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甜蜜战争 > 【第七章】
    黑漆漆的房间里,角落发出塑胶袋摩擦声响。

    吃过营养健康的晚餐,确认杨爱国离去后,依依就走回房间,连灯也不敢开,像小老鼠似的,熟悉的在黑暗中摸索,从床底下的便利商店塑胶袋里,拿出一个巧克力重磅蛋糕,撕开包装就往嘴里吞。

    晚餐菜肴虽然可口,但是她积习难改,无法放弃对零食的热爱,晚餐总是吃得比较少,留了些胃口,每日在逃离他的钳制后,才能放肆的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就像是有人抽菸、有人喝酒,她则是靠吃零食纾解压力。

    尤其是最近,镇上风声正紧,杨爱国连在众人面前也不隐藏对她的「兴趣」,虽然不至于上下其手,东摸西探的吃豆腐,但是他注视她的眼神,跟对她偶尔的触碰,导致她反应过度,无法控制的脸红,才会漏了陷,让旁觑的两人之间的微妙气氛。

    这结果,只让她积累的压力直线往上攀升,导致她现在的零食量,比认识他之前,还要多出一倍。

    她窝在角落里。又咬下一口蛋糕。

    以往,零食都是靠妹妹走私,但是杨爱国的「关注」,已经导致妹妹两次无功而返,拎着整袋零食逃走,加上他让她压力大增,零食消耗率也跟着成正比浮动,害的她零食库逼近警戒线。

    就因如此,她甚至曾经冒险,趁月黑风高跑去便利商店,迅速搜刮零食,但是值大夜班的店员,在为她结账时,表情都很为难,还紧张兮兮的不断向外张望,衣服惨遭抢劫的可怜模样。

    愤恨的,她又吃了一口蛋糕。

    虽然,她还忍耐着,不被他诱惑得答应交往。但是,嘴上不承认,身体却老早大喊「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每次都在他的霸道、他的温柔下融化。

    这是在赌气,还是缺乏勇气?

    她不敢再跨前一步。

    旁人都以为她通晓爱情,实际上,她依赖幻想当屏障,确保自己试试看都安全无虞,直到他大刺刺的闯进她的生活——

    唰!

    卡通门帘被猛地掀开,依依吓了一大跳,差点被嘴里的蛋糕噎着。

    房间的电源开关被打开,她像是被车头灯照见的小鹿,惊慌而呆楞的咬着蛋糕,僵硬的瞪着来人,让她瞬间认出入侵者的身份——杨爱国!

    当然是他。

    会这么粗鲁闯进别人房里的人,还会有谁?

    他黑眸半眯,双臂环抱在胸膛上,缓慢的踏过凌乱的房间,走到床边坐下,不由分说的咬住她唇边的蛋糕,先一口吃掉,再以灵活到不可思议的方式,舌尖钻探到她小嘴里,连她嘴里的蛋糕都不放过。

    她应该要抵抗,可是,这家伙的唇舌都超级邪恶,让她每回一被他上,就忘了祖宗八代,只想张嘴回应他的诱惑。

    「难怪,你晚餐总是吃得不多。」他啧啧有声的猛摇头,看着她手里剩下的半个蛋糕。「太让我伤心了,我努力为你做的晚餐,你竟然舍得剩下,躲在房间里吃零食。」

    罪恶感浮上心头,她双颊通红,为残余的一点点乐趣狡辩。

    「我又没有吃很多,只是吃一点点解馋而已。」她耸耸双肩,说的云淡风轻,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企图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他微微挑眉,没被她哄骗过去,视线没有离开粉嫩小脸,薄唇慢条斯理的吐出三个字。

    「交出来。」

    她心头一跳,依旧佯装镇定,把蛋糕递出去。

    黑眸望着她,没有看蛋糕。

    「其他的零食你放在哪里?」他的声音危险如丝。

    「其他?」她认真装傻。「没有其他零食,我只藏了这个蛋糕,女孩子喜欢吃甜点,这很正常啊,难道你连我这点乐趣都想剥夺吗?」

    「你喜欢吃甜点,我可以做给你吃。」他可没有这么容易被打发,黑眸深幽,直直盯着她。

    「现在,你可以选择自己交出来,或者让我搜遍整个房间。」他把威胁说得好温柔。

    不知怎么的,依依只觉得背后窜过一阵寒意。

    眼前的男人说得如此笃定,肯定是我有证据,说不定失去威胁伴伴,逼妹妹承认「走私」的罪行,或是便利商店的店员,受不了良心谴责,主动去向他问罪。

    冷静、冷静!

