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甜蜜战争 > 【第一章】
    七天前

    屋外有人。

    悦耳的电铃声,回荡在这栋屋龄约五十年左右,以原木装潢为主的三层楼建筑,一声又一声,一次又一次,显示出门外的人,不但非常有耐心,还很确定屋里有人。

    黄依依听着电铃声,径自走进厨房,过度白皙的手打开冰箱,小脑袋凑了进去,忍着扑面的冷空气,搜寻想吃的食物。

    由镇长主持,经营有成的纯净农业,镇上农夫自产自销,青翠新鲜的蔬菜——要洗要切要烫,太麻烦了。

    同样不洒农药,不使用化学肥料,外贸虽然不像超市贩售,那么光滑诱人,但绝对新鲜的当季水果——

    要剥皮,算了。

    亲戚家喂养两年,身家清白的土鸡肉——

    想都不用想,直接出局!

    左看看又看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冷的鼻尖瘙痒,连打了两个喷嚏后,她才慢吞吞的拿出罐装牛奶,把冰箱门关上。

    刚起床就喝牛奶,绝对不是个好选择,要是被家人瞧见,肯定会被隐上一顿,把整罐冰牛奶拿走,再附赠一段中医的嘱咐,要她戒除生冷食物,该好好进食。

    不过现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黄依依拿出橱柜里头,专属她的牛奶杯,将冰牛奶咕噜噜倒进去,原本透明的杯子,变成乳白后,浮现可爱的漫画图案,不但和身上的睡衣相同,就连拖鞋的图案也一样,配套配得很齐全。

    门铃还在响。

    她啜了一口冰牛奶 ,做到偌大的原木桌椅边,这才发现桌上搁着盘子,盘里有鲜奶蔓越莓馒头,摸起来软绵绵的,还有些暖度。

    牛奶能增加钙盾,蔓越莓能补血,两样食材都对身体有益。

    这阵子以来,妈妈每天都替她做妥鲜奶蔓越莓馒头,才出门到菜市场上,以买菜为名,行社交八卦之实,再多多蒐罗健康资讯,非要跟街坊领居聊到中午左右才会回家。

    黄依依伸出手指,面无表情的在馒头上栽一个洞,然后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无辜的馒头被戳的满满是洞,根本未曾被拿起,更为曾被咀嚼享用。

    妈妈的爱心物价,但是,连续吃了两个月相同早餐,再好吃的食物,也会变得索然无味,甚至引发进食恐惧吧?

    呜呜,她真的吃腻了!

    身为女儿,黄依依太清楚,妈妈有多么固执,就算提出抗议,也会被立刻驳回,号在,山不转,路转,凡事都有变通方式。

    她从厨房角落,拿出干净的塑料袋,把三大个鲜奶蔓越莓馒头包好。

    接着,可爱拖鞋离开客厅。

    在回来的时候,馒头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她真正的早餐——

    一大包家庭号的洋芋片!

    酥脆的薄片入口,大量的盐及香料触及舌尖,引起味觉的小心爆炸,垃圾食物的依恋,无论如何就是无法戒除,一片接一片,停都停不下来,,咀嚼的清脆声,听来都很悦耳,只除了——

    真不敢相信,电铃声居然还在响。

    依依捏着一片洋芋片,慢条斯理的啃着,终于转头看向大门的方向,好奇是谁这么有耐性,按了这么久的电铃,即使没人回应也不肯放弃,用沾了油盐的指尖,微微跳开一个空隙,泻如的耀眼阳光,养她不自觉半眯起双眸。

    几乎是同一瞬间,对方就发现她了。

    「嗨,你好!」

    爽朗的声音响彻大门内外,搭配满脸和善笑意,站在门外的男人高大健硕,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还讲究的打着领带。他的五官深邃好看,虽然理着三分头,却没有半分流氓气息,反倒散发出一种让人信赖的感觉。

