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甜蜜战争 > 【第五章】
    他吻了她。

    依依感觉自己像是在漂浮,还是沉迷在某个最深的梦境里。那场梦被理智压埋的好深,深到清醒的绝对不会承认,曾做过那样羞人的梦。

    但是,当他粗糙的舌舔过她细嫩的唇瓣,引起,阵阵难言的酥痒,惹得她颤栗,无助的贴近他的胸膛。

    他太粗暴,太急切,让这个吻有微微的甜,微微的疼。

    直到杨爱国缓缓退开时,她已经满面娇红,气喘吁吁,一时片刻还回不过神来。凝望着她的那张俊脸,充满男性的满足,粗糙的指在她半开的唇瓣上游走,薄唇勾着慵懒的笑。先前的暴躁,因掠到甜美的吻,全部烟消云散。

    依依轻喘,双眼朦胧,几度想要开口。

    「别说你不喜欢」。他眯着眼,慢条斯理的警告。

    「我我我」

    还来不及「我」出个下文,火烫的薄唇又印上,蹂躏她的敏感,将她的慌乱吻去。

    再三侵略她的甜蜜。他高大沈重的身躯,将她压我在瑜伽垫上,期初引得她轻吟抗议,但当他吻得更深时,她只能娇弱的臣服,颤抖的双手紧紧攀住他的肩膀。

    当他吻结束后许久,依依才慢慢回过神来。

    发觉自己的双手还攀附着杨爱国宽厚的肩膀,指尖甚至无意识的留恋在他被剃的短短刺刺的发根时,她吓得双手一松,双手咚咚珞在瑜伽垫上,买来的双眸瞪的又大又圆。

    「为什么松手」他低下头来,靠在她耳畔,像一头被驯服的猛兽,贪婪的厮磨在耳鬓之间。

    「我喜欢你摸我,很喜欢,很喜欢」。

    亲昵的话语哑似低吟,诱的她心神荡漾,差点又要伸出手,去碰触他的黝黑的肌肤,她记得他光滑的肌肤,以及薄唇的味道,她她她

    她在做什么?

    依依陡然间清醒过来,销售在触及他的前一秒,转为平贴,拼了命用力推阻我,执意要分开两人的距离。

    「放开我」她慎重警告,红润的小脸却起不了威吓的作用,格外的诱人。

    他顺从渴望,在娇嫩的脸上,啄了个香吻。

    她吓了一跳,连忙伸手,遮住烫红的双颊,就怕会再遭偷袭。

    「你,你在干什么」该是严厉的呵斥,她却因为自己身为「其犯」,软弱的被他一再热吻得逞,还被诱惑的回应,因此立场不稳固,语气也狠不起来。

    「因为,你一直在诱惑我」。他低声笑着,翻开身躯,单手支撑脑袋,好整以暇的指控,把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

    「我才没有」!她猛烈的摇头。

    「好吧,是我一直被你诱惑」。他不坚持,改了个说法。「不要否认,我逮到不知道多少次,你偷偷用水汪汪的眼睛,像是猫儿见到一碗奶油,直直盯着我看」。

    依依连忙移开视线,双颊烫得快要烧起来了。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欣赏」,被当事人发现,还被说破,她羞得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一辈子都躲在里头,再也不敢面对他。

    粗糙的手掌,轻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回来,要他看着那双黑眸中的烫人火焰,不许她移开视线。

    「嘿,不要害羞」。他轻声说道,薄唇弯起,慵懒又邪恶。「我也一直在看你。只要有机会,我就在用眼睛剥你的衣服」。差别只在于,她始终没察觉。

    依依倒抽一口气,罪恶感消失不少,心中倒是涌现怒气,双手捏成小拳头,气恨自己技不如人,被他逮到半次,不然肯定肯定要戳瞎他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话说回来,也难怪这阵子,他们之间的争吵愈来愈白热化,他愈来愈暴躁,她愈来愈尖锐刻薄,完全就是因为欲求不满。

    两人只要存在同一空间,空气里就充满无形的闪电,都擦出火花了。

    回想起来,明明都有迹可循,每一个碰触,每一个太过靠近的呼吸,每一个演示在怒气下的翻腾欲望,她明明就仔细靡遗写过不知道多少次,偏偏遇上的时候,就成了睁眼瞎子,落了个当局者迷。

