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甜蜜战争 > 【第四章】
    从此,她安逸的日子正式宣告结束。

    杨爱国对旁人还是笑容可掬、礼数十足,唯独要面对她时,就凶狠的啦哮,露出狰狞的真面目。她不过是习惯性赖床,多睡了一些些,他就用蛮力把她的房门拆了,还当做垃圾丢掉。

    害得她现在,只能用卡通图案门帘,作为临时遮蔽,勉强自我安慰,这样还算能保有一丁点隐私。

    拆掉房门的凶手,没有像前几日那般,暴躁的在客厅等待,监督他吧鲜奶蔓越莓馒头,一口一口的吞下去,再出门散步。今天,他带来众多食材,正在厨房里仔细处理。老妈对她的鲜奶蔓越莓馒头的攻击,猛烈到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依依换好宽松舒适的运动服,闻声走到厨房门口,踮起脚尖张望,拒绝朝里头再多走一步。这样的距离,足以能够让她看见,他带来的新鲜蔬菜。水果跟肉类,都是她觉得太麻烦,嫩嫰食指拒绝触碰的食材。

    「你会做菜?」她倚靠在墙上,讶异的看着他在流理台旁,分类处理食材的熟练动作。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会?」他头也不抬的问。

    「我以为,只有数量非常非常稀少,媲美濒临灭种动物的好男人,才懂得怎么做菜。」她补充了一句。「例如,阿志就是。」

    话中的弦外之音,让他抬起头来,微微挑眉。「你认为我是坏男人?」

    「当然。」他想都不想。

    「为什么?」

    杏眼圆睁的,她将她嫩如水葱的食指,指向房间的方向,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反问。

    「你刚刚不但闯进我的房间,还拆了我的门耶!哪个好男人会做这种事?我都该打电话去报警了。」

    「我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他回答的理所当然,强健得能轻易拆门的双手,正轻柔的仔细洗去蔬菜上残留的泥土。

    翠绿的蔬菜,细致又娇嫩,衬得他的双手更大,而且不可思议的温柔。如果他此刻碰触的不是蔬菜,而是女人的肌肤,在他之下的女人肯定会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停!

    她在心中命令自己。

    停下来,不要在胡思乱想了!这一定是她常年写言情小说造成的坏习惯,才着他的手,就产生遐想。

    依依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要持续盯着他的双手看。「好男人更不会在第一天见面,就趁机吃我豆腐,摸我的……我的……」

    尝试了几次,双颊发烫的她,还是说不出口。

    杨爱国却好声好气好愉快的接话,

    「胸部。」

    她差点又跳起来,又羞又恼。「你还敢说!」

    「我已经摸过了,为什么不敢说?」黑亮的双眸,落到她衣衫下起伏的曲线,毫不掩饰纯男性的欣赏。「对了,你虽然瘦,但身材不错,别再穿宽松的睡衣,那让你看起来像未满十八岁。」

    虽然,包裹在睡衣下的娇躯,完完全全是个惊喜。

    他依旧记得,触摸那处软嫩的美妙手感。她不是丰满的性感美女,但肌肤宛如丝绸,没有内衣阻挡,她的雪嫩隔着睡衣落在他掌心,形状完美且重量销魂,让他腹下窜过一阵热流。

    仅仅是回想,他就硬了。

    好险两人之间,还隔着流理台,不然她肯定会发现,他牛仔裤下太过明显的强硬欲望,然后吓得夺门而逃。

    毫无疑问,她在男女方面,只有过多的幻想,却没有实际经验,证据就是,他只是提到她的胸部,那张小脸就红得像是熟透的番薯。

    「这是性骚扰!」她愤怒指责。

    「这是赞美,不过,我是很宽宏大量的,就算你不说谢谢,我也不会介意。」他咧嘴笑得很开心,欣赏她怒火中烧的模样。此刻的她,双颊因愤怒而晕红,眸子也有了光彩,远比平时病恹恹的样子更好看。

    依依当然不会说谢谢。她决定不再讨论这个话题,抬起小脸虚张声势,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用微微过快的脚步,走到客厅舒舒服服的坐下,丢他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

    沙发更舒适,加上她还是习惯晚睡,早晨被迫清醒,缩短了她的睡眠时间,才坐下没多久,她就困的受不了,眼皮好重好重……

    啦!