    他满面笑容,露出整齐的牙。

    「请问,黄太太在家吗?」他问 「」

    依依咬着洋芋片,吞咽下肚。「你找她做什么,推销健身器材吗?」

    「不是。」他笑笑的否认,像哄小孩似的,耐心十足的又问了一次。「可以告诉我,黄太太在家吗?」

    「她不在。」

    「那么,请问她什么时候回来?」他笑得更灿烂。

    她舔了舔指尖,再把手探进大大的铝箔包,继续吃着洋芋片,盯着这个陌生人,习惯性的猜测对方的身份。

    可以确定,对方不是镇上的人。

    因为,回乡至今,对她老早到了适婚年龄,却仍待宇闺中,至今不但没有结婚,甚至没有对象的不满人士,纷纷热心的来探看,人数多得都快把她家门槛踏平了。要不是知道她大病初愈、体力太差,热心人士们这才放弃为她安排的相亲马拉松,改为送来大量相片,让她好好挑选。

    那些相片里的男人。

    她很确定。

    一来,是她对自己的记忆力有信心。

    二来,门外的男人,的确有让人一眼难忘的条件。

    持续过久的沉默,引起他的误会。笑容展得更开,高大的身躯后退,双手摊开,显示没有任何敌意。他很善于使用肢体语言。

    「小妹妹,你别担心,我不是坏人。」

    小妹妹?

    她的视线往下瞄,看了看一身卡通睡衣,莞尔弯起嫩软的唇,无声的笑着。看这一身打扮,也难怪对方会低估她的年龄——

    等等!

    依依迅速蹲下,双眼圆瞪。

    他看得到她!

    哇喔,仅仅靠着窗帘旁的细缝,这个男人就能瞧见她这身装扮?他的视力是有多好?她是从电视上看过,有些人还保留着远古狩猎时代,优异于群族的超群视力,这种人往往是最出色的猎人。一

    她习惯观察,而不是被观察,想到自个的一举一动,在不经意之间都被陌生人看在眼里,她双肩发颤,就是觉得不舒服,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妹妹?」男人询问。依依深吸一口气。

    「没有!」为了摆脱那超强的视力,她慢吞吞的往门口挪动,确认厚重的大门,能完全遮住她,才隔着门大喊。

    「她大概中午的时候会回来。」说出答案后,她抱着洋芋片走回屋子深处,决定接下来不论门铃响不响,她绝对都不再靠近大门。

    她要再躲回自己安全、舒服的房里去了。

    只是,门外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格外清晰有力。

    「谢谢!」

    昏睡的依依醒过来。

    她抓抓凌乱的短发,听见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反射性的翻身往床边探去,心不在焉的摸索几本漫画因为姿势改变,纷纷从她身上,滚落到床下去。

    摸了好一会,小手终于探进铝箔包。

    只是,她左摸摸,右探探,艰难的把指尖都触到底部了,却还是摸不见半片洋芋片。最后,她拿起铝箔包,睡眼惺忪的往里头瞧,失望地发现,底部只剩下少许碎屑。

    睡前的记忆,像品质不好的影片,断续闪过脑海。

    对了,她在睡着前,舒舒服服的翘着脚,一边看着漫画,一边吃洋芋片,轻而易举的把分量多多的家庭号解决干净。也难怪现在,她会觉得口干舌燥,需冰冰凉凉的饮料解渴。

    踩踏着可爱拖鞋,她慢悠悠地下楼,朝厨房的冰箱前进。

    外头已经天黑,从楼下传来的电视声音猜测,大概是晚上八九点了。这个时间,镇上的人们都会守在电视机前,观看永远演不完的乡土剧,还超级投入的跟着骂、跟着哭。

    如果她够幸运,剧情演到精彩处,例如有角色发生意外、或被宣布得到绝症、或被抓奸在床、或婚礼被破坏等等诸如此类状况,就算她经过客厅,也同时隐形人,绝对不会被发现,更不会被家人喊住——

    「依依,你怎么又睡到现在?」才刚踏入客厅,关怀的语句就响起。「六点的时候,我还去敲门,你没听见吗?现在饭菜都凉了。」

    喔噢,今天剧情肯定不够精彩!