    她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你自找的。」高大的身躯站起,满屋的凌乱更显得他的庞大。他从牛仔裤的口袋里头,抽出一个黑色垃圾袋,利落的抖开,显然是有备而来。

    摆出来的三样零食,首先进了黑色垃圾袋。然后依依坐在原处,眼睁睁的看着他四处查探,活像是早在她房里装了隐藏式摄像机似的,轻易地一件件翻找出她藏在房内的零食,全都往垃圾袋里丢。

    书柜后的铁盒装卷心酥,被没收。

    床底下层柜,跟漫画放在一起的蜜饯,被没收。

    抽屉里拜托朋友帮忙,才买到的嘉义之命咸酥饼,被没收。

    不论是土耳其软糖、香港小熊手工酥饼、台式海苔仙贝,或是乖乖、宝咔咔、孔雀饼干还有王子面,被找到的下场都是被没收,消失在黑色塑料袋里。

    对于杨爱国来说,要搜寻出她藏的零食,一点都不困难。他在担任保全期间,检查过无数的房间,熟知人们藏放东西的地方,其实都大同小异。要在这凌乱的小房间里,翻找出零食,对他来说实在是大材小用。

    再者,这个小女人也是在太单纯,不论眼神跟表情,都透露讯息。只要循着她不安的视线找去,八九不离十都能有收获。

    当他拎着半满的垃圾袋,转向衣柜的时候,依依终于坐不住了。

    「住手!」她心痛得大叫,扑上前去挡在衣柜跟他之间,无法再袖手旁观,任由他劫掠她的宝贵零食。「这里面都是私人衣物。」还有私人零食。

    「我给过你机会了。」他一脸的不怀好意,很享受搜刮的过程。

    「你不肯交出来,只好由我来代劳。」即使她整个人贴在衣柜上,她也轻而易举的拉开把手——

    哗啦——

    一堆杂物迎面砸落,种类繁杂。

    她连忙扑上去,小手乱抓,捍卫自己的物品。无奈杂物太多,能保护的实在有限,当他蹲下来,拿着邪恶的黑色垃圾袋,准确的挑出零食,跟她玩起争夺大战时,她忍不住大叫。

    「杨爱国,你放手!」她抓住一袋洋芋片,跟他拉拉扯扯,坚持不肯松手。

    「这是我的东西,你没有权利拿走。」呜呜呜,少了这些零食,她的漫漫长夜该怎么过?

    「乖。」他耐心的哄着。

    她拒绝。

    「不要!」小手握得很紧。

    他不怒反笑,突然间低头,轻咬了她的手背。

    「啊!」这卑鄙的一招,吓得她本能的松手,洋芋片落入敌手,消失在黑色垃圾袋里。

    「你这个小偷、强盗!快把那些食物都还给我。」不敢再探手的她,只剩下一张嘴能嚷嚷,他却充耳不闻。

    「你只要食物吗?」他莞尔的问,指尖从杂物堆里,拎起一条粉红色蕾丝内裤,在她面前晃啊晃。「那我可以留下这个当纪念品吗?」

    女性化的蕾丝,晃荡在他黝黑的指尖,显得格外突兀,却也格外煽情。

    「当然不行!」依依粉脸娇红,火速抢回来。

    「真可惜。」他是真的很遗憾。「我很喜欢那一条。」想到她全身赤裸,只穿着那一小块布料的模样,他就热血沸腾。

    羞窘不已的依依,急忙回嘴。「谁管你喜欢不喜欢?」

    「放心,我今天要没收的只有零食。」他轻声笑着,锐利的视线再度搜寻,却在一堆印有浸画图案的毛巾、上衣的杂物里,督间熟悉的图案时,难得的微微一愣。

    大手伸探,拿起一盆北斗神拳的——保险套!