    一声清脆响指,吓得她惊醒过来。

    杨爱国来到桌边,把装满食物的餐盘,二摆放在桌上。从他的成果看来,在叫醒她之前,她已经睡了一会儿,但是感觉起来,就像是只有几秒钟,对渴睡的她来说完全不够。

    「我好困。」她抱怨。

    他眯起眼睛,黑眸迸出怀疑。

    「你昨晚几点睡?」

    「很早啊,大概九点或十点。」为求逼真,她努力装无辜,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敢说出实情。

    「一定是运动过度,才会一直睡不够。」她干脆怪在他身上。

    「我会努力想办法,改善你的睡眠问题。」他眸光略闪,难得没有荀破她荒唐的借口,只是把一盘满满的沙拉,推到他的面前。

    「现在,先来调整你的饮食。」

    沙拉盘里有莴苣、番茄、甜椒等等,各色新鲜蔬菜,为了她的体质着想,还费心的先用开水稍微汆烫,入口不会冰冷,再撒上压碎的坚果……问题是,里面一块肉都没有,更别提炸得酥脆的培根!

    「我又不是兔子。」她严正抗议,伸出双手交叉,做出一个大大的拒绝手势。

    他置若罔闻,在沙拉上挤了柠檬汁,再淋上橄榄油,利落的用刀叉翻动均匀,再撒上干燥的罗勒,还有一些黑胡椒。然后,他抬起头来,嘴角微扬,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问道:

    「现在,你要自己吃,还是我喂你吃?」

    看着那双黑得发亮的双眸,还有那白到发亮的、是以去拍了洁牙广告的牙,她感受到强烈的威胁,清楚要是不乖乖吃下去,他绝对会心情愉悦,快快乐乐的将那盆草强塞到她嘴里。

    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她虽然不算俊杰,但却非常识时务,双手立刻抢下刀叉,为了避免由他代劳,决心就算是当兔子,吃掉这盆草也无妨。

    叉子尖端戳刺柒一块番薯前,她无可奈何的往嘴里送,原本想嚼也不嚼,直接吞下肚子里就算了。但是,柠檬的清新。熟透番茄的酸甜,跟香料与橄榄油混合的滋味,好吃的让她双眼一亮。

    这跟她印象中,没有加入大量浓浓调味料,吃起来就如嚼蜡的生菜沙拉完全不同,让她一口接一口,叉子几乎没有停顿下来。

    「吃慢一点。」他双手枕在颈后,悠闲地神色里,有明显的得意。「记得多咀嚼,才不会增加肠胃的负担,你的身体也才能够更有效吸收营养。」

    「你在里面加了什么?」她津津有味的吃着莴苣,从来没有想到,以往嫌弃到不行的生菜沙拉,竟会如此美味。

    「什么都没有。」他懒洋洋的说道。

    「不可能,这跟我在台北吃的完全不同。」他喜欢她品尝美味时,毫无保留的模样。「镇上推行有机农发,早就成为食材宝库,再加上这些全是今早刚采摘的,新鲜的食物当然好吃。」

    「嗯嗯。」她忙着咀嚼,没有空说话,只能发出模糊的应和声。

    过了一会儿沙拉盘就被清空,只剩些许橄榄油跟香料。

    依依放下叉子,叹息似的呼了一声,吃得好尽兴。起初几天,她只是习惯性的赖床,这是有过的经验,简单的生菜沙拉,带给她的满足感,竟足以媲美最奢侈的牛排大餐,或是精致的法式甜点,甚至更胜一筹。

    「再吃吃这个。」他把另一个盘子递过来。

    这次她没有拒绝,反倒充满期望。

    白色的瓷盘上,有着两颗水波蛋,还有外酥内软的小面包。她没用刀叉,直接用手撕开小面包,蘸取未熟的蛋黄,小心翼翼的送入口中。

    如果说,生菜沙拉是个惊喜,那么水波蛋简直就是天堂,

    浓郁的蛋黄滋味,润软了面包,味道各自分明,却又搭配得绝顶美妙。这是在太神奇了,她很珍惜的吃完,要很努力克制,才没有在他面前,贪婪地把盘子舔干净。

    「面包是手工窑烤,一个小时前才出炉,完全天然,不含任何化学添加物。至于鸡蛋,是从你家冰箱哪的,」他慢条斯理地说,虽然知道,却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喜欢吗?」