    她暗暗啧了一声,埋怨编剧不够卖力,才害她泄露形迹。

    「我睡觉的时候,习惯用棉被盖头,所以听不见嘛!」她嘟嘟囔囔的说道,伸手拉开冰箱,寻找可以解渴的饮料。

    还没找到目标,妈妈的声音再度响起,语调直线上扬。

    「你开冰箱做什么?」

    「我、我、我找喝的。」

    「医生说过,你不能喝冰的!」坚定的语调,不容半点质疑。「铸铁锅里有仙草鸡汤,是特别帮你煮的,整整熬了一下午,给我多吃一点。」

    强大的母爱,逼得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关上冰箱,跺步到瓦斯炉旁,用指尖小心碰了碰锅盖,确认温度颇高,才抓了一条抹布,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先深吸一口气,再拿开沉重的锅盖。

    「喔,对了,舀一碗过来。」黄陈淑婉颐指气使的口气,突然软了下来,乐呵呵的问向旁人。「杨先生,你也喝一碗,尝尝我的手艺。」

    依依手中的汤匙,瞬间僵住。

    杨先生?

    家里竟来了客人。

    「谢谢大姐,叫我爱国就好。」似曾相识的男性嗓音,充满活力与笑意,很愉快的回答:「鸡汤真香啊,还好,大姐先开口,愿意让我喝一碗,不认我还真不好意思,主动开口说要喝。」无论语调或内容,都谄媚的恰到好处。

    「喔呵呵呵呵,跟我还客气什么呢?」

    客厅里和乐融融,笑声盖过电视声,女主人黄陈淑跟客人显然相谈甚欢。

    依依端着一碗鸡汤,走到客厅里头,这才瞧见那个,把妈妈都乐得像十八岁少女般,掩着嘴喔呵呵喔呵呵直笑,两颊红润润的杨爱国,竟然就是早些时候,站在外头按门铃的家伙。

    在她蒙头大睡的时候,他已经登堂入室,坐在她家的沙发上,笑容可掬的天天说笑,还得倒一碗热气腾腾的仙草鸡汤。

    此刻,他已经脱下西装外套,不论上身的白衬衫,还是下身的西装裤,以及擦得光可鉴人的皮鞋,每样都是昂贵的高级货。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一如她观察更细微处,他能看到的肯定也比白天是更多,让她乱没安全感的,连走路都僵硬的的同手同脚。

    她把鸡汤搁在桌上,故意不跟杨爱国有视线接触,本能的想用最快速度,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冲回厨房、或卧房——总之,任何地方都好!

    向来对她穿着不曾发表意见的妈妈,这时却故意啧啧有声,言不由衷的指责,还用手抓住睡衣袖子,强行要女儿也坐下,仿佛看透她的心思,预防她拔腿就逃。

    「哎啊,你又穿成这样,在客人面前多失礼啊!」略微夸张得语气,与其说是指责,不如说是故意药店出女儿的与众不同。

    「真是抱歉啊,我这个大女儿是写书的,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

    不论感不感兴趣,总之,杨爱国擅长交流,非常配合的夸赞。

    「原来,大姐的女儿是作家。」他的语气,比先前浮夸了一些些——只有,此二,其实微小的很——

    问题是,她偏偏就能察觉出来。

    克制不住的,依依的视线落到他身上,只见那张俊容笑容更深,威力足以媲美夏日。

    正午的阳光。他看着深邃的黑眸,隐藏其中的笑意,无辜的回望她,好看的接近犯罪边缘。

    「是啊。」黄陈淑碗笑得更乐,不顾她的困窘,执意炫耀。

    「她写好多年,书都出了好几十本,你回去之前,我让她签一本送你。」

    「我的书都放在台北。」她淡淡的提醒,庆幸家中没有存数。

    闻言,黄陈淑碗那张跟女儿有几分相似,虽然年过五十,却仍风姿犹存的脸上,露出懊恼的神色。

    「啊,对喔!」

    「没关系,书当然该是我去买才对。」他说的殷勤,巧妙的ichita气氛愉快,没让女主人的心情,有任何低落的可能。

    「小妹妹跟大姐真像,漂亮又有才华。」他咧着一嘴白牙,甜言蜜语免费大放送。

    明显辈分有误的称呼,让依依要努力克制,才没有开口矫正。

    不过,更让她在意的,是他魅力四射的笑容。那笑容没能令她拜倒在它昂贵的西装裤下,反而让她颈后的汗毛一根根竖起,莫名的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这样的笑。

    「什么小妹妹,她跟你没差几岁吧?你们说不定还是同学。」黄陈淑碗猛挥手,探身向前,慎重的询问:「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一。」

    「依依今年二十八。」

    「我国三那年离开镇上,所以不曾同校就读。不然,有这么才华洋溢的学妹,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天啊,说这么多甜言蜜语,他都不怕会蛀牙吗?