    「不要看!」依依尴尬到面红耳赤,顾不得再被咬的可能性,整个人扑上去就要抢。

    「眼睛闭上!快,松手松手。」那是她最不想被他看见的东西。

    他顺势抱住她,阻止她不断跳啊跳,试图抢夺他手里的盒子。盒子上虽然写的是日文,但是有图案标示,加上家中开设保全公司多年,因为声誉卓着也接触过不少外国客户,简单的日文对他并不是问题。

    「你衣柜里为什么有保险套?」他低下头来,好奇的看着羞窘的依依。

    「这是你买来为我们准备的吗?」这害羞的小东西,买保险套怕被知道,还特别买了日本货?这份细心让他好感动。

    眼前的黑眸,燃起熟悉的烈焰,女性的本能让她心中警钟大响,连忙从他怀中跳开,后退到安全距离以外,就怕他精虫冲脑,当场就想试用那盒保险套。

    「才不是!」她急切否定,连珠炮般说出保险套的来历,不想让他有任何遐想的空间。「那是日本漫画跟保险套公司的跨界合作,我写小说需要取材,觉得有趣就买回来研究。」那还是限定版的呢!

    「为什么男主角的尺寸最小?」他很有研究精神,一盒三组装,男主角的尺寸竟是M号,反派角色却是xL,实在让曾经热爱过这套漫画的他无法接受。

    「你问我,我问谁?」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跟他在讨论这个问题。「想问就去问设计这玩意儿的日本人。」

    「这就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不要问我,算了算了,你喜欢就拿去。」她撇开红通通的小脸,决定这羞人的话题到此为止。那盒保险套的确是她五花八门的收藏中,较为特别的一样,但是她宁可舍弃,也不想再跟他讨论——

    因为,从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他非常非常的想跟他一起试用。

    更糟糕的是,如果他发动「攻势」,她没有信心能拒绝。毕竟,每次他的热吻、他的抚摸。都让她意乱情迷。

    不过,那组保险套已经过期,如果他们真的要——

    停!

    她用力咬住下唇,阻值把他跟自己代换成书里的男女主角,两人全身赤裸、肌肤相贴,销魂的拥吻缠绵,她会在他的吻下娇喘,任由他为所欲为。

    噢,她没救了!

    满脑子激情烈爱幻想的依依,把小脸埋进手心里,懊恼的呻吟。

    最近她零食吃得多,很大,部分也是为了填补自己已经被他唤醒的空虚。要是没有零食支撑,她肯定很快就会饥渴投降,跟他「擦枪走火」,火辣辣的去滚被单。

    瞧她一副哀莫大于心死,没有零食就三魂七魄少一半的模样,杨爱国 温柔的拍醒她的小脑袋,蹲下来跟她面对面,烙下短暂而结实的一吻,作为她失去零食的安慰,然后才说道:「没有了这些零食,你还有更好的选择。」他说。

    她不抱希望的问。

    「是什么?」

    脸皮厚如铜墙铁壁的他,拍了拍结实的胸膛,不要脸的毛遂自荐。

    「我。」

    情势如此,别无选择了。

    依依终于愿意承认,玫瑰说的没错。

    她是个胆小鬼。

    写了七十几本小说,爱情与勇气始终是不变的主题,然而现实中遇上爱情发生,就连跟杨爱国相处,空气中就像是充满滋滋作响的电流。失去了能够填补空虚和消耗压力的零食,还得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加上自己即将沉沦的事实,让她做了最懦弱的选择——逃。