    喜欢吗?她爱死了。

    不过不想让他太得意,依依抬起下巴口是心非的说:「咳嗯,」勉勉强强啦。瞧着她那倔强的可爱模样,他几乎笑了出来,她却在这时伸舌把唇上的蛋黄舔掉,衣服意犹未尽的模样,叫他一时忘了呼吸。

    她没完全舔干净,遗漏了一处,在他能思考之前,身体已经鲜有动作。他伸出手,缓慢抹去她唇边,一滴被遗落的蛋黄,在注视她的同时,放到嘴边吃掉。

    时间像是在那一瞬间静止。

    这举动太过亲密,她虽然描写过,但是亲身体验又是另外一回事。她完全忘了食物的滋味,感觉身体窜过电流,连脚趾头都蜷缩起来,小腹烫烫的,所有感官都活络到危险的地步。

    那甚至比触碰她的胸部,更性感千万倍。

    杨爱国则是在看见她羞得从脸颊到白嫩的颈子,都变得红润时,才讶异的察觉自己做了什么。他的唇舌间,尝得到蛋黄的浓郁,连指尖都感受得到她的柔嫩。

    两人动也不动的注视着对方,都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主动承担,

    「我不是故意的。」

    「喔。」她面红耳赤的应了一声,知道这不算道歉。不知为什么,他也不希望他道歉,她当然会介意,甚至很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她无意中做的事。

    因为不是故意,所以,就像是限量品一样,反倒更显稀有……

    她该要指责他,或是怒骂他,但是她只能全身发软,脸红心跳的坐着,胸中又暖又甜,像小说里标准的女猪脚,在坠入情网的瞬间那样,无助的看着这个男人,仿佛现在才发现,他有多么性感迷人。

    尤其是他的薄唇,当他说的话的时候,他的唇……

    等等,他在说话!

    依依猛然地回过神来,惊慌的看着,他浓眉半挑的疑问表情。

    「对不起,你刚刚说了什么?」她在心中祈祷,千万不要让他发现,自己竟看着他就做起白日梦。

    「你吃饱了吗?」他重复先前的话。

    「嗯。呃,吃饱了。」她的脸还是烫的。「谢谢你。」

    不同于她的羞涩,他身躯紧绷、动作僵硬,收拾餐具回厨房清洗时,餐盘跟刀叉几次触碰,交出刺耳的声音。要不是先前亲眼看到他清洗蔬果的熟练动作,又亲口尝过他的好厨艺,他肯定会以为他会跟她一样厨艺生疏。

    将刀叉跟碗盘都归位后,他擦干双手,走回客厅里,用有些僵硬的语调,说出这几天以来,每天早晨都会重复的话语。

    「走吧,该运动了!」

    运动的疲劳,远比赶稿更辛苦。

    赶稿还能有个目标,只要写到结尾,在档案最尾端,打上「全书完」三个字,就能欢呼解脱,跳到床上去补眠,一口气睡个几天几夜,不论地震、海啸、任人为或自然天灾,都不能阻止她睡到饱。

    那时住在台北,天高娘亲远,室友都是同行,能相互体恤。

    呜呜,她多么怀念那段美好时光。

    现在的她被管得牢牢的,睡眠被迫被缩短,几次深夜里都支撑不住,不小心打了瞌睡,就错过上网到国外网站竞标抢购动漫限量商品的机会,害得她扼腕不已,欲哭也无泪。

    说来说去,都是杨爱国害的!

    要不是他决心要改变她的生活习惯,每天逼她早起。到国中操场去运动,像傻瓜似的一圈又一圈的走着;下午安排的则是伸展操,加强她身体的柔软度,以及肌肉耐力。

    虽然,午餐也很美味,切的每条宽度都相同的新鲜木耳丝,搭配晒足阳光,红润饱满的番茄切块,一同放进铸铁锅里,用少许的干贝丝,还有盐巴调味,稍微炖煮一会儿,兼顾营养与健康。

