在仕途上有所建树,他更不好跟周镇交待。

    程池生平第一次觉得左右为难。

    ※

    姐妹们,据可靠消息,粉红票可以投了!

    求七月份的粉红票!

    o(n_n)o~

    ps:明天一早就要启程去丽江参加年会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让我有了参加年会的资格,谢谢!

    也谢谢大家的粉红票,六月份我们又是第一!

    从丽江回来就加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