    但是,他的大肆侵略,让生性保守的她,忍不住退缩,努力佯装出冷静的姿态,用上小说里的标准台词,刻意抹杀他对她的震撼。

    「这没什么,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们之间刚好有强烈的化学作用」。她双手一摊,强迫自己耸耸肩,一副不为所动的摸样。

    薄唇下撇,明显不以为然。

    「你难道感受不到,刚刚有多特别吗」?他眯着眼,握住她的手,不舍得离开那娇嫩的抚摸太久。

    她脸一红,心虚的转开视线。

    「我、我不那么觉得」

    他非要问到底,挖掘出真正的答案。

    「怎么可能?你曾经有过那样的吻吗?那不仅仅是一个吻,是我的唇舌再爱你,你的呼吸,你的喘息,你的呻吟都」

    她再也听不下去了,气恼的怒叫:「我没有经验啦」!

    这,才是答案。

    这么生猛的情欲,对他来说是初次。他无法分辨,此时此刻的撼动、难以置信、想再吻他,与想再被他紧拥热吻等等紊乱的情绪,对他来说也是罕有的珍贵,还是稀松平常?

    「这是你的初吻」?他不可思议的问。

    依依小脸涨红,匆忙否认。

    「才不是」。

    「你刚刚不是这样说的」。他戳破她明显的慌。「你说你没有经验」。

    依依小脸更红,尽力辩解:「我、我、我是说我没有被这么粗鄙吻过的经验」

    「那你之前吻过谁」?

    「呃呃」她脑中一片空白,一时片刻挤不出个名字。

    讨厌,这是他的弱点,每次想小说男主角的名字时,总是会卡住,想好几天都想不出来,况且当他的脸逼得那么近时,她连以前写过的每一本小说男主角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这是你的初吻」。她重复确认,黑眸跳燃火焰,半响之后,才低声说道:「相信我,这很特殊,非常特殊」。他将她得手握到唇边,敛下冲动,近乎温柔的吻着她的每个指尖。

    「别担心,我会教你」。

    以往,他从不在乎这件事。

    但是,当时对象是这个倔强可爱的小女人时,他愿意承认,自己是个该被天打雷劈的大男人!

    她的青涩让他愉悦,引起更强的占有欲。

    依依像是被催眠,望着吻在指尖的薄唇,无法转移视线。每当他的唇触及她的指尖,她的心跳就加快,用力到胸口微微的发痛。

    「怎么教」?她小小声的问。

    塔楼出迷人又罪恶的微笑,强烈的诱惑,简直凡人无法阻挡。

    「我们可以交往」。热烫的呼吸,吹拂过她嫩嫩的掌心,满意地看着她难以遏制的轻轻颤抖。

    「交,交往」?她愣愣的重复通,嫩红的小嘴半张,诱的他又想问他。

    「没错,我可以教导你,你好奇的一切」他像是狩猎的蛇,跟他颤抖的娇嫩肌肤,只有一个舌尖的距离,靠到他耳边低语,连声音都很邪恶。

    「甚至,是那颗小脑袋从还没有想过的东西」。

    「我写过七十几本本言情小说」。她小小声的警告,提醒他,他虽然青涩,但是想象力绝对不枯竭。

    他大胆的笑了。

    「不担心,我的「教材」很多,绝对超过你的想象」。他充满自信,一身健美的教材,毫不吝啬的横陈。对女人来说,比最美味的甜点更诱人,几乎想靠上前,舔吻他的肌肤,允尝看看是什么味道。

    「我、我、我」依依用力的喘气。

    「嗯?」

    「我」

    「你为什么迟疑这可是大好机会,一个心甘情愿的男人,为你提供最健康的肉体,完全任由你蹂躏」。

    她心头一跳,口干舌燥。

    「我才不会蹂躏你」!

    他笑得更邪恶。「我会教你」。

    噢,天啊。这句话让她旺盛的想象力沸腾了起来。

    不行,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我」

    「答应我」。

    「我」她被逼到无处可退,募得小手一扯,像是弱水者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口脱出薄弱的借口。「我去洗澡」!

    他浓眉微微的挑起,没有逼迫得更紧,顺势抬高身体,让他笨拙的撤出铺在瑜伽垫上的毛巾,黑眸始终缩塔嫩红小脸上,舍不得移开视线。他爱极了她的羞怯。

    脚步凌乱的依依慌忙的往浴室方向走去,因为感受背后火一般的视线,急切的忘了穿室内的拖鞋,裸足心慌慌的踏进浴室,直到脚心贴上浴室的地板瓷砖,赶到一阵沁凉时,才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

    直到关上浴室的门,隔绝杨爱国的视线后,他手里的毛巾才松开,整个人因为腿软,软绵绵的坐在于是地板上。

    呼,冷静!冷静!