    菜肴美味,掌厨的男人脸色却很难看。

    这几天以来,他不曾像那次时空触碰她。相反的,他的脸色愈来愈阴沉、口气也愈来愈粗鲁,像在预告狂风暴雨前的低气压。

    至于依依呢,绝对不是小说里那种逆来顺受的小可怜。他的咆哮怒吼,跟她的伶牙俐齿双方你来我往,目前还是到平手,谁也不肯吃亏。

    紧绷的气氛,一次一次的累积,两人间气氛愈来愈火爆。

    午饭之后,休息三十分钟,又到了伸展操的时间。

    客厅家居被他用蛮力轻易挪开,空出偌大的地板,放置两张瑜伽垫,还有擦汗用的毛巾。

    「我还要休息。」她坐在沙发上,不肯起身。

    「过来。」他双手叉腰,冷声下令。

    「你就不会想冲澡吗?我一身是汗,好不舒服。」她扯了扯运动衣,故意拖延时间,他的口气要是礼貌点,那她还可以考虑考虑,但是他口气如此粗鲁,就休想要得愿。「过,来。」他咬牙。

    「我要先去冲澡,卸掉防晒,然后……啊!」话说到一半,她陡然惊叫出声,被不耐烦的他抱起,从沙发丢到瑜伽垫上。

    「你这个野蛮人!」她气呼呼的指控,虽然被摔,除了自尊心外,倒也没有受伤。

    「只要有效,什么方式都行。」他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睨视着,那张气红的小脸,不留情的督促。「快点,先做暖身,不要浪费时间。」

    拖延无用,依依缓慢站起来,好不容易压下怒气,把呼吸调整得平缓,才按照这几日的经验,从暖身操做起。

    做到第四个动作,她稍微迟疑,他就冷言讥讽。

    「忘了吗?我还必须示范几次?」杨爱国双手环抱胸前,更显出肩膀的宽厚。「错了、错了,刚才那个动作,你漏做了左边。你在想什么?还是睡着了?」

    「如果你不啰嗦,我就不会做错。」她不服输的顶回去。

    「如果我不啰嗦,你现在还躺在床上,睡到晚上才会起床。」他双脚跨开与肩同宽,高大如异国的神只。不过,绝对是脾气很差的那种神。

    被戳中要害的依依,咬着下唇,做完十次一套的暖身操,告诉自己沉默不是败北,是她情操高贵,懒得和野蛮人计较。

    暖身操结束,她双手合十,双脚左右分开五公分。

    这套瑜伽动作,在古时候最初是由战士练习,能柔软全身、促进血液循环、调整体质,现代人用来强健身心,对她这种大病一场后,体力虚弱的人也很合适,一套总共有二十个动作。

    以往,杨爱国会示范,让她跟着做,这么一来不需要考验记忆力,看他强健的肌肉,流畅的运动也挺养眼的。

    但是他今天却站在一旁,不再为她示范,只在一旁监看。

    哼,不示范就不示范,她才不会开口求他!

    再说,她的记忆力又不差。

    依依先做起第二式,双手先往前在往上,然后手肘跟膝盖打直,手与头部尽量后仰。她尽量做的正确,无奈肌力不够,双脚颤抖得好厉害。

    「很冷吗?抖什么抖,给我站好、站直!还有,这动作是为了尽量往上伸展,不是往后弯!」

    专心!专心!

    她不去理会,把他无理的咆哮当作马耳东风,在锐利的视线下,做起第三式,缓慢的往前弯腰,尽量伸展身体。指尖却只能伸到膝盖的高度,就僵硬的卡在原处,再也弯不下去。

    「八十二岁的人做的都比你好。」他严苛的评论,故意炫耀似的,在她旁边示范,双掌都能完美的平贴。「看到没有,要做到这样。」黑阵透过凌乱的发,不满的瞪了一眼。

    她挑衅的瞪回去。

    这套照理说应该能平心静气的瑜伽,非但不能让她心情平静,因为有他的冷嘲热讽,反而令她心浮气躁,胸口热的发烫。她说不出原因,只觉得愈来愈厌烦,就像是觉得口渴到极点却喝不到一口甘泉。

    相较之下,杨爱国的状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活像是吞了火!

    进入到第四式,她试图专心,膝盖弯曲,左脚往后伸。以往,她做这个姿势,一定会因为体力不够,颤抖的跌在瑜伽垫上。

    这次,她也做好跌倒,根被讽刺的准备,料想不到的是,宽厚的大手探来,扶住她的腰和臀部,支撑着她保持标准动作,没有像以往那样跌倒。

    依依却倒抽了一大口气,迅速转头,快到颈部发出「喀」的一声脆响。

    「你在做什么?」她的视线,盯在腰部的大手上。她看不到臀部,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手放在那里。

    老天,他的手好烫!