    不同于依依的不以为然,听到杨爱国提及往事,黄陈淑碗倒是有些感伤。「我想起来了。就是你爸再婚的那年,对吧?你家那时候搬走得太过突然,我们这些街坊邻里,心里都好难过。有些孩子即使杨家道场没开,也自动自发的去练习。」

    前一秒还在猜测,这男人使用哪一牌牙膏,才能笑容如此耀眼的依依,听见这四个字,宛如触电一般,猛然瞪大双眼,在沙发上坐得直直的。

    「杨家道场?」她失声的问道,讶异得呼吸暂停、心跳加快。「镇上以前那间杨家道场?」

    「真高兴你还记得。」他笑眯眯地回答。

    她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他。只要是镇上的人,都记得杨家道场。

    即使,杨家道场已经关闭多年,但是当年培育出来的学生,乃广布镇上,甚至开枝散叶,个个都奉行当初道场的精神,谨记锻炼身体之外,跟必须锻炼心智,绝不可以将矫健身手用于不当之处。

    有过杨家道场的锻炼,镇上治安良好,还在中部名声远播,宵小之辈都互相提醒,千万要避开本镇。

    在她小嘴半张的注视下,他又专心对付起主要目标。

    「大姐,我们这些年来,也很怀念故乡,这次决定回馈乡里,重新开设杨家道场。」杨爱国神情诚挚,态度比电视里那些演员求婚时更认真。「最合适的地点,就是中山路跟花园公路口那块空地。」

    「你想租那块地?」

    「没错。」他点头。

    有一会儿的时间,只有电视里的广告声,充斥在客厅里头。

    许久之后,黄陈淑华终于开口,嘴角弧度弯的大大的,笑得连眼睛都随成一条缝,强扯女儿衣袖的手,比之前更用力。

    「盖道场是不错,都听说多运动有益健康。」她努力收起笑容,想装愁眉苦脸的样子,可惜功败垂成。「可是呢,镇上的人都知道,我家依依身体不好,正在家里休养。你看看你看看,她的脸色这么苍白。」

    「道场改好以后,他就可以来运动。」

    「唉啊,要那么久喔?依依再过三个月,就要做健康检查了。」

    灿烂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大姐是希望,依依在健康检查之前,能多多运动?」

    「对啦!就是这个意思。」黄陈淑华双眼发亮。

    白亮的牙微微咬紧,笑容变成有些狰狞,虽然很快又恢复原状,但没能逃过她的眼睛。那一瞬间,他灵光乍现,猛地想起在哪里看过相似的微笑——

    「那么,我自愿在这段时间,陪着依依运动。」不知已露出真面目的大白鲨说道,整句话里头,自愿这两个字,说得特别用力。

    「这样就太好了!」

    双方达成协议,当事人却被晾在一旁。

    「妈,我不需要别人督促。」依依忍不住开口,压根儿就不愿意现今舒适得日子有半点改变。而且还是被一个带着过度灿烂微笑面具,说话甜的可以滴出蜜来的大白鲨改变。

    抗议很快被驳回。

    「讲,你当然需要。」黄陈淑华笑得好开心,推了推女儿。「快点,跟爱国说谢谢,他接下来三个月都会陪着你呢!」

    无法违抗母亲,依依终于认命,知道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她露出虚弱的微笑,看向同样被赶鸭子上架的杨爱国。

    虽然,她有一点点同情他,为了要租她,被迫将她破绽百出、意图明显的条件说成是自愿,但是同情他,就会亏待自己,况且同情大白鲨的下场,通常就是被啃得血肉模糊,最后只剩骨头。

    她决定要给这家伙一个下马威,最后能让他知难而退。

    「杨先生,很感谢你愿意——」语音越来越虚弱,他开始前后微微摇晃,接着闭上双眼、放软身躯,整个往地板上倒去——

    她昏倒给他看!