    先前跟玫瑰还有另外两个朋友共同租下的公寓,虽然合约还没到期,但是家人知道地址,绝对会向杨爱国通风报信,她只能另寻住处。

    好歹她在台北住了几年,除了镇上之外,那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加上她工作数年下来,小说的销售量虽然不是业界顶尖,但也颇受欢迎,扣除漫画跟周边的支出,也还有一笔存款。

    就像是逃难似的,她连衣物都没有打包,背包里只带了存折跟印章。

    火车的班次是在网路上查好的,早上七点就有一班,而且直达台北,只要上了火车,她就安全了。

    前一天晚上,她忐忑的辗转难眠。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穿上运动服当掩护,拿着小背包蹑手蹑脚下楼,经过客厅的时候,遇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妈妈,还含糊地道了早安,接着就想开门走人。

    娘亲大人却开口了。「依依。」

    她全身僵硬,迟疑的应了一声。

    「嗯?」

    「你忘记吃早餐了。」妈妈提醒。

    「喔。」她松开门把,转身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前一天晚上,预备做好的营养早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后,再拿出来吃。

    妈妈走回厨房,探头看了一眼,眉开眼笑的问:「这是爱国做的?」爱国爱国,她喊得可亲昵了。

    「他教我做的。」依依食不知味,只顾着把早餐往嘴里塞。

    「他教的?」妈妈惊喜的大叫,差点没有喜极而泣。「你竟然会下厨了,我真该准备一份大礼,好好向他道谢不可。」说完,她还往楼上的佛堂走去,急着告诉列祖列宗,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趁这个机会,依依放下没吃完的早餐,小跑步逃出家门。

    从她家距离火车站,快走约三十分钟左右,以前她总习惯搭计程车。但是,现在体力好转,快走三十分钟难不倒她,这个时间点搭计程车也很容易让人起疑,她决定用走的。

    早晨阳光和煦,湛蓝的天际只有少少几朵白云,是个舒适的好天气。

    她尽量走的快一些,趁着经过邮局时,用提款卡领了一笔钱备用,当做落跑的紧急基金。

    好不容易来到火车站,上班上学的人们,把站内外挤得水泄不通,她混进人群之中排队买票,靠着人们的掩护,紧张感才稍稍退去。顺利买到火车票后,她就站在角落,紧盯着时刻表,一心一意期盼火车快点到来。

    火车来了一班,又走了一班。

    人们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

    检票口旁边设有便利商店,学生会去买早餐或饮料,上班族则是买报纸,排队的人很多,两个柜台的收银机都没有停过。

    为了打发时间,她也进去逛了一圈,却找不到想吃的食物,就连零食都引不起她的胃口,几度拿起来,最后又放回去。她分辨不出,是因为紧张,还是味蕾被养刁,口味已经改变。

    蓦地,消防车的警笛声,由远处响起,随着距离的接近愈来愈大声。许多人都转头,好奇的往外头探看,依依也踮起脚尖查看,耳边响起众多猜测。

    「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发问。

    消防车发动,总让人心里怕怕的。「该不是哪里起火了吧?」

    「不要乱说。」

    「看样子是朝火车站方向来的。」

    「没有闻到烟味啊!」

    「是啊是啊!」

    人们议论纷纷,她跟着用力呼吸,的确没有闻到烟味,但消防车警笛大响,不论人车都迅速让开,只见在阳光下红得发亮的庞大车体,笔直朝火车站驶来,让人猜测不出是发生什么紧急事故。

    在众人的注目下,消防车终于在火车站前停下,阳光照在挡风玻璃上,亮的让人看不清车里的状况。

    「测试、测试。」对外广播响起,镇民们熟悉的男性嗓音,透过广播宣布。

    「各位镇民请不用紧张,本次出动是为了寻人,请大家多多帮忙。」

    一阵寒意窜过背脊,依依瞪着消防车,看见副驾驶座的门打开,脸色阴沉的杨爱国像凶神恶煞似的跳下消防车,锐利的黑眸四处张望。

    不、会、吧!