    她再三告诫自己。

    书里那些女主角,遇到这种情形时,都有什么反应?

    他绞尽脑汁的想了又想,却想不出任何一种反应,适用于现在。想象一切,在真实面前都褪色,她的身体至今还摆脱不了他触碰她的后遗症,肌肤的每一寸都记忆着他的触碰、他的呼吸。

    「你没事吧」?

    贴在门上的低沉嗓音,还有震动门板的轻敲,吓得她差点跳起来。

    还在,有门挡着,他看不见她此刻的怯懦。

    依依正在偷偷庆幸,门外的爱国没听到回应,又问了一句。

    「依依」?

    为什么就连他唤着她的名,都能让她心里一阵慌,一阵甜……

    「你没事吧」?低沉撩人的男性嗓音,因为担忧,变得严肃。浴室外的喇叭锁猛烈的抖动,连带波及门板,整扇门几乎就要被扯下。「依依」!

    她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回答:「我没事」!

    无辜的门板,这才免去被拆的命运,不在抖个不停,喇叭锁也安全躲过一劫,没被门外强壮的媲美无敌铁金刚的男人当场拧下来。

    「你在做什么」?他关怀的问。

    谎言脱口而出。

    「我在洗澡」!他喊的很大声,急切的希望他快点离开。

    几秒之后,门外传来回应。

    「是吗「?

    「是,是啊「!她是不是听见,她的笑声?

    「我没有听见水声「。

    依依暗骂了一声,匆忙去扭开水龙头,让水哗啦啦的流,她还特别转到最高水量,才能制造足够的声音,就是要让门外听见。哼,这下总行了吧!他还能挑剔出什么破绽?

    「依依「?

    「做什么「?

    「你脱衣服了吗」?

    她脸色一红,连忙抓起毛巾。「你在偷窥「!

    低沉的嗓音轻笑,最如上年份的陈酒。「我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我穿着衣服」?话一出口,她就气的想咬断舌尖。聪明如她竟会落入这么简单的陷阱,乖乖的不打自招,要是被以前的室友们知道,肯定会被嘲笑的六十岁!

    「水声」。他语中带笑,说出答案。「我听的出来水是直接落在于是地板上,跟落在肌肤上的不同」。直接落在地板上的水声太响亮,出卖了浴室的真相。

    依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警戒的看着门锁,娇小的身躯一动也不动。他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代表着她要是脱下衣服,走到水头下时,他是不是真的在洗澡,甚至是洗到哪里……

    「你给我走开」!她因羞耻而萌生勇气,对门外大声喊叫。

    「为什么」?

    可恶,她真的听见了她的笑声了。

    这个男人明知故问!

    绷着烫红的小脸,她深呼吸几次,才说得出答案。「因为你站在那里,我没办法去洗澡啦」!这就是他的目的,非要逼着她承认,就算隔着一扇,他也能轻易的影响她。

    达到目的的爱国,在离去之前,对着门板喊道:「好好洗吧,我到客厅去了」。说完,它可以加重脚步,让他能心安听见,他真的离去。

    浴室里的依依,咬住紧握的粉拳,克制着不发出呻吟。

    天啊,为什么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含义的两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就能让她的遐想联翩,脚软的站不起来?

    「交往」?

    笔记型电脑的屏幕里,娇艳的女人惊呼一声,神情充满惊喜。

    「嘘,洪玫瑰,你小声一点啦」!整个人跟轻薄的笔电,一起躲在被子里里的依依,急忙叮嘱着,手指不忘移到声音控制键,急匆匆连按几下。

    「嘘,洪玫瑰,你小声一点啦」!整个人跟轻薄的笔电,一起躲在被子里的依依,急忙叮嘱着,手指不忘移到声音控制键,急匆匆连按几。

    「对不起」。荧幕上的女人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毫无歉意。

    不同于躲在阴暗房间的依依,玫瑰穿着舒适凉爽的丝质洋装,不吝啬展现雪润的肌肤,与性感曼妙的女性曲线。她的背景是一间豪华宽间,装潢以后木为主,时髦的豪宅,阳光取代人工照明,每一扇窗外都是美景。