    「帮你维持姿势。」他不耐的回答。

    很明显的,对于两人之间的触碰,对她的影响,远比对他来得大!她心慌意乱的想着,像是被放在炉火上烤的小兔子,被烫的几乎要呻吟出声,即使拼命想要专心,却因为他的体温,一再的分心。

    知道她要是做不完,他不会轻易绕过她,依依只能在他的协助下,颤抖着做完这个动作,当他的双手离开时,她已经汗水淋漓,运动服几乎可以拧出水来。

    呼,专心!专心!

    她艰难的做下一个动作,用软弱的双臂,斜撑着身体,同时敏锐地感觉到,他走到身后,锐利的黑眸注视着她。

    然后,她必须……

    依依僵住了。

    身后,传来动作提示。

    「不要僵着,屁股抬起来。」

    她的脸都红了。先前他示范时,她每次都会把握机会大饱眼福,欣赏他做这个动作时,挺腰诱人的臀部曲线,我还觉得男性内裤的厂商,没能找他去拍广告,实在是太可惜了。因为看过了很多次,所以,她清楚地知道,他站在身后,能看见的是什么景观。

    「抬高,翘起来!」他不满的蹲下来,抓住她的腰,强迫她把姿势做对,翘起心形的小屁股。

    依依咬紧牙关,怀疑人类有没有可能羞耻致死。

    「你、你……」他伸出手,拼命挥舞。「你站到前面去啦!」

    他在看吗?在看吗?噢,她没有勇气回头查看!

    「为什么?」他双手抱胸,明知故问,毫不客气的欣赏眼前美景。「这里的景色很好。」

    他居然敢说出来!

    「给我站到前面去。」她嘶声警告,恢复平躺姿势,拒绝在他离开前,白白让人欣赏臀部曲线。

    极为难得的,他喉间竟然滚出低沉的笑声,好心好意的没再为难她,真的走到前面去。确定眼睛能看见前方的一双男性脚掌,她才艰难的抬起臀部,压低脊椎,把动作结束。

    下一个动作,被称作蛇式。

    她脚跟并拢,靠肘部关节的力量,缓慢的撑起上身,视线也自然而然的往上移,看见他的小腿、他的膝盖、他的大腿,他牛仔裤下明显的紧绷隆起……

    两人同时停止了呼吸。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她羞愤的大叫。

    「是你要我站在这里的!」他恼怒的大步离开,因为胯下的亢奋,姿势僵硬且不自然。

    他走到窗帘旁边,试图冷静下来,脑中却不断回想起,她脸儿红润,双眸水汪汪,嫩唇微张,毫无防备的从下仰望他的模样……他这辈子没有这么硬过。

    「该死,我在躲得就是这个!」他粗声咒骂。

    恼羞成怒的依依,不甘心白白被骂,急忙要澄清。「你会、会那样,跟我无关……」

    一切都是巧合,他可没有勾引他的意思。

    灼热的黑眸扫来,瞪着她润红的小脸。他的下颚紧绷,理智挣脱羁绊,苦苦克制的情绪奔泻而出,连日莱因克制渴望,愈来愈旺盛的怒火,其实都是充沛的情欲。

    他大步走过去,扣住她的下巴,用粗糙的指,摩擦她软嫩的唇。

    「别想撇得一干二净。」他沙哑的警告,将她拉进怀里,煮是那双有着惊慌、不知所措,还有陶醉的双眸。

    「这次,我是故意的。」他薄唇饥渴的印上她的唇瓣。

    这是一个火辣辣的吻。

    唇与唇的相贴,完全不能满足他。他像贪婪的野兽,需索她的反应,灵活的舌喂入她口中,因为压抑而难以体恤,放肆的纠缠她的甜蜜、吮吸她的嫩舌,以唇舌教导她男女的爱欲之舞,当她青涩的回应时,他发出狂喜的低吼。

    初次被吻,就是这么狂乱的热吻,她不知所措,被吻得昏昏沉沉,任由他尽情轻略,吻得更深、更重。

    朦胧之间,她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她的大同宝宝有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