    她差点失声尖叫,不敢相信镇上的消防车,居然还提供这种服务,一路警笛大象的为他开道,这已经不算是服务镇民,根本就是滥用公物了。而且,那个开消防车的成大业,之前还亲口告诉她,消防车属于公物,所以不能北上搭载她。

    带着笑意的嗓音,再度从广播中传出。

    「黄依依小姐,请放下你手中的车票,不要临阵脱逃。」

    不知道是谁,在她身边喊了一声。「就是她,她就是黄依依。」

    「阿德,谢谢你提供的消息。」广播响起。

    便利商店的店员,对消防车举手挥了挥,一副功在乡里的模样。

    被指出身份的依依,身旁的人们不知哪来的默契,唰的一下,迅速朝两旁散开来,拥挤的火车站里出现一个大圆圈一剩下她独自站在中间,再也没有人群可以遮蔽。

    锐利的黑眸,扫见她纤细的身影,跟惊慌失措的她对上眼,高大的身躯朝着她走来,所经之处仿佛摩西过红海一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路,没有一个人胆敢挡路。

    向来爱好热闹,闲到会开赌局,拿镇上八卦下注的人们,一边看好戏,一边还不忘提出意见,讨论得很热烈。

    「要逃走喔?不行啦。」

    「是啊。」

    「我可是赌在你身上耶!」

    手脚快的已经打了手机报告,把手举得高高的,大声喊道:「依依,你妈妈要你立刻回家,不然她就要把你的收藏全烧掉。」连威胁也传达的很快。

    顾不得宝贵的收藏,杨爱国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来,一心一意只想快点逃开。她不敢想象,被他逮回去后,会用什么方式惩罚。

    依依冲向检票口,颤抖真的掏出车票,急切的催促检票员。「拜托,我有急事,让我现金月合。」火车就快来了,她还怀抱着一丝希望。

    头发花白的检票员,朝她身后看了一眼,原本伸向她的手,迅速转向拍在她后头的女学生,嘻嘻剪下车票,然后是排在更后面的中年上班族,又是咔嚓一声。

    「拜托,是我先来的啊!」依依焦急大叫。

    一张又一张车票,一声又一声咔嚓,检票员额冒冷汗,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更别提是帮她剪票了。

    纵然听不到脚步声,但是随着寒意上涌,跟四周人们的视线,她不用回头就知道,杨爱国已经来到她身后,那双黑眸射出的眼神,戳的她后脑袋发疼。

    「你要逃走。」平淡的声音里暗藏怒火。

    「我——我——」她瞪着手中的火车票,努力想掰出借口,无奈车票在手、罪证确凿,想赖也赖不掉。

    「你想逃离我。」他说的更明白。

    她瑟缩了一下。

    「我们约定的期限还没到,所以你必须留下。」他简单的说道。

    铱铱小嘴半张,还想不出该说什么,只觉得腰上一紧,整个人突然就腾空,像一袋玉米似的,被扛在杨爱国的肩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已足以让周围五大镇津津乐道的方式,被带离火车站。

    「你!」她羞耻的挣扎,用脚踢他的胸膛。「杨爱国,你放我下来,我有双腿可以自己走。」

    奋力的挣扎,换来是粉臀上重重的一拍。

    「安静。」

    是她听错了吗?这是人群中真的有人鼓掌?

    「放我下来!」她头昏目眩的喊。

    啪!

    这一下,重的让她粉臀发疼差点叫出声来。

    「除了乖乖跟我回去之外,你哪里都去不了。」他出声警告,丝毫不在意众人的注目。「我的心情现在糟的很,所以给你一个良心建议,不要在挣扎了。」

    那紧绷的语气,让她听出他的怒意,远比表现出来的多,加上围观的人们除了观看,还有人拿手机拍照,她只能安静下来,小脸贴着他的背部,尽量遮盖五官。

    逃脱计划宣告失败。

    黄依依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扛出火车站,送上消防车离去。

    那天,她逃脱失败的消息,火速传遍全镇,从早到晚,镇民们聊得都是这件事,王家相馆下注的人潮更是在创新高,在黄昏之前就已破了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