    豪宅远在美国洛杉矶,跟台湾隔着又大又深的太平洋,所幸现在网络发达,两人才可以省下昂贵的机票,用电脑就可以联络,还能见到对方的即刻反应。

    看着玫瑰住的舒舒服服的豪宅,依依就一阵恶从中来。

    「都是你啦,把我留在台湾,才会出这种事」。杨爱国提出的建议,让她慌了手脚。问题是,她不能找身边任何一个人商量,因为两人的赌局正热,就连她的亲妹妹也去下注。

    因此,她才用网络找上曾经同住数年,如今嫁给俊帅的职棒选手,跟着名声响叮当的丈夫,远赴美国的洪玫瑰。

    「是你自己病倒的,怎么能怪我?荧幕里头,红润的唇笑着弯弯,对先前的话题比较感兴趣。

    你是该谢谢我,不然这个宅深不知处的宅女,哪里有机会认识男人。

    「宅又不是错」。她嘟嘟囔囔的说。

    「你的状况太夸张了「。洪玫瑰伸出一根指头,在电脑前左摇右晃,丝毫不给好友面子。

    接着,她话锋一转直问最重要一点。「你喜欢他吗「

    一阵火烫袭上脸颊,依依被问措手不及,来不及说出实情或谎言,羞中带恼的表情直接出卖了他。

    玫瑰惊喜不已,快乐的只差双手。

    「哈哈哈,你该看看自己的表情,设么都藏不住「。她哈哈大笑,乐的像是刚刚赢得彩金最高的彩券,而且币值不是台币,还是美金。

    「你惨了你「!她直接拍桌子。

    「不要笑了「!他恼羞成怒,脸色更红。」」我是找你商量,不是提供你娱乐的」。有那么一瞬间她好像按下结束键。

    「好了,不笑不笑」。玫瑰捣着唇,好不容易咽下笑声,努力调整表情,换上严肃的模样,认真的问题:「他的职业是什么」?

    「私人专业保全,类似保镖,收费很高的那种」。依依老实回答,关于她的资料,都不是他去问来的,反倒是妈妈跟妹妹,很早就问清楚的他的底细,热切跑来和他报告。

    「设立保全公司的是他的父亲,经营的项目有保全名人,公司跟特长,之前再合作举办的国际拍卖金,也是聘请杨氏保全」。

    身为名人之妻,玫瑰曾经多次见过这类的贴身保镖。在某些盛大的场合,她跟丈夫也是被保护的对象,所以知道有信誉的保全公司,有多么难得,更知道收费会有多贵,有时候捧着钞票上门,却未必凭请得到。

    「他还肯放下工作,陪你三个月「?哇,把私人保镖当健身教练使用,实在是太奢侈了,你赚到了你,他的时薪绝对比你一本小说的稿费还高。

    「是我妈逼他的「。

    「阿姨识货「!玫瑰站起来用力鼓掌。

    「拜托,我很困扰「!她要的是有用建议,不是一边倒得鼓励。

    「你又没见过他,为什么已经站在她那边了」?好朋友该这样吗?

    「是外贸关系吗」?玫瑰问,好奇心是阳光下的花朵,旺盛蓬勃的的绽放。

    「我都不知道你是外貌协会的」。

    「我不是的」她语气娇弱,心虚的补上一句。「他长的勉强还可以啦」

    她说的太保守,仅凭「还可以」三个字,就像满混过关。

    玫瑰可不是好对付的,在他吞吞吐吐的时候,就另外开了视窗,用万能搜寻导航杨氏保全的资料。短短的时间,视窗就跳出满满的资讯,包含仔细的文字,以及众多相片。

    下一秒钟,抽气的声音,清楚的透过电脑麦克风响起。

    「黄依依!我才是写18禁限的作者,你这个封面从未挂过限字的家伙,竟然吃的这么好」他啧啧有声,不敢相信的瞪着网络显示的照片,手指按着滑鼠,点开一张有一张。

    「你又不知道他是哪一个」她红着脸责备

    「我不需要知道是哪一个,因为,四兄弟看起来都太诱人了」!玫瑰赞叹着,一手倒着胸口。及时丈夫已经是世界第一等,但他见到好货,仍会不吝啬的赞美。

    「啊,我真是没想到,你吃的这么好」。

    「我才没有吃他」。依依探手到被子外头,抓来还没吃完的洋芋片,一片片的塞进嘴里。

    「那就快啊!美食跟猛男都应该趁热品尝「。玫瑰凑近荧幕,娇笑着展现幸福人妻的模样。」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

    依依翻了个白眼。

    「拜托,你跟阿志明明就是酒后乱性「。

    「能乱倒这么一个优秀的丈夫,你以为容易吗「?玫瑰不服气的会嘴,他清楚明白,丈夫的美丽无国界,有无数的女人在垂涎,而他却看不到别的女人一眼,只专情的宠溺她。

    「阿志确实是濒临绝种的好男人「。这一点连依依也不得不承认。温柔多金搭配满满的男性荷尔蒙,加上绝佳的厨艺,当初追求玫瑰时,连他们这些室友也沾光,吃了不少美食。

    话说回来,杨爱国厨艺也不错。

    募得依依猛烈摇头,用力的摇掉脑中浮现的男性邪笑。

    他怎么能够想到阿志时,同时联想到他?她肯定是被吻的神志不清了,至今心有余悸,才会拿他跟阿志相提并论,太过夸张抬举他了。

    荧幕里头玫瑰笑得好骄傲,虽然知道丈夫有多好,但听到夸奖还是会很高兴。为了避免呈现的太骄傲,她很大方的挥挥手。

    「当然了,你的也不差「!

    「他不是我的「依依否认,拒绝加上所有格。

    玫瑰的表情,有骄傲转为怀疑,故意夸张的左右端详了一会,采用手摸着下巴,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肯定是宅太深了,宅到连勇气这玩意都忘了「。他下了结论。

    不可能,不论是我看的,读的,写的,勇气和爱永远是每一个作品的主题。他长期就靠这些信念滋养心灵跟荷包,怎么可能会缺乏呢?

    可是你明明在现实里,遇到一个喜欢的男人,当他对你提出交往的要求时,就慌了手脚,下的躲进被子里,没勇气接受。他点出证据,双手还盖在头上,模拟被给予的掩护。

    依依气恼的扯开被子,露出背后的一团乱。

    「那是因为,因为…….「他想提出反证,却张口结舌,找不到任何借口。

    「因为什么「玫瑰挑眉。

    「我…他…….「可恶,想啊想啊!为什么他会想不出一个,除了缺乏勇气之外,光明正大拒绝杨爱国的理由呢?

    「看吧你只是在逃避,就像你从前看太阳跟运动一样「。玫瑰耸了耸肩膀,」「这阵子你被晒太阳跟运动,事实证明,晒太阳不会让你像吸血鬼一样烧起来,运动也改善你的健康,不然我才不相信,以前的你会有力气做完整套伸展操」。

    依依听完一大章,小嘴半张,还来不及提出反驳,就听见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玫瑰,你在跟谁说话」?男性嗓音由远而近「我们想你了」。

    所谓的我们,是一个高大美俊的男人,跟他大手中未满一岁,眉目集聚父母优点的小男孩。

    「是依依啦」玫瑰对丈夫露出微笑,小心翼翼的接过心爱的儿子。

    「嗨,依依」张志扬探头礼貌热诚的打了招呼。「看你气色不错,身体应该好多了吧」?

    「谢谢,的确好多了」他摸了摸烫红的脸颊。

    「他有私人健身教练」玫瑰打趣的说。

    「真的」?阿志很礼貌,听到依依运动,虽然惊讶,但是也没有表现的太惊讶,没有像妻子听到时,夸张的探头去窗户,怀疑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

    「他还想跟他交往「玫瑰什么事都跟丈夫分享,这件八卦当然也不可能藏得住。

    这次,阿志只是挑眉。

    依依心里感谢他的礼貌,以及不追问的体贴,也不忘痛骂好友的的大嘴巴。他早知道,玫瑰不能保守秘密,这下子他的困扰,很快会变成朋友之间快乐国际的话题,说不定今天就会被刊登在脸书上。

    「好了,亲子时间到了,我没空陪你「玫瑰抓着儿子的小手,对着电脑荧幕做挥手道别的姿势,还附赠一个眨眼。

    「胆小鬼,加油喽「!

    「谁是胆小鬼?依依未能反驳

    连线被无情切断,笔电上不显示那装娇媚容颜,而是清楚的映出自己的容貌,仿佛一个无声答案回复他脱口而出的驳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